第8章 白衣骚年再现
作者:药七  |  字数:2516  |  更新时间:2019-09-21 00:30:25 全文阅读

“啧,没想到拿那个绿珠子这么简单,你一靠近,它就朝你飞过来了。”

简单的叫人诈舌,不知道的还以为这珠子就是在这里等她的呢!

在这里,这个她呢,自是指时寻,而那个绿珠子嘛,自然是绿到夜犬莫名发慌的东西!

轻而易举就拿到,并且还和某个家伙一样绕着时寻飞几圈后就钻入眉心,可不就是叫人诈舌叫狼发慌吗?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的宝贝到底有多掉价啊摔!

拿得毫无征兆,就一个靠近,然后就莫名其妙被收入囊中了,敢不敢硬气点,拿出你宝贝的架势!!

还拿一送一送块灵潭,你为毛不干脆把这个秘境都送给时寻啊!!!

好生气,特别是在时寻告诉自己那珠子被那碧藤融合后,感觉很快就要有个争宠的出来了!

至于为什么有这个感觉,夜犬表示……本大人怎么知道,哒部感叹号!!

“夜犬,别说话了,外面有人。”虽然自己也想不明白是为什么,但是只要不对自己造成伤害,那就是无关紧要的。

看着眼前那一群虎视眈眈的人,时寻不得不警惕,毕竟自己可算是凭空出现的……

“这位小友,你可是从荒芜境里出来的?”

眼前的蓝袍白胡子老爷爷叫时寻有点不喜,特别是对方那慈祥的眼里一闪而过的贪婪,叫人看了觉得……恶心!

荒芜境,应该就是那个地方的名字吧,“不是。”一本正经脸。

“不是?”笑得一脸慈祥,“那又为何凭空出现在这秘境前?”

微微皱眉,对着这一菊hua脸,就算不是颜控,时寻表示自己真的好想好想往上面来一拳,但终究还是忍住了。

想着拿精神力扫视周围一番,却依旧疼的厉害,便没再想着使用,而是淡定的看了一眼那秘境入口,也就是一块写着秘境入口的石碑,这还这是赤果果的提示啊,谁家秘境这么好找!

   石碑表示:咱也不敢说,咱也不敢问。

“老先生,你确定这是秘境入口?”

面对眼前这墨衣遮面女娃的提问,某老先生愣了下,随即大笑,“天下谁人不知这是荒芜境入口啊,女娃娃,你就老实告诉我们你是不是从里面出来就是了。”

很好,一句我们,成功的把围观群众也拉了进来,还真是老~蛤蟆!

尽管被那一双双贪婪的眼睛盯着,时寻依旧面不改色心不跳,“那可有人进去过?”一本正经胡说八道,额,是一本正经忽悠,“看各位这模样,估计是无人进去过,那又如何确定这是荒芜入口?”

刹时之间哑口无言……

“少说废话,这里明明写着!”叫人恶心的老先生指着那块石碑说着,“这石碑在荒芜之境开启之时便在,这是老祖宗那便有记载的,难不成你说老祖宗说谎?”

呦吼,是个老毒物哟,敢不敢扒开你的白胡子再说话,牙齿这么黄也不知道刷一下洗白一下,也不知道臭不臭,啧啧,估计口臭也挺严重的,这边都能闻到味了感觉。

心里活跃面上不显,依旧给人冷冷清清的感觉, “不,老祖宗们当然没说谎。”故意顿了顿,在看到对方要开口说话时便又说了句,“可是老祖宗们也没进去过啊,难道不是么?”眨巴眨巴眼歪着脑袋,好似一脸无辜。

难道不是么?不是么?是么?

是啊!老祖宗他们也只是记载了而已,又没有谁真真正正进去过,而且关于这一秘境而言,大家为什么来这心里还是有点逼数的,不就是想看想进去的人笑话么,在这里,也就只有那么几个是相信的……

时寻不知道的是,她的一句“难道不是么”叫人联想这么大,是该夸她运气好呢?还是该夸这些人脑洞不错呢?

尽管这样,可还是有人是那么几个例外,例如……那个叫人恶心的黄牙白胡子!

“可是你为什么从这里凭空出现?”不急不慢的语气就好像是在询问,当然,那要忽视他那不怀好意的眼。

“呵,还不是因为这里根本就不是什么荒芜秘境入口啊,我是从……”

话还没说完,就又有十几个人凭空冒了出来,而且对时寻来说还是挺熟悉,只不过貌似身上添了不少伤,就连那个一开始干干净净的白衣少年身上都有些许血痕了。

啧啧,真的是天助我也!

这么想着,便又一脸震惊,挑眉,“呦吼,这不是也有人么,别只顾着盯着我不放啊。”

刚刚出来刚缓过来一会儿的众人:“……”什么鬼?

蓝袍白胡子:“……”

“墨锦衣,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出现?”有认识他们几人的喊了句。

墨锦衣?是谁?

时寻随众人本能的看向那一群人,结果……

靠之!这货又盯着我看做什么!

艹泥凉,为什么又是这个家伙,不行,不能再被丢出去!

后者想着就往前者怀里钻了钻后抱紧衣袖,前者表示一顿无奈,只能传达道:夜犬别紧张,不会丢你的了,再也……不会了。

嗯。

这才乖乖不乱动,但还是抓着那衣袖。

“嗯?小师妹?你怎么在这里,我还以为你走丢了呢,差点没把你师兄我吓死!”

带有几道血痕的白衣骚年面不改心不跳的走到时寻身边,若有若无的打量着那一懒得搭理自己的傲娇白团,“小师妹,你这狐狸倒是乖巧,看来颇有灵性。”

瓦特?小师妹?什么鬼!?

随即立马反应过来,“呵呵,何止是灵性呢,还可以充当武器,对吧,我的……好师兄。”

墨色面纱之上的眼戏谑的看了回去,看得对方有点莫名心虚,原本还以为那是个幻境考验,也只当是某货故障了会儿,可谁知竟是真人,虽然当时并未看清对方的脸,但那一袭墨裙和那随意拿发带绑起的长发叫人看一眼便确定是对方,所以这才开口解围,更何况自己有非得套近乎的理由?

“哪里哪里,不敢当,师兄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所以妹子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凶残的看着我,我怂!

听了两人这上句不搭下句的话,又想到那人平时那平易近人实则爱答不理的脸以及那怪异的性格,知道些许消息的人心里都闪过一丝疑问——什么时候他又出来了?还又捡了个弟子?并且还是个女娃娃?

   某个他~表示:老子我最多捡过两个娃,充其量就是三个!其他的娃,都是我捡的娃捡的娃捡的!!

可是看另外三人那毕恭毕敬的模样,又不像是在说谎,难道那个家伙现在开始捡女弟子了?那是不是该叫家族里那些不错的女娃娃多出去溜达下,没准哪天就被捡了呢?

  而那些不知晓些许内情的,则一直把墨锦衣四人看为某隐秘家族的人,因而一直秉着能不招惹就别招惹的原则,特别是对墨锦衣这个横空出世的妖孽!

这些疑问徘徊在知晓些许内情的众人心里,可又因为白衣少年们的态度叫人不得不相信,更何况那位义子都这么说了,那应该就是八九不离十了。

至于为什么另外三位白衣骚年对时寻这么紧张,全是因为在宫里自家那吊炸天的宫主前段时间的确有亲自发话,叫他们到秘境之后势必要留意一位喜穿墨裙之人,可以的话,势必要把对方请回去!!

至于为什么要请回去,三位骚年早已经脑补了一百零八回了,其中数私生女一脑补最为可能,特别是在的墨锦衣的态度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