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最可靠的人—万无一失
作者:轻风不解雨  |  字数:3126  |  更新时间:2020-03-20 17:27:02 全文阅读

医馆内,大夫王大春正在为人诊治,何妍和若娚正就着方子取药。

“大夫,大夫。”一众人抬进来一个小胖墩,他正哭着喊着,好不伤心。

随后走进来一女人,头上挽了个妇人发髻,眉眼弯弯,面容秀美,虽然身着朴素,但可以看出其不凡,面容上依稀有几丝憔悴,步伐平稳,走路端庄,唇角还有几丝恰到好处的笑意。

“师伯,看看我儿子,他肚子痛了好久。”妇人礼貌地看向王大春。

“公……贤侄媳。”男人看向妇人,一脸震惊,立马起身迎了过去。

“听闻师伯在这里,果然不虚。还请师伯救救我这儿子。”妇人一脸请求。

王大春看了看孩子,孩子正在哭着。“这孩子怎么了?”

妇人一脸自责:“这孩子这几日一直反复肚子痛,平时喜欢的食物现在都吃不下去。”

妇人看了看孩子后又说:“相公这几年身体不好,平时孩子都是我照顾的。这次孩子生病,父亲查不出缘由。听说师伯在这,这不就赶过来了。”

王大春向孩子走近,摸了摸孩子的脑袋。他俯身探了探孩子的脉搏,脉搏平稳。他摸了摸孩子的肚子,孩子停止了哭泣。一副特别享受的摸样,特别可爱。

王大春的手一离开了他的肚子,“呜~呜~”孩子又哭了起来。

孩子大眼睛一眨一眨着,眼角还带着几丝丝润“痛痛,我要摸摸。”

扑哧~

何妍看见这情况,忍不住笑出声来。

众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笑声吸引了。妇人抬眼看去,一约莫十六七的少年,眉眼含笑,耳朵还有几丝不经意的红,好似个小姑娘的娇羞摸样。

小孩此刻也扑闪着大眼睛盯着何妍,看着何妍的不好意思,他乐得哇哇大笑。

“姐姐,摸摸。”小孩向何妍伸出了双手,一副天真单纯的模样。

扑哧~

众人又抬眼看了看何妍,发现何妍正一步步向小孩走去,一把抱起了小孩。

天地良心,这次可不是我笑呀!

何妍内心腹诽着,低下头看着小孩的打量,不好意思笑了笑。她伸出手为小孩摸了摸肚子,小家伙开心得一直戳着何妍的脸蛋。

若娚看着她们两人,笑了笑说道:“她明明是个哥哥,哪里是姐姐?”她看了看小孩,发现他很喜欢她。

妇人看着她们相处得很和睦,心底也很高兴。毕竟这个孩子的性格和他父亲的一模一样,对别人都是冷冰冰的。也是这次生病,才有这副小孩子模样。他对这个少年倒是挺喜爱的,这少年长得也是好。

“小兄弟,希儿很喜欢你呢。”妇人看了看何妍。

她又看了看王大春,看他一脸难色,想到了小孩的病症,不觉感到心酸。

“师伯,希儿怎么样了?”

“他这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肚子里长虫子了。”

何妍听后想了想,还真是蛔虫呢!

“那这该怎么医治?没有办法吗?”妇人一脸焦急。

“办法倒是有,就是我怕一个孩子无法承受。”

“是什么法子?”

“需要开膛破肚,把虫子取出来。可是我怕他受不住呀。”王大春一脸痛苦。

开膛破肚!?真的假的?古代那么猛的吗?

孩子一听肚子里有虫子要开膛破肚,不觉缩在何妍的怀里,又开始抽泣:“不要,不要,我怕疼。”

何妍看着他,感觉心里软软的,不禁放轻了声音:“不痛,不痛,姐姐帮你。”

妇人和何妍对视,何妍抱着孩子走向王大春,说道:“师父,我有办法,不用如此,喝一副药就好了,最起码不用那么痛苦。”

妇人听后一脸喜悦,王大春也不太相信,不禁问道:“真的可以?”

“嗯。”何妍说完抱着孩子走向桌前,拿起笔,不假思索就写了下去,纸张右下角还是留着一朵花。她拿起药方,伸手递给王大春。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竟然是泻药的成分,只是量少了些。

“这真的有用吗?”王大春问道。

“一试便知。”何妍自信地说道。

“好,若娚去熬药。”

妇人一直打量着何妍,就算被发现也是回以礼貌一笑,她看着何妍,特别稳重,不禁对她有了些好感。

半响,药来了。何妍拿起药碗,想要喂小孩喝药。但是他怎么肯?“你要是不喝药,我就不抱你了?”也许是因为小孩已经很累想要人依赖,竟然乖乖地把药喝了。

“我肚子痛。”安静一会儿的小孩又哭闹了起来。

妇人不禁担心起来,何妍示意她不必着急,抱着小孩向茅厕走去,刚要踏进去,小孩别扭地说:“我自己来,男女授受不清。”

扑哧~

何妍不禁被小孩逗笑,放下他,他屁颠屁颠地跑进去了,似乎像去逃命的。

过了一会儿,小孩跑了出来。他一看到何妍,就要往她怀里钻,伸开胖嘟嘟的小手,却只能抱住她的脚。

她俯身抱起来小孩,回到原来的地方。妇人看着小孩一脸灿烂笑容,生龙活虎的,不觉对少年更多了几分好感。

“谢谢你,小兄弟。”妇人想抱小孩,可是小孩一点都不想撒手,不禁一阵脑疼。

“希儿,回家了。”妇人劝着小孩,自己可琢磨不透自己孩子,就像从来都看不透自己的夫君,不禁有点心酸。

“娘亲,我不想走,我想和姐姐在一起。”小孩一脸平静地说,他恢复了平时的高冷。

“这······”妇人一下子没了法子,一脸苦恼。

“你是小希对吧?”何妍询问小孩。

“嗯,我叫白希。”小孩一脸认真。

“那好,小希,你和你娘亲回去。咳咳咳~姐姐有空会去看可爱的你的啦!”何妍和他咬耳朵。

“那好吧。”小孩向自家娘亲伸出双手。

众人不知道的是,白希不是因为她说去看他才愿意回去的,而是他觉得自己被调戏了。

他一脸埋进娘亲的怀里,脸上多了几丝红晕。

“那我们走了。”妇人带着小孩一众人上了马车。

马车里,小孩忍不住挑起了车帘,看了看那个姑娘。何妍注意到他的注视,向他眨了眨眼睛,小孩又缩了回去。

……

“沈大哥,大长老请求见少主。”一男子向沈昊说着。

沈昊看了看屋内,想了想后说道;“就说少主忙着,任何人都不见。”

男子来到门口,俯身向男人说道:“大长老,少主说了谁都不见。有何事,再说吧。”

秦浩笑了笑道:“少主在干嘛?”

“属下只是接到命令,并不知道。”

“老阁主还没死呢,他就迫不及待庆祝,现在还荒淫无度,岂不是让世人笑掉大牙,说我们奇渊阁快要没落了!”

“长老此话差矣,我们奇渊阁现在可是连皇室都畏惧,哪里有没落一说?”沈昊一步步走到门口,温和地说着。

秦浩不禁觉得诧异,不是说那小子和沈昊一起出去了吗?情报不可能有误,难不成出去的只有那小子?

“沈昊,通报一下,我今天有要事求见少主。”秦浩一脸执着。

“少主说,今日谁也不见。”男子一脸认真。

秦昊冷笑道;“那你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要想从这里进来,你先过我这关。”

沈昊一说完,就是一拳过去。沈昊不禁被拳风生生逼得后退了几分,他不堪如此,使劲全力,一拳就朝沈昊脑袋袭去,沈昊一个旋身,一拳打在他的身上。秦浩不信自己被一个二十岁的男子打败,又一记猛拳,但是他怎么可能有年轻人快,而且他已经很多年没有打架了,体力也有些许不济。沈昊一个弹跳,再一个旋身,把他踢到一边。

秦浩不觉吃了哑巴亏,真是有苦说不出。

“你们可真是好兴致!”男子充满冷意的声音传入秦浩的耳朵。

“长老是有何事吗?”男子挑眉看了看他。

“听闻少主现身于药灵庄附近,但是我却知道少主在奇渊阁,这是有人假扮少主。所以,想请教少主。”秦浩打量着男子。

男子凑近秦浩,笑了笑道:“长老看看我到底是不是我?”

“自然是少主,其他人怎么能有少主这容貌……”

呼~

沈昊终于放下心里的大石头。

沈昊不禁心里吐槽,你个老不死的,竟然议论少主的容貌。

“呵呵呵,谢谢长老评价了。至于那个假的我,我不介意长老自己处理,或者长老把那人抓来,让我也看看多像!”男子咬牙切齿地说道。

“既然如此,那我告辞了。”秦浩笑了笑转身就走。

看着秦浩走了,沈昊看向面前男子,笑了笑说:“你做得很好!”

“嘿嘿嘿,多亏你们信任。”男子笑了笑。

要是秦浩知道的话,他肯定会觉得疑惑,这人竟然不是少主,是个冒牌货!可惜,他没有发现。

一边,秦浩回到自己的府邸。

“秦肖。”

“义父,怎么了?”男子恭敬回道。

秦浩想了想后说道:“原计划不变化,我不管他是不是那小子,老家伙要是死了,他迟早会成为我的傀儡。”

“是,义父。”

月儿,我会为你报仇。他脑袋里又浮现那个女孩,恍惚间又想到昨天早上床上那一幕,阳光,女子恬静的笑容,心里不觉暖暖的。

他抬头看看天空,月亮还未出来,他摇了摇头,她不是我的月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