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这届孟婆不好追 > 正文
第三十九章,守约
作者:浅淡白  |  字数:3171  |  更新时间:2020-05-18 11:05:01 全文阅读

陆茕接下来几天几乎和紫菀碰不上面,为了不打扰紫菀休息也干脆搬到书房去住了。

主要是因为蜀绣比赛初步筛选已经结束了,正式的比赛这几日就要开始,清欢一个人也忙不过来,陆茕就和她一起,虽然这比赛主要是为了召回出境的绣娘,但选出来的人是要入京的,总是要重视起来。

常啸那边,自陆茕来找过他后,几乎日日都要出去平乱。这时候安陵国的商贩已经不敢入城,可也总是欺负出城的璃南国人,本来确实是小打小闹无关痛痒的事,但现在如此频繁,而且规模也渐渐变大,还是让常啸非常头疼。

紫菀这边倒是好些。

“王妃姐姐,马上就要乞巧节了,不如茵芋陪您去接上置办些新衣服,殿下这几日都没见你,若是乞巧节见您穿了新衣一定会欢喜的。”茵芋看到紫菀到蜀地以来就没有换过新衣服,全是刚大婚的时候陆茕置办的,紫菀自己又丝毫不在乎这些,她这个做奴婢的也是要帮着提醒一下。

“你定是在府里陪我呆久了无聊了吧?”

这句话紫菀也没说错,茵芋确实觉得无聊了,前段时间她还有时候出去上山找药,又或者出去义诊,最近几天全都在院子里熬养生汤:“王妃姐姐,去吧~您整日在府里变着法子给殿下做养生汤,也该出去走走了。”

茵芋说这话是撒娇的语气,眼神也是撒娇的眼神,紫菀最是受不住她这样的:“也好,我还没送过殿下什么,不如给他买个小礼物。”

紫菀和茵芋上了街,街上热闹非凡,与京城不同,这里的街倒是宽敞许多,茶馆很多,小吃也大不同。

不过紫菀比起当时沉稳了许多,不再是蹦蹦哒哒,毕竟做了王妃,她也没办法再那样,反倒是茵芋激动不已,时不时走到边上的摊贩处东瞧瞧西看看的,明明也不算是头一回上街了,怎得还如此兴奋。

紫菀从没想过自己也有想要保护的人,但是现在的她想要保护茵芋和她眼里的清澈。

曾经在丞相府里,在常春楼里就应该丢了的天真,被陆茕在上元节前的那些日子差点捡了回来,但是很快以为自己就要出嫁安陵国的她,才明白这世上身不由己的事情很多,第一件就是留不住时间,只能丢了天真,选择成长。

她不止一次想要自己留在两年前的江南,那是曾经的自己想要拼命争取却还是回不去的时间,但她也知道成长是她迟早要面对的事,因为只有现在的她才足够坚强,可以面对一些事情,做一些选择。

所以,紫菀既想要茵芋永远留在这个时候又希望茵芋成长,不光是她,即使是陆茕都随时有殒命的可能,她一个婢女万一要独自飘零在这世上,总要有些承受的能力。

慢慢的,她走到一个摊位前,看见一个秋香色的剑穗,就停下了脚步。

茵芋走在前,回头一看紫菀没跟上,吓一跳,往回走了几步就看见紫菀正盯着一个剑穗看,快步回到她身边。

紫菀看着的这个剑穗,上面有荼白色的白玉珠非常吸引人,绳结倒是很简单,显得有些不搭配,可在紫菀眼里,这荼白色的白玉珠配上秋香色的剑穗甚是合适。

“王妃姐姐,可是想买个剑穗送给殿下?”

紫菀目不转睛看着剑穗出了神。

“茵芋觉得这绳结过于简单,怕是配不上殿下。”茵芋说出自己的想法。

紫菀已经取下了剑穗:“我倒是很喜欢,这白玉珠很配殿下。”

“呦,王妃好眼光,这白玉珠可是来自江南,难得一见呢。”

紫菀偶尔会上街免费义诊,时间一长,这蜀地的百姓大多都认识她了,摊主见王妃来看自己的东西,自然热心介绍。

“好,那就它了。”江南?难怪她觉得有眼缘。

紫菀得了剑穗心情大好,往前走了几步,茵芋付了钱才跟上。

“王妃姐姐这么喜欢这剑穗,殿下也一定会喜欢。”虽然她不明白这剑穗有什么好的,比这精致的东西安王府里多了去了,可是她相信紫菀选的陆茕一定会喜欢。

“借你吉言咯!想吃什么,自己去买。”

茵芋那双清澈灵动的眼睛笑的迷成线:“嘻嘻,王妃姐姐最懂我。”

紫菀带着糕点回去,收好剑穗后,就想要去看看陆茕,几日不见,很担心他过度操劳。刚到门口,看见陆茕和清欢说了几句之后,就要出去。

“殿下这是要去哪?”

陆茕有的时候也会与她说一些正在处理的事:“常将军说城外有许多安陵国军队的人在聚集,我要去看看。”

紫菀很懂事,不管听到什么,她只会尽力安慰,陆茕不多说她从来不多过问,但是这次她多了一嘴:“殿下,后日就是乞巧节,你可会回来?”

“放心,你在这里等我回来。”他虽然估计过可以回来,但是大概也在半夜,他本来是不需要急着回来的。

紫菀的最后一句是:“那殿下可要保重身体。”

“知道了。”

陆茕连一口紫菀带来的糕点都没吃,就带着清欢离开了。

安陵国的军队确实来了,不过探子说,人数不多,千人左右,按照城内数千兵力的粗略计算完全足以抵抗。可是这军队却迟迟不攻城,一时间也不懂他们是何意思。

“安王,你说他们这是做什么?”常啸是个急性子,做什么都是说来就来,打仗的都知道要一鼓作气,像他们这样,人来了站在城门外既不出来传话也不进攻的,真是不多见。

陆茕看着那些人,他们一看就不是安陵国的精锐部队:“他们这是在等时机,明日就是乞巧节,他们只是想破坏我们节日气氛罢了。”

“这到底有什么用?就算他们攻城,这点兵力完全不用报给王君,我们自己就可以解决。”不过是个乞巧节,谈什么破不破坏气氛,打仗的时候日子哪一天不是过。

陆茕给早就猜到他们意欲何为:“所以,他们意不在攻城,只是想表达我们不准他们商人入城的不满,想要警告我们,若是我们在不放人通商,他们恐怕才会出兵进攻。”

“那我们就在这儿等着?”

他一向沉得住气:“将军莫急,就快了。”

果然,第二天乞巧节的烈阳刚要下山,温黄的光已经照不穿城内碧绿的叶,他们进攻了,常将军早有准备,迅速出兵迎战,结果也和陆茕想的一样,他们伤兵过半后就退了兵。

陆茕站在城门上,对他们的人说:“想要进城,派人来与我谈。”

紫菀在院子里,换上了茵芋给她准备的新衣。

她已经等了他一天了,做了忍冬花糕想给他吃,过了一会他没回来又担心花糕不够新鲜重新做,一遍又一遍,没吃的花糕就分给下人吃,一天下来府里上下的下人都吃过她的花糕了。

夜色渐深,紫菀闭上眼,可以听见外面喧闹的大街上男男女女一起聊天说笑的声音,这些声音并不大,混杂在街道里更是渺小,可在紫菀的耳朵里确是震耳欲聋,很快紫菀就受不了睁开了眼睛,声音一下恢复了正常,可眼睛又开始受罪了。

夜空中有许多明亮的点,那是星星,蜀地的天空更加明亮而宽广,让那些发着微弱的光的星星变得更加渺小,但只是在他人眼中渺小,紫菀的眼中有一层薄薄的水雾,以至于星星在她眼中也发着耀眼的光。

“王妃姐姐,夜深了,进屋休息吧。”茵芋守着紫菀,陪她等了一天,知道殿下答应过她,她才执着的等着,可她也知道殿下前两日出去的急,此时未归,怕是真的有事耽搁,今天是回不来了。

紫菀被茵芋的话拉回神来,眨了眨眼睛不让水雾结成珠:“殿下应该快回来了,我去做花糕。”

她眨巴眨巴眼睛,还是那般清澈灵动,不过带着心疼,她心疼如此一往情深的紫菀,她还没喜欢过谁不知道紫菀的心情:“王妃姐姐,殿下定是被什么事耽搁了,今日回不来了。”

紫菀这才恍然大悟,停下自欺欺人的动作。

“也对,殿下还有许多事要处理。”他走的时候说有军队集结,说不定正在战场上。

茵芋为紫菀熄了灯,摆上笑脸与她说:“快休息吧,说不定殿下明日就回来了。”

“你下去吧。”若是战事剧烈或者吃紧,他们就在城内,一定会有消息的,此刻都没有消息,一定是陆茕可以处理的,她相信陆茕至少不会有太大的危险,才决定安心睡觉。

紫菀借着月光看了看手中想要送给陆茕放着剑穗的盒子,把它收起来,再抬头就看见窗外出现星星点点的光,这光像是星光,可仔细一想又不是,星光怎么会出现在窗前,又怎么移动,闪烁呢。

“王妃可是要休息了?”

陆茕刚刚就在门口,被茵芋看见了,就要她噤声离开,自己悄悄放了回来路上抓的萤火虫,走进屋。

他的声音她早就记在心里,看不见人只听见第一个字也知道是他,她忍着心里的讶异和欣喜,平淡地说:“殿下,你回来了。”

紫菀起身去寻这声音的来源,黑灯瞎火的,借着萤火虫的光她只能看见陆茕的身影,步子一急,她就被桌子绊倒了,一下往前扑过去,陆茕大步向前,让紫菀扑进了他的怀里。

“是紫菀失礼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