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神秘遗物
作者:松呓子  |  字数:3133  |  更新时间:2020-03-30 12:00:30 全文阅读

沿着西山路一直走到头,等看不到路的时候右拐进入一羊肠小道,直到前方出现一木质招牌,标着“西山路21号”字样,再往前走个五十米,就能看到一座宅子。不,准确的说应该是一座废弃的校舍。

铁制的大门已锈迹斑斑,但挂在上面镶着“曙光孤儿院”几个字的门牌却崭新依旧……

那是个下着雪的清晨,东方的天空刚翻出一点鱼肚白,整个世界很安静,像是熟睡了一般。突然,几声婴儿的啼哭声划破了天际,打破了这份宁静。

正准备铲雪的院长听到后一脸疑惑,扔下手里的铲子奔到了门口,一裹在黑色毛毯子里的婴儿正咧开嘴对着他笑。抬头望去,一个黑色身影迅速闪进了羊肠小道,他立马追了过去。

但就当他刚拐进去后,对方的身影就消失不见,院长站在路口望着那条铺了一层白白的雪却没有脚印的小道陷入了沉思。

“哇哇哇……”婴儿的一阵突如其来的啼哭声将他的神拉了回来,紧接着又听到了他养的那只边牧的狂吠声,猛地拍了一下大腿,赶紧赶回了大门口。

狗见自己的主人回来了,两只爪子前倾伏到雪地里,摇了摇尾巴,露出兴奋的样子。

“夫人,夫人!”

他对着院子里叫了几声,院长夫人披着衣服急匆匆地赶了过来。院长蹲下正准备将婴儿抱起来时,狗突然龇着牙,露出凶狠的表情,对着小婴儿狂叫不已。

“滚一边去,乱叫什么?”院长冷着脸呵斥了狗一声。

“呜……”被骂了的狗狗觉得委屈,夹着尾巴闷哼了几声就躲到院长夫人身后了。

院长将婴儿抱起,“啪”的一声,一本书从中掉了下来……

“这是谁家的孩子啊?”院长夫人哈着气疑惑地问道,顺便将婴儿接了过来搂进怀里。

院长拧着眉头,脸色不太好看,沉声道:“你先带她进去,外面太冷了。”

对方离开后,他弯身捡起地上的书,揣进了口袋……

时光荏苒,孤儿院同一批的小孩都被别人领养了,但白惊歌却一直都没人愿意领养。二十四年后,她如今已经出落成了一个大姑娘,盗用古文中的话讲,就是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秾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

院长和院长夫人也不再强求,早就把她当做亲生女儿一般对待了,虽然这个女儿从小到大皮得很,没少捅娄子。而且,院里养的那只边牧至死都不愿意与她亲近,为此,那只狗活着的时候没少被白惊歌捉弄。

*

与当年同一天早晨,1月1号元旦节,新年伊始,白惊歌偷偷摸摸地进了孤儿院,刚进门,一小姑娘“嘭”的一声撞进了她的怀里,抬起头一脸惊喜道:“白姐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嘘!”白惊歌做了个禁声的动作,左右看了一圈,将对方偷偷拉到拐角,压低声音问道:“院长出门了是吧?”

“嗯。”小姑娘乖巧地点了点头。

白惊歌从包里掏出一支棒棒糖,打发掉了对方后拍拍手,一脸得意地去了二楼。她今天的目标很明确,为了一本书。

那不是本普通的书,从高丁承的嘴巴里她得知,原来当年她被丢弃在孤儿院的时候是有父母遗物的。以前小不懂事,院长不告诉她这件事也就罢了,但如今她都已经二十四了,为何还不将那本书还她?

白惊歌寻思着那该不是本古董吧,要是偷出来卖出去,说不定也能卖个千二百万的。想到这里,她便双手合十,忍不住小声祈祷道:我那未曾谋面的父母亲啊,女儿实在是穷的揭不开锅了,只好将你们的遗物卖掉了,请不要怪我!反正你们生下我后也没负责,这就当是补偿吧。

“惊歌,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背后突然响起了院长夫人的声音,吓得她差点踩空了楼梯,惊魂未定地抚了抚胸口,一脸哀怨道:“副院长,咱下次能不能不要突然从背后偷袭啊,会吓死人的。”

“呵,你少来,你这胆子还能被吓死?”副院长投过去一记死亡蔑视眼没好气地怼道。说完开始掏钱包,边数钱边絮絮叨叨道:“你个小讨债鬼,是不是又没钱了,没钱就赶紧搬回来住,外面租房子多贵啊。”

听到这话,白惊歌赶紧冲到她跟前两眼放光地盯着钞票,咽了口唾沫,克制住自己,拒绝道:“别别别,我这次回来不是要钱的,就是想您和院长了,回来看看你们。”说完狗腿子一样地挎住对方的胳膊,歪着脑袋撒娇道。

副院长露出一抹舒心的笑容,佯装嗔怒地戳了一下她的脑门,叮嘱道:“都快要成为新娘子的人了,还像小孩子一样,丁承快跟你求婚了吧?等以后嫁去高家了可不能再这般没大没小。哎哟哟,一想到你要嫁人我这胸口就堵得慌。”

听到这话,白惊歌嬉笑而过,脑子里闪现出那个高高瘦瘦文文弱弱的男生的样子,一个从小被她欺负到大了的青梅竹马。

随即叹了口气,一脸哀怨地说道:“可我觉得高伯伯不喜欢我,肯定不会想让我做他家的儿媳妇的。况且,院长也真是的,当年没事和高爷爷定什么娃娃亲,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兴那个?”

副院长听到这话后,忍不住敲了一下她的脑袋,神神叨叨道:“你嫁给丁承是命中注定,他高家欠你一个人情,敢不遵守约定?”

白惊歌也是一头雾水,大家私底下都说小时候她救过高丁承一命,但至于怎么救的却没人告诉她,而她自己对此也毫无印象。

但偏偏就是无人说,并且这件事还被当作了孤儿院和高家的禁忌,勒令任何人不允许再提及此事。她知道这件事也是当年一起在孤儿院长大的朋友们临走前偷偷告诉给她的。

此时由副院长亲口说出来,白惊歌不免有些吃惊,当下抓住机会问道:“高家到底欠我什么人情了?难道说那个传言是真的,我小时候真的救过高丁承?”

副院长摇了摇头,却不再愿意多说,敷衍道:“行了行了,不提这事了,今天元旦节,你的生日,厨房买了很多菜,我得去忙了。”

“切!”对方离开后,白惊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小声嘀咕道:“不说拉倒,我自己查。”

到了院长房间门前,白惊歌转身巡视了一圈,确定没人后才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随即鬼鬼祟祟地反锁上门。

那么贵重的东西她想着铁定不会跟普通的书一起放到书橱里,房间这么大,这样找无疑是大海里捞针。禁不住皱了皱眉头,犯起了难。

她先是把房间里有可能藏遗物的地方都翻了个遍,就连床底下都没放过,但就是没有书的影子。

这时,她突然响起自己小时候在这里玩时好像无意间有撞到过院长在开书橱的暗格,她根据当时的印象从那一排摸索了一下,果然在第一排最靠里的位置找到了那个暗格。

“Yes!”她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随即得意地跳起了舞,ending pose结束后打了个响指,小心翼翼地将暗格里的东西拿出来。

是一个深棕色木质的盒子,大概30乘20厘米的大小,不重。白惊歌将之举到自己耳朵旁晃了晃,没有声音。她一脸狐疑,寻思着这里面装的难道不是那本书吗?

不管,先打开来看看再说。

她小心翼翼地将盒子放到书桌上,弯下身时看到了一把普通的小锁,心里忍不住吐槽道:“院长那个老古董,现在还哪有用这种锁的。”不过却也同时庆幸对方没有与时俱进,否则要是真的换成了什么指纹密码锁等高大上的防盗装置,她不得哭死。

“这难不到我。”说着白惊歌从头上拿下发卡,三下五除外就将锁撬开了。

随即抚了抚自己跳的“扑通扑通”的心脏,鼓足勇气打了开来。

“咦?这么小?”

这时她才发现盒子里还有一层,像是别人用来装玉的盒子一般,里面还用了黄色绢丝布垫了一层,一本小书死死地卡在了正中间的凹槽里,难怪刚刚不管她怎么晃里面都听不到动静。

书除了比较小,乍看起来倒是和普通的书无二,她费力从中间将它抠了出来,翻来覆去打量了一下,双手摩挲着书面时,禁不住觉得有点稀奇。

因为再怎么看,书面都是普通的硬纸板做的,连牛皮都没用上,但是摸起来却有一种凹凸不平感。白惊歌将书拿起来举得高高的,眼睛贴着边缘缝隙看过去。

平的!

有点匪夷所思,她突然感觉后背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颤抖地伸出手再次摸了一下封面,确是凹凸不平没错。

“哟呵,神奇!”脸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心里已经盘算起这铁定是个值钱的宝贝。

她拿着书走到窗边,借着外面的太阳光仔细瞧了瞧封面上的图案,“黑色的石头?”

白惊歌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再次认认真真看了一眼,歪着脑袋,疑惑道:“为什么是石头呢?算了,不管,先看里面的内容吧。”

说着迅速翻开第一页,出现了两行特别醒目的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