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河神大人的初恋 > 正文
第8章 杀人灭口
作者:似乌漆  |  字数:2397  |  更新时间:2020-05-12 00:10:55 全文阅读

早知道就不来送策划稿了,造的什么孽呀!

童宛依然呆立在玻璃门前,一动不动,活脱脱一个会呼吸的人体雕塑。

“你进来。”

奚星河指着门外的“雕塑童宛”,声音不急不缓,却不容质疑。

明明是自己偏要搞个破玻璃门强装艺术家,现在到是怪起别人偷看了?

童宛一边在心中咒骂,一边试探性的从蒙住双眼的手指缝里微微露出一条光亮,眯着眼睛偷偷朝奚星河瞄去。

“别看了,说的就是你。”

奚星河加重了语气,已经开始有些不耐烦。暗层意思,如果再不进来,你就真的死定了。

童宛这才缓缓松开已经汗湿的手掌,在上衣衬衫上胡乱的蹭了几下,慢慢夹着腿,踩着新买没多久的高跟鞋“嗒……嗒嗒……”一步一个脚印向门内挪去。

而刚刚还伏跪一地的黑衣人,不知何时已收整好姿势,整齐划一的分立在两侧,瞪着警觉的目光,齐刷刷看向童宛。

第一次同时被这么多异性盯着,童宛的心中除了紧张剩下的全是尴尬……仿佛自己是一只刚从赤道泡澡回来还忘记穿衣服的企鹅,浑身上下都被看个精光。

为了缓解尴尬,童宛只能硬着头皮,脸上挤出一丝艰难的笑意,朝每一个经过的黑衣人一边点头一边招手套近乎。

“嗨……你好……”

“你好……”

“这……这位小哥……吃晚饭了嘛您……”

“吃了呀……好……好……”

然而回复她的依然是死一般的沉寂,这一刻童宛觉得自己简直是个精神分裂的傻缺,而面前的这些榆木脑袋又呆又硬,连傻缺都不如!

在以龟速墨迹了半天后,童宛终于缓缓挪到了奚星河的面前。

“BOSS……这是新版的策划稿,今天特地拿来给您过过目……”

童宛弯着腰,将策划稿高高举过头顶,一边陪着笑脸,一边把稿子往奚星河的手里递。

“哦?”

奚星河在听到策划稿的时候,忽的抬起眼皮,似是饶有兴趣的伸出手从童宛手中接过一沓厚厚的稿件,漫不经心的胡乱翻动起来。随即又狡黠的一笑,“那童组长,今晚可得好好陪我聊一聊了。”

奚星河将策划稿放到一边,从沙发上缓缓起身,朝围在两侧的黑衣人摆了摆手,只听嗖的一声,一阵飓风卷起窗帘,十几个身影竟在一瞬间凭空消失,只留下被强烈气流吹散的稿纸,纷纷扬扬的散落一地。

童宛被眼前的情景吓傻在原地,撑在高跟鞋上的小腿忽的一软,整个人差点跌坐下来。

原本以为老板只是个普通的黑社会大哥,没想到手下还有这么一帮奇人异士,实在是太惊悚了!

“这就怕了?”

奚星河似乎一眼就看破了童宛心中的恐惧,嘴角快速闪过一抹邪邪的笑意,随即又立马一脸轻蔑的嘲讽道,“你不是号称打不死的小强吗……?”

“我,我才不怕呢!”

童宛哪里见过这些,本以为飞檐走壁、百步穿杨的功夫,不过是小说里夸张出来唬人的把戏,没想到今天竟亲眼目睹了一群人在自己面前玩集体消失。

说出去别说别人不会信,就连自己都不敢确定刚刚出现在眼前的这一幕是真的。

因此,对于奚星河的嘲讽,童宛也只能咬咬强装镇定。

“当真不怕?”

见童宛面露难堪之色,奚星河似乎更加得意,没想到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土包子,竟会如此胆怯窘迫,心中顿时一阵暗爽,险些忘记自己原本是要质问她来着。

说罢,奚星河像拎小鸡似的,一把捡起几乎要瘫软在地的童宛,拖着她来到了落地窗前。

“现在怕不怕?!”奚星河将童宛死死抵在自己的胸前,而她的背后是几乎可以看到整个沪城的Vagas顶楼落地窗,只要奚星河稍一用力,支离破碎的残渣下,留给童宛的将是万劫不复。

奚星河挑着眉,像看着猎物似的打量着身下的童宛,温热的气息在两个人的鼻尖交缠,暧昧又危险。

直到一阵强烈的寒意从身后突然袭来,童宛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整个身体此刻正严丝合缝的紧贴在冰凉的玻璃上,窗外的霓虹透过玻璃折射出耀眼的光辉,尽数倾洒在奚星河出挑的棱角上,原本冷若冰霜的脸颊上竟增加了几分神秘的魅惑感,童宛不禁觉得从这个角度看,这个臭屁BOSS着实有些姿色。

然而,下一秒,手腕处的疼痛感却让童宛迅速打消了这个念头。

童宛蓦的抬头,却发现两只手早已被奚星河死死扣在头顶,她想挣扎,却动弹不得。

“你……你要干嘛?”童宛乌黑的瞳孔瞬间收缩,额前的两条细眉着急的拧成一团,一脸惊恐的看向奚星河。

奚星河的面色忽的沉了下来,栗色的眸子中泛出冰冷的凶光,他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泛白的手指关节几乎要将童宛的手腕捏碎。

“杀人灭口。”奚星河幽幽的说,语气却格外的冷静。

童宛只觉得两只手腕处痛的几乎要断裂一般,强烈的痛觉刺激着她全身的神经,以至于压根没听到奚星河这句要取她性命的话。

“嘶……疼疼疼!”童宛痛的直咬牙,脑袋一热,完全不受控制的大喊了出来。“奚星河!你大爷的快住手!”

奚星河擒着童宛的手忽的停了下来,深邃的眼睛眯成一条线,居高临下的睥睨着身前的童宛,“你说什么?”

对于这种问候别人祖宗的话,童宛可以一口气说三天三夜都不带重样的,而这主要归功于当年在福利院工作的“管教阿姨”。

那个中年女人似乎对说脏话极有研究,对于童宛这些没人要的“野孩子”常常是两天一小骂,三天一大骂,那时的童宛甚至不觉得骂在自己身上的污言秽语有多难堪,唯一让她害怕的是“管教阿姨”说出这些话时阴森恐怖的嘴脸。

可奚星河不一样,即便他是高高在上的万河之王,纵使他再愤怒,在他的字典里压根就没有问候祖宗的概念,实在不喜欢,大不了杀了便是,更何况从来没有人敢这么跟自己说话,这个女人实在是可恶!

“我让你把话再说一遍!”见童宛迟迟没有反应,奚星河焦躁的仿佛一只愤怒的雄狮。

为什么这个女人总是能轻而易举的让自己情绪失控,奚星河不明白。

一直悬在空中的右手忽然不受控制的伸向前去,一把扼住童宛的咽喉,瞬间童宛呼吸急促起来。

她瞪起圆鼓鼓的眼睛死死盯住奚星河,艰难的咬牙切齿道,“我知道……你是……黑道的……大哥……但我……一点都……不怕……你……”

就在意识快要模糊的那一瞬间,奚星河缓缓松开了手。

扑通一声,童宛的身子顺着背后的玻璃重重滑落在地。

黑道大哥……?

“咳咳咳……”瘫软的身子早已麻木的不能挪动一下,童宛只能捂着脖颈伏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吸着气。

奚星河挑着眉,修长的手指抵住下巴,若有所思盯着地上的童宛,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