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河神大人的初恋 > 正文
第9章 大哥,收小弟不
作者:似乌漆  |  字数:3324  |  更新时间:2020-05-13 00:13:09 全文阅读

“既然你都看到了,那我也就不瞒你。”

奚星河走到沙发旁,捡起上面的毛毯,一把甩到了童宛的身上。

“你不是胆子挺大的吗?这点阵仗就吓出了一身汗?”

童宛没有答话。

毛毯下的她依旧一脸菜色,似乎还未从适才的激烈中回过神来。

奚星河瞧她似乎真的被自己吓的不轻,不禁哼哧了一声,斜着身往沙发上一歪,一条胳膊撑着脑袋,接着郑重其事的说:“我确实是白道黑道两边走,你刚刚看到的也全部都是我手底下的人。”

“咳咳咳!”

童宛终于缓过了气,她拍了拍胸口,用力的咳了出来。

白皙的脖颈上,满是奚星河留下的掌痕。

“你说的……是真……真的?!”

童宛侧过脑袋,望着奚星河,见他面色笃定,登时睁大了眼。

“我知道了你的秘密,那接下来是不是就是……就是……”童宛不敢再继续说下去。

“杀人灭口?”

奚星河眸色一深,童宛顿时又是一阵哆嗦。

“你小说看多了吧?”奚星河眼皮一翻,无语的转过了头。

童宛悻悻的抓着毛毯一角,擦了擦额前的汗。

明明刚才说杀人灭口的人是他,现在忙着甩锅的人也是他,男人果真是一种善变的动物!

嘶——

手上的动作骤停,童宛有些吃痛的摸了摸脖颈。

待她凑近泳池,趴下身子往水下一瞧,顿时一阵眼冒金星。

只见她那根葱段似的纤细脖颈此刻俨然肿成了一只胖猪蹄,关键还是只红烧的!

一瞬间,童宛觉得自己简直是倒霉他妈给倒霉开门——倒霉到家了!

自打她来到vagas,大大小小的倒霉事就没停过,不是出门丢钥匙,就是忘带地铁卡,公司里的霉运自不必说,光是想一想就觉得头皮发麻。

童宛觉得真该找个大师替自己好好算一算,看看自己究竟是得罪了哪路的神仙。

再一回头,奚星河已然站到了她的背后。

他一打眼便瞧见了童宛脖颈上那一道道拜自己所赐的掌痕。

眉头微皱,他顿了一下,转而漫不经心的看向一边。

“那个……你……”

喉结翻滚,他其实想说的是“你的脖子没事吧”,但话到嘴边却又被那该死的舌头给卷了回去。

“你没什么事的话,可以走了。”某人冷冰冰的说了一句。

直男的情商有时真的跟长相无关。

童宛缓缓站起身,将毛毯叠好,重新放回到沙发上。

策划案七零八落的散在房间的各处,童宛将它们一一捡起整理好,默默放到了茶几上。

“还楞个干嘛?出去啊!”

在沙发上眯了好一会的奚星河,乍一睁眼,看到童宛依然杵在沙发边愣神,不禁有些烦躁。

“其实……我还有件事。”童宛的声音还有些发颤,但胆子明显恢复了许多。

她捏着指甲,继续说:“如果我答应你保守这个秘密,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些……”

她一咬牙,壮着胆子,声音也提高了一度,“好处!”

……

“滚。”

从总裁办公室出来,童宛靠在工位上发了好一阵呆。

丁胖子实在看不下去,用手肘抵了抵周大光的后背,耳语道:“咱们组长从BOSS那回来可好一会了,你瞧瞧,半个钟头过去了,电脑都还没开机。”

“你懂什么?这就是咱们BOSS的个人魅力,没两把刷子能让一个个女魔头甘愿为他抛头颅、洒热血?”

周大光捏着粉扑,gay里gay气的补着妆。

丁胖子托起腮,细细品着周大光话里的意思,忽然双下巴一抽,猛拍了下大腿。

“我知道了!”

“嘘,你找死啊!小点声!”

周大光扭头掐了把丁胖子的手腕,嫌弃的直翻白眼,接着又偷偷瞄了眼童宛,确定她没发现后,这才放下镜子,继而神秘兮兮的说:“你发现没,咱们组长的……这里。”

周大光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

“啥……?”

“还真是个猪啊你!你没看到吗?那些,就是那些……!”

周大光如同一只即将吃到肉的狐狸,兴奋的口水都要飙了出来。

“到底是什么?你就别卖关子了。”丁胖子被周大光吊着吊着,内心的八卦之魂不觉也烧了起来。

“你个蠢家伙,我说的就是那些,吻痕啊!”

“啥?吻痕?!”

丁胖子的声音犹如一记响雷,“轰隆”一声,在原本安静的办公室里忽然炸裂开来。

1秒,2秒,3秒。

——“什么,卫生巾?”

——“丁胖子要卫生巾干嘛?”

——“是策划组童组长在办公室里换卫生巾!”

——“咦,这也变态了吧,她怎么这么恶心,呕……”

“阿嚏!”

童宛揉了揉发酸的鼻子,终于从连绵不绝的信息素中成功抽离出来。

站起身,微微活动活动筋骨,可脖子还未开始运转,那一阵熟悉的酸痛感便再次涌了出来。

“嘶~胖子,大光你们有止痛药吗?”

童宛朝低头围在一起窃窃私语的两人投去殷切的目光。

听到召唤的二人,身体猛然一僵,用眼角余光互相瞥了对方一眼,立刻否认三连,“不!没有!不知道!”

“你们在说什么?”

“哦哦,对,我刚刚说啊……”丁胖子朝周大光挤着眉弄着眼。

周大光的假睫毛蓦地一颤,踢了一脚角落里的吴金金,怨声道:“四眼,组长找。”

半分钟后。

“童组长,什么事?”

童宛强忍着心头的无奈,耐心的又复述了一遍自己的诉求,“止痛药,有无?”

“哦,止痛药啊。”吴金金推了推眼镜,“我没有。”

咔嚓——

刹那间,一道无形的闪电从天而降,直接朝着童宛的脑门劈了下去。

算了算了,指望这帮兔崽子,自己的坟头也许都已经冒青烟了。

童宛苦笑着看了看表,8点43,药店大概还没关门。

快速收拾好东西,合上电脑,打卡,下班。

然而没走几步,童宛便撞上了奚星河的私人秘书Michael。

“嗨,童组长,准备下班了吗?”

Michael虽是中德混血,但普通话说的极好,看到童宛走过来,他温柔一笑,绅士的向她打着招呼。

“嗯,顺便下楼买点药。”童宛揽了揽单肩包,报以同样的客气。

“原来如此,看来BOSS说对啦!”

Michael抿了抿唇,接着神秘兮兮的从身后拎出了一只精美的手提袋,“这是BOSS让我转交给童组长的。”

“嗯?”童宛一听说是奚星河的东西,脸上的笑意霎时少了三分。

“是这样的,BOSS说这里面有您需要的药。”

Michael将手提袋往前递了递,笑容依旧春风和煦。

“哦……好,谢谢。”童宛将信将疑的接过手提袋,一副心事重重的表情。

……

回到家,卸妆洗漱完毕。

拖鞋一甩,童宛终于可以与她的小床来一次舒舒服服的身心接触。

打开手机,看了下聊天列表,章楠果然在线。

童宛试着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两分钟后,手机响了起来。

章楠的尖叫声从手机那头的电波里彪了出来,“WTF!!我没看错吧?你BOSS弄伤了你,然后又给你买药?!”

童宛揉了揉耳朵,将手机拿远了些,“嗯。”

“天啦撸,他该不会是喜欢SM的变态吧!”

童宛被章楠的话逗得哭笑不得,翻了个身,嗔了一声:“小姐,拜托你脑洞能不能别这么大。”

“切。”章楠撇了撇嘴,神志恢复了正常,“不过说真的,送你药不是他这个罪魁祸首应该做的嘛。”

“所以我才奇怪啊,以他那傲娇的德行,送药就证明主动认错,他才不是那种人呢。”

童宛盯着梳妆台上的那只精美的包装袋,再次陷入了沉思。

“既然这样,那可能只有一种原因了。”章楠的语气开始变得诡异起来,“俗话说的好,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我猜他一定是个Gay!”

童宛:……

这都哪跟哪啊?

“算了,跟你这个没点正经的家伙也聊不明白。”

童宛正打断挂了电话,那边的章楠却依旧恋恋不舍,“别啊,再聊聊呗,说说你BOSS的身材,实在不行说说他的发型——”

滴——

童宛依然决然的按下了挂断键。

这个章楠,在大学的时候就爱泡在图书馆里蹲小哥哥,尤其是成绩极佳的学霸级小哥哥,借用她的话原话:有文化的禁欲系男神,就像是洋葱,只有耐着心一层层剥开那冷冰冰的外壳,你才会知道里头的热辣。

因此,那时候大家便给她起了一众外号,比如斯文败类女流氓、辣手斩男洋葱女侠等等。

没想到她这个色胚子,到现在还是老本行不改。

童宛放下手机,去厨房接了杯热水。

路过梳妆台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看了一眼那只手提袋。

只见牛血色的外包装上头,缠了一圈深金色的指宽丝带,丝带的终点处打了一个好看的鸢尾结,靠近丝带的下方烫了一层金色小字。

童宛凑近一瞧,竟有股淡淡檀木香从里头隐约飘了出来。

奇怪?什么药味道竟这么好闻?

童宛的好奇心最终战胜了警惕心,她放下水杯,打算将里头的药拿出来试用一番。

可当她解开丝带,看到里面的东西时,她更加疑惑了。

只见包装袋里除了小小一盒普通包装的消肿止疼药之外,竟然还有另一个更大的盒子!

盒子的颜色与外包装袋所出一处,一看便知是一套的。

这个奚星河,又在耍什么花样?

童宛将里头的盒子轻轻打开,扑鼻的檀香立刻一股脑全钻了出来。

“阿嚏!”

童宛转身一个喷嚏,再一回头,只见那盒子里的东西在灯光的打磨下,竟隐隐有些闪烁的光点。

“这……?”童宛不禁张大了嘴巴。

“这不是某奢侈品的限量秀款,号称秋蝉级轻透的——染纹丝巾嘛!”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