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陌生的梦境
作者:耳一  |  字数:3498  |  更新时间:2020-08-07 20:27:44 全文阅读

江希晴依稀记得楚光曜跑走的时候脸红的不行,少年在夜空下的背影是那样挺拔帅气,江希晴喃喃说了一些话,也只有星星和银河才听得见。

沿着鹅卵石小路走回去,客厅里江母和江思伊都不见人影,只有厨房里佣人在忙碌。江希晴上了楼路过江思伊的房间的时候听见里面轻轻的说笑 声,她抿了抿嘴巴,不动声色地转身走上三楼的楼梯。

去三楼住的好处就是万一哪天没有人来看她,便可以把距离遥远当作借口。

她也不想听到太多关于她们自己的事,更不想知道江思伊在国外的奇闻,因为她想听是真的可以听得到的。

近两年,江希晴的听力变得出奇的好,连她自己都十分惊奇。第一次发现这件事情的时候是有一次体育测试,测试女子800米。江希晴和简零一 起在草坪上做拉伸,活动活动筋骨。

做事一向专注的她却听到附近有人在说话,“等会跑步的时候我来负责跘她,你去引开她旁边的人。”

绊谁?这人的声音好像有些熟悉,是谁在说话?

江希晴皱着眉往四周看了一眼,大家好像都挺正常的在为跑步做准备,难度是幻听了?江希晴按了按太阳穴,顿时头痛不已。

“支走简零会不会有点难度啊,毕竟她跑的也很快。”

“我不是还得去追江希晴么,她跑的跟简零不相上下。”

“丽丽,你说这样会不会有什么风险啊,江希晴可是江家的掌上明珠,万一被发现了……”

“呵,什么掌上明珠,不过是一个与江家有血缘关系的废物罢了。就按照我刚才说的做,起跑一百米的时候开始行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这种声音明显是压低之后发出的,不仅提到了简零,还提到了她的名字。与江家有血缘关系的废物么?江希晴勾唇笑了一下,废物怎么会有资 格说别人是废物。

她想那个女生口中的丽丽应该是他们班上的体育特长生,马丽丽。

江希晴朝着距离她们较远的一个方向看去,单杠下面站着一个短发肤黑女孩和一个娃娃脸的女孩子。

两个人的目光短暂的相碰了一下,江希晴下一秒把头扭了过去,心中不屑道: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她能听见马丽丽说的话,但多亏了这样才能避免某些人的使诈。

毕竟在跑道上绊人,当真是过于狠毒了些。

最后的结果自然是大快人心的,江希晴没有被马丽丽绊倒,反而马丽丽自己却不小心摔了个狗吃屎,腿都摔伤了,直接休养了一周。

不光是听力这件事,江希晴感觉自己的体力和速度都快了很多,免疫力也变强了,这让她十分匪夷所思。

江希晴回到自己的房间后迅速洗了澡,躺床上的时候给简零打了个电话,确定她安全到家后才放心的去睡觉。

闭上眼睛后,江希晴不知不觉就进入了梦境。

“你确定这是江家的孩子?”

“千真万确,是江家的佣人抱出来的,现在她还在宅子里等着呢。”

“好,很好。”男人满意地笑了起来,又说道:“你先去处理掉那个佣人,做干净点。”

“是,夏爷。”

江希晴感觉面前有什么东西晃来晃去,可是她却睁不开眼睛,耳边传来的说话声却异常清晰。她听到有人走了出去,但是她面前似乎还站着一个人,一股强大的压迫朝她袭来,江希晴感到了害怕。

她努力地想要睁开眼睛,全身却软绵绵的,手指连蜷缩起来都很费劲。面前的男人逐渐向她逼近,然后一手将她抱了起来,腾空的感觉让她没有一点安全感。各种恐惧、陌生的气息将她包围起来,江希晴控制不住地瘪起了嘴,哇哇大哭起来。

抱起她的男人非常不耐烦地大声吼道:“闭嘴,再哭就掐死你。”

江希晴依旧在哭,男人几乎是一点耐心丧尽,把她带到了一间屋子,直接甩在一张床上。她反而停止了哭声,好奇地打量这个房间,还下意识地吮吸着大拇指。

等等,她为什么会吮吸大拇指?没等她细想,男人又走了过来拽住她的胳膊。

江希晴哭着挣扎,却丝毫力气都没有,男人不耐地抽出一支注射器直接往她胳膊上插去,江希晴惊恐万分地瞪大了眼睛,她看到男人冷漠的眸子里倒映着小小的她,一个婴儿模样的她!

不知道她被注射了什么,江希晴毫无意识地沉沉昏睡了过去。

可以说,是那个婴儿昏睡了过去,江希晴自己则跌落进了一片虚无中。不断有画面在她眼前晃动,其中有一个场景就是有一个人在抱着她跑, 江希晴不认得这个人,却知道她怀里的这个婴儿就是她自己。

这个人是个男人,眉眼间和明管家有几分相似,但比明管家苍老了许多,一路上他没有坐车,只是不停地赶路,仿佛身后有什么在追他一样。 江希晴记得她曾经做过这个梦,只是现在梦中的一切都变得清晰了许多。

最后男人拐进了一家旅社,急匆匆地敲着某一个房间的门,但再急他还是三长一短地敲门,里面的人似乎是确定了来人,一下子就打开门把男人请了进去。

里面住的是一个女人,江希晴看到了她的脸,正是董荷微,江希晴的养母。年轻时候的董荷微青春靓丽,还是个老实本分的大闺女。只是经过 岁月的洗礼后,嗓门大了一些,脾气坏了一些。

江希晴的眼角微微有些湿润,董荷微把她轻轻揽入怀里,轻声哄她入睡。男人不停地道谢,董荷微面带微笑,一句话也没有说。

江希晴的大脑里充斥着儿时不曾有的记忆,有吮吸乳汁的声音,有笑起来咯咯叫的声音,母亲的安慰和哄睡给了使得她重温了儿时的快乐。

江希晴醒来的时候已经天亮了,透过窗帘微微散进一丝光亮,她坐起来愣了几秒钟,不敢相信那些都是梦,感觉就像真实发生的一样。

不容她多想,她一个翻身又翻倒在床上。眯了一会儿后听到外面有车子驶过,江希晴知道是送奶的车子已经走远了,想来现在也已经7点了,可不能再睡了。

下楼的时候饭桌上只有江父在,其他人不是走的走就是还在楼上睡觉。周婶给江希晴盛了一碗粥,她接过后开始吃了起来,脑子里还在想今天要不要去找简零。

“周婶,我让你炖的血燕好了吗?”

江母踩着拖鞋下了楼,一下来就急切地问她的血燕,周婶连忙应道:“炖好了,小火煨着呢,想喝随时就可以盛。”

江母满意地点点头,随即走到玄关处换鞋,说:“待会啊,你和我一起去菜场买点菜,中午做点伊伊爱吃的。”

“夫人,您还忙活什么呀,买菜种事我自己去就行了。”周婶笑着说道,几层褶子堆在一起彰显着她的年岁。

“没事儿,伊伊她口味可刁着呢,我要亲自去选好的食材才行。”江夫人已经换好了鞋,周婶也不敢让江夫人等着,迅速脱了围裙,换上了鞋子。

两人很快出了宅门,房子里一时间变得静悄悄的。江父显然也听到了她们刚才的对话,有些不自然地轻咳了两声。江希晴不在意地笑了笑,说 道:“父亲晚上就要动身了吗?我记得这可是你第三次去日本了。”

“你这记性倒是不错,确实是第三次了,打车住旅店什么的也渐渐熟悉了。”江父淡然地笑着。

江希晴也微微笑着,低头静静地喝着粥。

收拾过碗筷后江希晴选择上楼回自己的房间,她刚才给简家打过电话,简零还在睡着,看来昨天喝的是真的有点多了。

路过二楼江思伊的房间时,门紧紧关着,仔细一听,里面传出的是均匀的呼吸声,江希晴又轻手轻脚的往上走去。

走在楼梯上的时候她想自己能不能像《哈利波特与魔法石》中哈利的堂兄那样在楼梯上跑来跑去,把江思伊吵的睡不着。

但想了想她又苦涩地笑了笑,现实中她不是哈利的堂兄,而是哈利本身,一个外来的参与到别人生活中去的人。

江希晴回到房间里扑到床上,接着回味今天早上的梦境,一切既陌生又熟悉,就像是真实的回忆一样。江希晴被自己的这个念头逗笑了,那个 时候她才多大啊,小小的一只,怎么会记事呢。

江希晴趴在床上盯着书桌上的照片看,那是她和其朵、小恒一起拍的照片,树下的人儿一个个都变了模样。

突然间她听到了很熟悉的声音,那是经常在邻居家有的声音,那是邮差把信件放在信箱里的声音。

没错,是江家的邮箱。

江希晴一溜烟儿跳下了床,直接冲到楼下,翻了翻信箱,里面有是有信,不过不是她的。江希晴失望地关上信箱,一步三回头地看着信箱,最终还是回到了楼上。

她寄给其朵的信一封都没有回应,倒让她怀疑是不是地址出了问题,难道其朵搬家了不成?

江希晴边走变想,颓丧的滚在大床上,无聊地看起来新上映的电影,明明是一部喜剧,却是一个笑点都没有。

时间一晃就到了中午,购物的江母和周婶也已经回来了,周婶直奔厨房收拾食材,江母则直奔二楼看江思伊有没有起床。

江思伊倒时差倒的也够久的,刚好江母来叫她的时候才醒,江思伊恍惚地问着现在几点了,江母回答11点的时候江思伊惊得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懵逼地看着四周。

江母轻笑着说道:“没事儿,你就是倒时差,多睡会儿没关系,我炖了你爱喝的鲍鱼粥,下来喝一点吧。”

江思伊应了声好,起床去洗漱。

江希晴还在房间里百无聊赖的看电影时,突然就接到了简零的电话,简零在电话里兴致勃勃地说道:“出来一起吃饭啊,我家附近新开了一家 烤肉店,带着你来品尝品尝。”

“你不是还醉着吗,啥时候醒的啊?”江希晴懒懒地说道,口气里尽是揶揄。

“嗨,就喝一点酒,醉了一点点,早就醒了。”简零大言不惭地说道,依旧不忘她的目的,接着说道:“快来啊,我还在这里看到一个帅气的服务生呢。”

“好了,知道了,马上就去。”江希晴挂掉电话后不禁失笑,简零是个什么神奇生物,到哪都想着帅气的小哥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