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替身
作者:君浅笙  |  字数:3216  |  更新时间:2021-12-17 10:18:18 全文阅读

马车在菩提山脚下等着,见到楚辞和苏夫人,车夫连忙迎上去,掀开幕篱,露出容颜。

  “哥哥怎么来了?”

    楚辞十分诧异,这个时辰楚墨不应该是在巡城司吗?

   “过来送个人。你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看着楚墨满脸紧张,楚辞失笑,“哥哥,我又不是瓷娃娃,你这么紧张干嘛?”

    楚墨笑笑,伸手揉揉她的脑袋,“没办法,我就你一个妹妹,不紧张不行啊。”

     太师府的庄子风景极好,庄子里有一大片莲花池,池水连通着庄外的湖泊,零星几片小荷冒了出来,浮在水面上。

     偶尔传来几声鸟鸣,静谧之中平添了几分热闹。

     楚墨显然来过不少次,带着楚辞来到一处幽深的小院里。

     一入房间,楚辞就明白楚墨为什么说送个人过来了。

    房间里坐着一位姑娘,身段眉眼都和楚辞有两分相似,咋一眼看上去,楚辞还以为见到了另外一个自己。

   “哥哥想的很周到。”

    她要离开好几天,在这期间,万一有突发事件,留下个替身也能应付一下。既然楚墨已经帮她安排好了,那她原本安排的那个替身也就用不上了。

    想到这里,楚辞转身打开房门,把风五和风六叫进来干活。

    风五风六和芷秋在内室围着替身忙活,等待的时间颇为无聊,楚辞让人拿来棋盘,一边啃苹果一边和楚墨下棋。

   “阿辞,你去渝州干什么?”

    南越使团即将抵达渝州,他这妹妹最怕麻烦,这回专门跑去渝州,肯定有别的目的。

   “南越使团里有我需要的东西。”

   “什么东西?”

    楚墨神色凝重,既然是他妹妹要的东西,那必须得拿到手。

   “墨玉雪莲。”

     神医白蔹曾说过一个古方,上面所列药材不多,却无一不是早已在世间绝迹多年的灵药,可遇而不可求,如果能全部找齐,对楚辞的心疾将会大有裨益。

本来楚辞对寻找这些灵药不抱什么希望,但是眼下出现了一株,她也不介意收下。

   “这回南越使团主使是邑亲王南宫烨,副使是礼部尚书穆远、长公主南宫灵,还有一些负责和谈后续事宜的礼部官吏。阿辞,你到渝州后,要多留心穆远此人。”

   “穆远?”

    穆远此人,楚辞有所耳闻。

    虽然她这八年绝大多数时间待在药王谷,但外面发生的大事要事,亦是了如指掌。

    此人如她一般,也是个体弱多病之人,原本是南越前任礼部尚书之子,其父一年前遇刺身亡,当时所有人都认为穆家要衰弱了,结果谁也没想到,众人眼里羸弱不堪、年仅十九岁的穆家公子穆远,在短短一年时间里,居然撑起了整个穆家,坐稳了他老爹留下来的位置。

  “据说穆远一踏入我们北凉边境就病倒了,为了照顾他一路走走停停,这几日才到渝州。南越皇帝不会随便派一个体弱多病是人过来,使团里也一定会有随行大夫照顾穆远。两年前穆家遭逢剧变,穆远尚且能扛下来,没道理这一段路途都撑不过……”楚辞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哥哥,穆远病倒之后,可曾露过面?”

   “露过几次面,大多数时间都在休息,要么待在马车里,要么待在驿馆房间里,饭食都是他的贴身护卫送进去的。你是怀疑使团里那个,不是真正的穆远?”

   “不好说,此人年纪轻轻就能坐稳礼部尚书的位置,可不会是什么简单的人,我去渝州后会多留心,哥哥也要多注意是否有南越之人秘密潜入长安。”

   “放心,南越使团一出南越帝京,我就让下面的人多加留意长安近日的外族人。不过等你到渝州,至少也得好几天,你就不怕使团已经离开、你和南弦扑了个空么?”

“这个简单,既然穆远体弱多病,那我就让他多病几天,有他在,南越使团不会走太快。”楚辞执白玉棋子,轻轻落下,“说起来,韩诚远在兖州,要动他不太方便,但是此次他护送南越使团入京,倒是个极好的机会,哥哥可有法子?”

  “他回不去兖州了。”楚墨执黑曜石棋子,一子落下,“近些年来,左相的手,伸的有些长了。这一次也算是给他一个教训。”

   “萧璟恒想要坐上那个位置,并且坐稳,必须要在军中有心腹,他想要拉拢阿爹,可比其他几位皇子困难。”楚辞捏着白玉棋子,对着棋盘思考片刻,“左相不会收手的,折了一个韩诚,他还会继续培养其他人。”

   “只要不来招惹咱们,左相爱培养谁,也与咱们无关。”

    “说的也是。”

    等到易容完成,楚辞绕着替身走了两圈,上下打量,点头赞许:“不错,小五和小六手艺有进步,如若我不是本尊,只怕也要误以为这才是本尊了。”

     南弦道:“什么时候走?”

  “晚上吧,夜深人静,不容易引起注意,小七和十一跟我们一起去,芷秋和归羽留下。”楚辞扭头看向苏夫人,“舅娘,雪球拜托您照顾了。”

     一路过来,楚辞发现官道穿过了这座小镇,马车一出庄子就可以走上官道,小镇上的道路以及官道全部用青石砖铺成,马车走过,很难留下车辙痕迹。

看来苏夫人选择这里倒也不是偶然。

    月黑风高,一辆四驾马车和两匹骏马悄悄出了庄子。

    夜皇轻轻推开窗户,像只燕子般灵巧地翻入。

    房间里光线昏暗,只余两盏灯火,芷秋和归羽睡在外间的软榻上,要进入内室,必得先过外间。

    夜皇路过外间时,归羽凭着身为武者的警惕,本能的要醒过来,结果夜皇扬手一道内力点了她的睡穴,让她重新陷入睡眠之中。

    床榻上那人一袭月白色锦衣,望着那人静谧安然的睡颜,夜皇眼里是快要溢出来的温柔,唇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浅淡弧度。

    静静凝望片刻,夜皇抬步上前。

    不过刚走两步,夜皇像是发现了什么,脸色瞬间阴沉,浑身散发着冰冷气息,眼神森冷如刀,冷冷扫了床榻上那人一眼,转身离开。

     冷刀一直在苏府庄子外面候着,见老大臭着一张脸出来,小心脏顿时一颤!

硬着头皮从大树后面站出来,冷刀打着哈哈笑道:“殿下,您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去查今日庄子里可有车马出入。”

    夜皇回头看了一眼,眼神幽暗不明。

    虽然房间里那个人和他的小家伙从头到脚、甚至气息都一模一样,但他却忽然有一种怪异的感觉,越是靠近那人,这种感觉就越强烈。

    而且,南弦去哪了?

     他没有和南弦交过手,但是凭借多年以来培养出来的危机感,他能察觉到南弦的武功和他不相上下,如果南弦在此,岂会让他轻易闯进小家伙的房间?

    白天一直跟在小家伙身边,一入晚间却不见了人影,不仅是南弦,小家伙身边那条圣灵蛇也不见了,房间里的也不是真正的小家伙……

    夜皇勾唇笑了笑,看来他的小家伙也不是简单的人啊!想来也是,谁还没几个秘密呢?

    冷刀很奇怪老大怎么突然想起要查出入苏府庄子的马车,但是跟着老大这么多年,他知道老大不喜旁人多问,便御起轻功离去。

    一个时辰后,冷刀赶回来,用袖子擦擦一路上因为急赶而冒出来的汗水,“殿下,属下查到两个时辰前,酉时有辆黑色马车悄悄出了苏府庄子,没有惊动任何人。”

   “马车去向?”

   “查不到。官道穿过这座小镇,一头通向长安,另一头通向好几个地方。而且小镇上的道路和官道都是用青石砖铺成的,马车走过,很难留下车辙痕迹。”

    夜皇眉头一挑,看来是他小瞧小家伙了。

    小家伙心思缜密,选择这么一个地方,既能轻松离开长安,还能避免追踪,同时留下替身做掩护,不熟悉她的人,根本看不出破绽,更不要说小家伙还把芷秋和归羽留下来帮衬。

长安城,皇宫御书房。

    昭宁帝脱了龙袍,穿着一身玄色里衫斜倚在龙榻上,手里拿着一叠密折,楚墨垂手低眉站在龙榻边。

    看着手里的密折,昭宁帝久久不语,神色看似淡然,眼底深处却是有着风暴逐渐汇聚。

     德全侍立在下方,额头冒出冷汗,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这小祖宗到底给陛下看了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啪”的一声响,密折狠狠摔在了桌案上!

    德全及其他内侍心肝一颤,立即跪伏在地,不敢言语。

    昭宁帝勉强压下心中暴怒,“此事当真?朕记得你差点死在南城。”

   “微臣不是什么良善之辈,若说不记恨明威将军,想必陛下也不信。将士伤亡数万,墨骁骑折损三分之一,试问陛下,自您登基以来,墨骁骑伤亡可曾如此惨重?”

    楚墨嗤笑,“如若明威将军果真为了北凉,微臣和将士们纵然马革裹尸也绝无怨言!可偏偏明威将军却沉迷药石,且为此贻误战机,使我北凉将士无端丧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