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听说佛子破戒了 > 正文
第四十四章长生门
作者:闻人烟  |  字数:3028  |  更新时间:2021-11-28 23:21:46 全文阅读

慕言听着苏霁月抽泣声,心口猛地一疼。说到底,还是他食言了。

慕言带着苏霁月回到了长生门。

苏霁月望着眼前的景色,心里忍不住一惊,这里太气派了,简直就是人间仙境。

她一直以为长生门跟话本上的门派是一样的,如今亲眼看到,才知道长生门和话本上的门派不一样。

“你以后就在这里住下。”慕言指着眼前这个房间朝苏霁月缓缓。

苏霁月点了点头。

慕言还想要说什么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道焦急的声音:“师兄,师父请你过去一趟。”

慕言闻言愣了一下,眼底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随后便点了点头。

“苏苏,你先在这里,若是有什么需要我可以和我说,我去去就回。”师父此时唤他,定然是因为苏霁月的事情,只是为何他会觉得不安呢?

难道真的如她所说……

苏霁月在这里会很危险吗?

当慕言赶到太微真人房间的时候,便听到一声怒斥声:“跪下。”

慕言有些疑惑,不明白太微真人究竟要做什么?

“孽徒,你可知你犯了什么错?”太微真人一身灰色的道袍,脸上留着胡须,眼神犀利,走到慕言的身边,一副恨铁不成钢说道。

要知道修道之人,最忌讳的就是情,一旦动情,所有的功夫就会前功尽弃。

这个到底他难道不明白吗?

慕言跪在地上缓缓说道:“徒儿愚钝。”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错在哪里?

他自认为行侠仗义,替天行道,何错之有?

“孽障。”太微真人听到慕言的话,脸色阴沉,怒斥道。

“你是不是外面带了一个红尘女子?”太微真人未等慕言回话,痛斥道。

要知道他可是自己最得意的底子,而他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是想要气死他吗?

慕言听到太微真人的话,眼底闪过一抹错愕,着实没有想到他消息如此灵通,竟然怎么快就知道了?

“是。”慕言并没有打算隐瞒,而是直接道。

“但是师父,我这样做是有原因的……”慕言未等太微真人,便又继续说道。

只是话刚说完几句,便被太微真人给打断:“孽障,你有什么原因?你知不知道一旦动了妄念,你的修为将前功尽弃,你可知道这样的后果是什么?”

他是他一手栽培的徒儿,他怎么能看着他毁在这里呢?

慕言不语,他觉得太微真人的想法太偏激了。

太微真人见他不语,便又继续道:“你是不是已经爱上她了?”

慕言听到太微真人的话,脑海中不由浮现出苏霁月的脸颊,她趴在回来哭泣的模样历历在目,那模样让他心口一疼,恨不得一辈子都留在她的身边保护她。

如今他好不容易带着她逃离那个鸟笼,他又怎么可能会放弃她呢?

太微真人见状,脸色阴沉,指着地上的慕言沉声道:“长生门绝对不允许这样的女子留在长门山。”

无论如何,她都不允许苏霁月毁了慕言。

“师父,我做不到。”慕言脸色悲戚,声音沙哑道。

他怎么能舍弃苏霁月呢?

他答应过苏霁月要一辈子照顾她的,他怎么能食言呢?

太微真人盯着他这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沉声道:“既然你愿意跪,那你在外面跪个够。”

说罢,太微真人便不管慕言,直接往屋里走进去。

慕言见他身影走远,起身直接走到门口跪了下来。

若是他不肯收回成命,那他就绝对不起来。

另一边,苏霁月收拾好了东西,便一直坐在台阶上等慕言回来。

只是等到黄昏,依旧没有等到慕言回来的身影。

许是太累了,苏霁月竟然睡着了,等她行老发现天空漆黑,她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慕言的身影。

她以为慕言是因为有事情,所以没有回来……

她起身打了打哈欠,随后便起身回屋休息。

翌日。

苏霁月是被一阵嘈杂声吵醒,她睁开眼睛,便听到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苏霁月愣了一下,觉得有些疑惑,以为是慕言回来了,便立马起身朝门外跑过去。

只是当她打开门的那一瞬间,她被吓着了,眼前两个陌生的男子直接堵门口,见到苏霁月的那一刻脸色像是翻书一样,变得阴沉。

“你就是师兄从外面带回来的女子?”其中一个盯着苏霁月沉声问道。

大概是因为他的语气太冷了,瞧着他面若冷霜的脸颊,苏霁月只觉得心口微微一颤,随后点了点头。

也不知道慕言究竟去哪里了?

为何到现在还没有来?

“二师兄,你这样会吓着她的,到时候大师兄回来定让你好受。”风轩见苏霁月这害怕的模样,直接望着凉易轻声说道。

他们几个不过是收慕言过来照顾苏霁月,若是被慕言发现他们欺负她,那他们肯定会吃不了兜着走。

说起来,他们听到慕言带了个女子回来,还以为是个国色天香,倾国倾城的女子,才能将慕言那个木头给迷住。

今日一见,才发现苏霁月虽谈不上倾国倾城,但是身上有一股魔力,让人见了一次便不会忘记。

冷易不语,只是站在一旁瞥向不远处。

苏霁月瞧着风轩这平近易人的模样,抬起头来细细打量着他。只见他一双桃花眼仿若黑夜里的星星,随时都会勾人魂似的。

苏霁月觉得眼前的人,一看就是个潇洒自恋的人。

“那个,慕言他什么时候回来?”苏霁月见他们都认识慕言,连忙问道。

从昨日回来,她便一直都没有见过慕言,也不知道她究竟去了哪里?

为何她迟迟不出现呢?

风轩听到苏霁月的话,轻咳一声,随即缓缓道:大师兄啊?他昨日被师父派去外头实行任务,因为太匆忙了,没来得及和你交代。大师兄便让我们来和你说一下,让你安心待在这里。”

苏霁月听到慕言外出,眼底闪过一抹失落。

“那他什么时候回来?”苏霁月又继续问道。

也不知道为何,苏霁月的心口隐隐不安,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事情办完了自然就回来。”风轩望着苏霁月应道,随后继续说道:“怎么?你是不是喜欢上我大师兄了?”

苏霁月没有想到风轩会怎么突然回答,脸色刷得一红,并没有回答他的话。

风轩瞧着她脸红的模样,便知道他猜得没错。

也不知道大师兄究竟是怎么想的?不就是出去了一趟,为何就变成了这样?

风轩从苏霁月那边离开之后,便回到自己的房间,看到慕言虚弱地躺在床上,眼底闪过一抹悲痛。

“大师兄,你快点醒过来吧,你那个小娘子啊?我替你看过了,他很好,你不用担心。”昨夜慕言跪了一宿,早上被人发现的时候已经晕倒在地上,那虚弱的模样让人忍不住心疼。

若不是胸口那若有若无的呼吸,风轩都要觉得慕言已经走了。

只是他的身子本就有内伤,如今加上这一次的折腾,他身上的伤口愈发严重。

药师说他伤到根本,心脉虚弱,能不能醒来,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他没有想到慕言的身子竟然会如此严重……

也不知道是不是风轩的话起了作用,慕言的手指动了动。

风轩见他依旧没有要醒的样子,眼睛微微湿润,他为何那么倔强呢?

若是他能和太微真人服软,或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那个丫头倒是可爱得紧,你若是再不醒来,那丫头估计是要遭殃了。”以师父那个臭脾气,肯定是不会允许苏霁月留在长生门。

若是慕言再这样昏迷不醒,那她的下场肯定会死得很惨……

冷轩刚出门,便看到冷易坐在台阶上喝酒。

风轩走过去,直接夺过他手中的酒坛子猛的饮了一口。

冷易看着他的举动,轻叹一声,缓缓问道:“大师兄,还是没有醒吗?”

风轩摇了摇头。

也不知道他何时醒来……

转眼间,半个月过去了。

苏霁月每日都会在门口等慕言回来,只是每次都是失望而归。

她写了很多信寄给慕言,只是慕言都没有回答她的话。

一次也没有写信给她。

“风轩,你说慕言是不是很忙?他为何没有给我写信呢?”苏霁月望着身边的风轩有些疑惑问道。

风轩闻言,听到苏霁月的话,愣了一下,随后轻咳一声,沉思了一下缓缓道:“大师兄啊,他太忙了,连我的信都没有回。”

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醒来,然后可以与他切磋武艺,与他话家常。

苏霁月听到风轩的话,悬着的心稍稍放下,随即缓缓说道:“那慕言真的太辛苦了。”

没想到他竟然连回信的空闲都没有……

风轩听到苏霁月的话,含在嘴里的酒差点吐出来,没想到苏霁月的脑回路清奇,竟然能这样想。

果然不是一般人……

也难怪会得了他的青睐。

“呵呵。”风轩干笑几声。

他觉得他才是最辛苦的人,在他们两人之间周旋,还要稳住苏霁月的情绪。

等到模样醒了,他一定要让他赔他一百坛桃花酿作为补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