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这是剧本杀吗
作者:荳今昔  |  字数:2182  |  更新时间:2022-05-07 09:33:14 全文阅读

 “朱大宝,快去喝点水;朱二宝,要睡觉了…”没得到奶声奶气地回应,当妈的直觉告诉她,这很不正常,肖灿灿来不及多想,习惯性地摸摸左边,再碰碰右边,两个小肉丸子不见了,又惊又急的她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

  映入眼帘的这般场景不是自己的住所,却是尤其陌生,古色古香的雕花大床,鹅黄色的缎面帐幔,像是古代大户人家千金住的闺房。

  “小姐,小姐,你终于醒了!”两个穿古装的小丫头正从床边抬起头,一派惊喜的模样!

  这可把肖灿灿整蒙了。睡在旁边的不是自己的两个宝贝,而是穿着类似汉服的宫女儿,难不成这是剧本杀?这剧场看来是花了大价钱,比电视剧里的布景都还要精致逼真。

  “你们扮演谁?”肖灿灿试探地问!

两个小妞听罢像看怪物一样凝视着她。

  “小姐,你不认得我俩了吗?莫不是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摔坏了脑子!”其中一个按耐不住性子先问了起来。

  “小姐?你们在叫我,我扮演的身份是大户人家的小姐!”肖灿灿还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玉兰,小姐怎么净说些听不懂的话?”

  “是呀绿竹,小姐真的好可怜,本来小小年纪便没了亲生母亲的疼爱,老爷虽然富甲一方,却并不在乎自己这个女儿,姨娘还总是在老爷面前挑拨是非,明明背地里总是克扣我们小姐的例银,却说是我们小姐嚣张跋扈不懂人情世故,十足把小姐说成那只知享乐的败家子,偏偏小姐又是个不争抢,不辩驳的性子,平日里没少受气,现在又摔坏了脑子,以后可如何是好呀。”

  俩人越说越投入,越说越愤愤不平,竟还想着要哭两鼻子,而这故事的当事人却像看戏一般左看看右瞧瞧,仿若说的不是自己,而是话本子。

  听罢,肖灿灿算是明白了。她竟然穿越了,她不明白为何这么概率低的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穿越小说里那些主角不是得了件宝贝,就是有了什么特异功能,不是穿了马甲就是得了盔甲,总之不会是像自己竟穿的这么随意。如果没记错她应该是在陪朱大宝,朱二宝在游乐场里,看着他们从又高又直的滑梯上滑下去,出于当妈的本能,有恐高症的她咬牙说服自己闭着眼跟着滑了下去…这一滑不要紧,不仅偏离了自己的生活轨道,还滑出了自己原本存在的时空,穿到了古代,寄生在这位没娘疼爹不爱的受气包小姐身上,这运气也是没谁了。

  “等会,等会,先别哭,我只是从高处摔下来有些记不清了,并不是摔傻了。你俩我还是认得的,你是玉兰,那你就是绿竹。”她肯定地说道。

  “是我们!”两个小丫头像捣蒜一样兴奋的点点头,仿佛有了盼头,“小姐幸好没摔坏脑子!”

  艾玛,明明是你们刚才的对话便已暴露了自己的名字,何须我再费力去想,这古代人竟这么好骗,看来这进化论还是很科学的,肖灿灿心里嘀咕着。

  “那日我是怎么摔下的,头竟这般疼,也不记得分毫了!”她假装很不舒服一般摸了摸自己的头。

  听了她这般说,两个小丫头既心疼又有些着急。

“那日要不是肖姨娘趁着老爷不在府中,非逼着小姐应了与张老爷那个痴傻独子的亲事,想必小姐也不会这般极端用事,干受了这苦难,整整昏睡了三日。”玉兰忿忿道。

  “谁不知道姨娘是藏了私心,张老爷是咱们锦州城的首富,我们肖府虽生意遍布各地,但与他家比起来也仅仅屈居第二,若是和张家攀了亲,且不说别的,那张家的产业早晚便会落到我肖家口袋里,岂不是一本万利的好事。所以自作主张与张夫人私下牵了这门婚。倘若那张少爷是个好样的,也算是门当户对的一门好亲,偏偏那人是个犹如三岁小儿的弱智,姨娘是断然舍不得自己亲生的二小姐嫁过去,便以长姐不出阁哪有幼妹先为之的道理揶揄老爷,又夹之与张府结亲的好处,肖府定会取而代之成了这锦州的头把交椅为由说服了老爷。”绿竹抢了说。

  俩丫头你言我语,上劲了一般,肖灿灿七七八八便也明白了穿越过来的身份。

  肖灿灿,肖府大小姐,因着从小没了亲娘的庇护,亲爹又续了弦,后娘时不时地在肖老爷面前挑拨是非,长此以往,亲爹也没了之前的怜爱,这便养成了她胆小怕事,懦弱无能的性格。虽然长了一张祸国倾城的脸,却被藏在深闺,并无人知晓,反倒是二小姐肖荣荣盛名在外,妥妥的锦州城第一美人。还没到豆蔻,提亲的人们纷沓而至,眼看要踏破肖府大宅的门槛。

  同名不同姓,听着之前肖灿灿的遭遇,如今的肖灿灿便激起了斗志,既然来了这里,不知何时才能回去,那不如陪他们玩玩,不为出气,只为争名,定要把这肖府搅的不得安宁。想想在自己那个时代安逸久了,还没有遇到这么刺激的事,如若能穿回去,定要叫齐了那帮死党,够她吹牛吹上它三天三夜,不醉不归。

“绿竹,你再说说这肖姨娘和她那宝贝女儿,都有哪些个人设?”“就是性格特征!”她补充道。

“是,小姐,这肖姨娘十足一个爱慕虚荣又贪心的女人,凡事好争先,极其好面子,生怕显不出自己,是一个为了表面功夫可以牺牲一切的主儿。不过也是个有些手段的厉害角色,当初莫不是腆着肚子上了门,老爷也不会给了名分,大夫人也生生是被她气得添了病,才那么早便撇了小姐去了。”说到这,绿竹的声音不自觉地悲凉起来。

玉兰小心地撇了小姐一眼,生怕重提了这伤心事她再担不住。

“接着说!”肖灿灿自然体谅她们的顾忌,淡定地说道。

绿竹得了令,便继续说道:“那二小姐肖荣荣自然是得了其母的真传,甚至更甚一头,为了攀高枝不惜付出任何代价,不仅暗地里和丞相嫡子交好,还屡屡求着老爷想入宫竞选妃嫔,脑子只想着怎么比过小姐您,却没有任何真本事,不过只是个虚有图表的绣花枕头,不仅诗词歌赋样样不通,针织女红从不涉猎。”

听了她的描述,肖灿灿心里便有了底,只要抓住她们这些人性弱点,必然会找到突破口。

荳今昔
作者的话

二胎宝妈意外穿越,在一个是自己又不是自己的灵魂里,此时的肖灿灿是一个爹不疼,还被后娘、继妹算计的小可怜,没事,老娘统统叫你们好看,坏人统统自食恶果,且看她逃出生天凭一己之力力挽狂澜,踏平磨难,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