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凶宅试睡师 > 正文
第二章 泗村四号凶宅
作者:花小酒  |  字数:3065  |  更新时间:2022-05-01 10:48:23 全文阅读

说话的人是火车上帮我扛行李的男人,大概二十五岁左右,身着连帽卫衣外穿黑色大衣,更显出他身材高挑,很有年轻人的朝气。

他背着双肩背双手插着口袋,伸出一只手来向身后的敞篷拖拉机指了指,不好意思地笑起来:“别嫌弃。”

黑色柔顺的头发被寒风吹乱了一些,他的笑大而灿烂,满是阳光的味道。

  我心里一暖,有车能坐已经不错了,我是不会嫌东嫌西。

  再看看宋玉,她似乎也很满意这特殊的交通工具,冲我点点头。

  不是我有社交牛逼症,只是随行的宋玉一直躲在我身后畏首畏尾,生怕从哪里窜出个人来谋财害命。

  找车的事也只能我来。

  再次道了谢,坐在城市里根本看不见的拖拉机上,忍受着寒风的侵袭。

  “刚听说你们要去的地方是个凶宅。”男人似乎有些腼腆,没话找话想起什么一般,朝我伸出手,“忘了自我介绍,我叫左和煦。”

  左……

  我心头一震,忙看向宋玉,发现她也一脸戒备地看着对面的男人。

  “怎么?”左和煦看我们脸色一变,抽动了嘴角,“你们认识我?”

  我摇摇头:“不是,我朋友的男朋友也姓左。”

  “住在泗村吧?”左和煦恍然大悟,“泗村里的人大多都姓左,多少是些沾亲带故的,不稀奇。”

  他的手还停留在半空,显得有些尴尬。

  我哦了一声,握住他的手,礼貌回应:“我叫裴沐,很高兴认识你。”

  既然说起凶宅,我也随口问了问。

  左和煦知道的情况不多,倒是开拖拉机的大叔有了点反应,唉声叹气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追问了几句,大叔只对我说些劝阻的话,其他任凭我怎么问,他都没有开口。

  直至拖拉机把我们送到村口:“我就送你们到这把,对不住了,我还得去车站接个人。”

  看大叔的意思,是不想把我们送去四号,我也理解,人都有一怕,也不好强人所难。

  “谢谢您愿意送我们过来。”把钱给了大叔,我们千恩万谢。

  宋玉下车后一直跟在我身后,脚步越走越慢,到最后左和煦不得不停下来等我们。

  “你朋友状态不太好,要不先去医院检查一下?”

  宋玉的不好是被吓出来的,她怕成这样,肯定还经历过什么没来得及告诉我。

  “不用了,等一会到了,她休息一下就好。”

  左和煦不解:“你们真要去凶宅?”

  我点点头,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名片:“这是我的名片,希望你一辈子不会找我做生意。”

  他双手接过,在看到名片上凶宅试睡员五个字后,露出释然的笑容:“你看着年纪也不大,胆量却很惊人,实在让人佩服。”

  说着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来,冲我晃了晃,“不过胆子再大,你们两个女孩住在凶宅太危险了,我给你留个联系方式,万一有需要帮忙的,也能随时联系。”

  也好,多个朋友多条路,没准以后能给我介绍生意。

  “你有我名片,有空响我一声就知道是你了。”

  左和煦笑着点头:“好,我住在六号,离你们不远。”

  我猜左和煦鲜少来泗村,至于这次为什么来,我还没来得及问原因。

  走了一会后在一个岔路口,我们和左和煦分道扬镳。

  再次和他道谢,说了几句客套话,他说试睡工作结束,可以一起吃个饭。

  我笑着同意,目送他离开后,看向那深不见底的巷子。

  眼下天色已经见黑,巷子最里面,隐约能看到一栋二层小楼正对着巷口。

从巷口往里看黑布隆冬一片,给人一种感觉,哪怕正午时分,这里也笼罩着一股黑气。

  我扭头看了宋玉一眼,她低着头,似是不敢直视四号小二楼:“你真要和我一起住?如果害怕,我可以先帮你找个地方,明天我把录下的情况给你看。”

  担心她的精神状况和身体是一方面,看她的样子,如果和她在凶宅相处二十四小时,她没疯,怕是也要累死我了。

  “我,我能行……”

  她执意和我一起住,我也没有赶走她的权利,毕竟她是我的雇主。

  “宋玉,我不是很明白,这是你男朋友的房子,找我的人是你而不是他,如果他见到我,会不会生你的气,毕竟我是你雇来的试睡员。”

  宋玉的脸色白了白,摇摇头:“不,不会,我已经和他说了会让一个朋友陪我,而且他暂时不在,说过两天会回来,让我在这等他。”

  她顿了顿,又说道:“我打听到这是很久没人住的凶宅,可我和左京视频他又说自己在家,所以……”

“所以你找我,是怀疑左京不是人……”

我直接道明宋玉所想,果然,她意料之中的错愕,再抬起头时,眼神满是闪躲。

“我想在你的陪同下亲眼看看这房子究竟有没有问题,这样你走了,我才能确定要不要留下,其实首选是道士或者风水先生之类,可我找不到他们的联系方式,就想找个凶宅试睡员,而你是我能找到的唯一一个女试睡员,我害怕又想去厕所的时候你能陪我一起去。”

这个解释勉强合理,但我心里有种隐隐的不安,许是宋玉的恐惧影响了我,我没有深想,看向四周:“进门的钥匙呢?”

  宋玉这才松了一口气:“他说院子的花盆里有备用钥匙,挖出来开门就好。”

  在我听来,她的话真假参半。

  不止对左京和四号凶宅有疑问,我开始对宋玉也有些疑问了。

  有很多说不通的地方,宋玉的表现也奇奇怪怪。

  索性放在口袋里的电话响了一声又挂了,我掏出手机来,看见是一个陌生号码打来,同时有一条微信好友申请。

  是左和煦。

  我连忙加了好友,又把他的电话存在联系人里,心里安心了一些。

  至少不是孤军奋战,有什么事,他也能帮我。

  抬头看了一眼巷子深处,觉得甚是不妥,可既然已经来了,进去看看也好:“走吧。”

  才刚走了两步,一只手突然搭在我肩上。

  我猛地回头,一个面容憔悴的大妈捏着我的肩膀,阻止我往巷子里走。

  她满头白发,眼角处爬满了皱纹,用恳切的目光看着我,搭在我肩膀的手在微微颤抖,似是极度想让我相信,她是为了我好。

  可无论怎么看,她的白发与年纪相貌都不应该如此沧桑。

  “小姑娘,你们是外地来的吧,这里可不敢进,这里……有鬼……”

  我再次看了巷子的方向,只感觉肩膀一松,待扭过头询问时,大妈已经不见人了。

  不远处大妈跌跌撞撞地跑进一个院子里,铁制的院门咣地一声关上,跟逃命一般。

  宋玉触电一般抱住我的胳膊,我甚至能听见她因为紧张而急促的呼吸声。

无奈地摇摇头,我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牵着宋玉,朝巷子里走去。

  我也有非进不可的理由。

  钱都收了。

  说是巷子,其实是由两侧的院门隔出的一条路,我看看周围的房屋,里面漆黑一片,应该已经没人居住了。

  两侧院墙布满了干枯的爬山虎,脚踩上去发出咯吱的声音。

  越往里走一步,周围好似更黑一些,也愈发地冷起来。

  咯吱咯吱。

  宋玉已经完全贴在我的后背,应该是闭着眼在走,她死死地抓着我的衣服。

  

  直至快走到院门前,我才真正感受到四号凶宅的阴森。

  周围全是光秃秃的树,巷口的尽头,只有这一栋二层小楼。

  院门旁钉着一块蓝色铁质门牌:泗村四号。

  我们到达目的地了。

  灰色的二层小楼,院墙也是灰色的,四号小楼孤零零地落在院子里,光秃秃的树枝随风摇摆,荒凉中透着一股妖孽。

  而房间的窗户像是一个个黑洞,和摇晃的树枝融合在一起,仿佛有人站在窗户里,殷勤地向我招手。

  “进来啊,进来吧……”

  似是能听到这样的声音。

  我所试睡的凶宅,大多是城市居民区的住宅楼,不管凶宅如何,至少整栋楼里还有其他住户,也能让我稍安一点。

  而眼前的二层小楼,已经谈不上凶宅了,任谁看了都要说一句鬼屋,不卖票进去参观都可惜的那种。

  说实话,作为职业凶宅试睡员,我第一次有些怂了。

  既来之则安之。

  吱呀——

  已经生锈的院门被我推开,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风又大了一些,吹得我有些头疼。

  我掏出手机当手电筒打光,在门口的地方,我看见了一个花盆。

  “钥匙应该埋在这花盆里,你在这等我,我去把钥匙挖出来开门。”

  宋玉的颤抖,我已经从她贴上我的时候感觉到。

  我拍了拍她的大腿,试图安慰,从她的手中挣脱出来。

  随手捡了根树枝去挖花盆里的土,可能是埋下钥匙后下过雨的关系,土坚硬干裂,并不好弄散,直到挖得树枝都折断了,才挖出钥匙来。

  我刚想起身去开门,猛地一阵寒风吹来,卷起地上的树枝与枯叶,发出沙沙地响声。

  身后不远处凌乱的脚步声在此时显得异常诡异。

  “瓜娃子,嘿嘿,半夜有鬼开灯……嘿嘿嘿,你们死定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