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握的哪儿
作者:向阳为春  |  字数:3844  |  更新时间:2022-07-21 19:14:28 全文阅读

沈长离颤抖着扶起圆贫大师,迅速从须弥环里取出几根银针,封住圆贫大师的几个大穴。

察觉到梅花镖上带了毒,她连忙又取出一瓶解毒丸,还没打开瓶塞就被圆贫大师制止了。

鲜血不停的从圆贫大师嘴角溢出来,他颤巍巍的,结结巴巴地说:

“白龙寺……空,活…死人墓,无渺泉边……命格逆天……”

说完这十六个字后,圆贫大师七窍流血,当场暴毙而亡。

探了探圆贫大师的鼻息,沈长离头一次露出了疑惑而无助的神情。6

纵使是医术高深如她,面对如此逆境,也无能为力,圆贫大师已经死了。

一个被世人敬重的高僧,为了救她,当场暴毙。

有人因她而死!

沉寂已久的心,仿佛受到了什么触动,开始发芽。

沈长离立刻回到方才的禅房,检查了一下胡六的鼻息,结果也是如此。

抬眸看向被关在笼子里,如同笼中鸟一般的数十个小和尚,开口道:

“你们可有看见什么人进来吗?”

那数十人顿时激动起来,然后气血翻涌,面色通红,最后一个个都倒了下去,了无生息。

面对这令人震撼的场面,沈长离头一回感到无力……

另一边,无渺泉。

温泉荡漾,水汽氤氲。

屏风内,墨发黑瞳的男人正泡在温泉之中,面色沉重。

旁边放置衣物的小檀木桌上,还放着一封微微泛黄的信条,边缘微微卷起,可见被人反复摩挲过。

“王爷,绿矾的源头查到了。”无影立于屏风后,回禀道。

寒君袂侧头,眉宇间郁色微微散去。

“何处?”

“白龙寺。”

寒君袂眉心一跳,伸手去拿小桌上的衣服,冷声开口:

“上白龙寺。”

话音才落,门外突然传来一声重物落水的咕咚声。

无影瞬间警惕地拔出了长刀,寒君袂也坐回了温泉之中,空气仿佛静止。

哗啦啦!

“呼!”

泉内哗啦一声,探出一颗湿漉漉的头来,

“终于出来了!”

少女眯着眼睛摸索着往岸上爬。

诶?

这是什么软趴趴的?

沈长离连忙揩了把脸,然而她没想到,这辈子最尴尬的事情,竟然发生在了这个时候。

睁眼。

朦胧的画面映入眼帘,随后一张刀削般的面容映入眼帘,长发微湿,眸若寒星,面色晦暗不明。

再往下。

精致的锁骨,健硕的胸腹,以及……

双眼瞪大,挪开视线的同时连忙松手。

凌厉的掌风袭来,激起千层浪。

沈长离下意识扎进了水里,不料寒君袂的手比她更快,扣着她的腰带将她提了起来。

哗啦一声,二人被迫对视。

沈长离苦笑一声,“呵呵…呵呵真是无处不相逢啊王爷……”

寒君袂带着几分邪佞的脸上充斥着怒意,仿佛下一刻就能将其捏死,

“告诉本王,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

“那就长话短说。”

沈长离无奈,只打量寒君袂一眼,“可是王爷,您确定要这么坦诚相见的说么?”

“出去!”寒君袂怒斥一声。

沈长离连忙圆润的滚开,只是不等她出屏风,寒君袂又注意到了,她这因湿了衣服而玲珑的曲线。

顺手扔了一件外袍过去,“穿上再滚!”

沈长离被砸了一脸,随即也注意到了自己这尴尬的身形。

不过前生她做特工执行任务,为了接近敌人,有时候穿的比这还显身材,也没什么不对的呀。

真是个老封建!

心中腹诽着,脚上动作却比谁都麻利,以至于无影看见一身男装的沈长离时,差点没反应过来。

“三小姐,您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不等她回答,寒君袂就推着轮椅出来了,面若冰霜。

沈长离在心中盘算着,上回见寒君袂光着身子是他心智不全的时候,前几日扒光他的衣服,也是在他发病的时候,而今日……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既然躲不过了,那就只好认了。

“没错,我就是贪图王爷的美色,就是耍流氓,就是变……”

“住口!”寒君袂打断了沈长离的话。

察觉寒君袂情绪变化,沈长离干笑两声,补充道:

“其实在大夫眼里,男女人畜并无差别。”

“什么?”

一旁的无影也惊呆了。

这沈三小姐偷窥他们王爷也就算了,竟然还说男女人畜无差别这种话?

这三小姐未免太拽,太不要命了。

“我是说,我是大夫,王爷不必在意。”

看了他的身子,还让他不在意?

这女人竟然就这么随便?

寒君袂面色如冰,一抬手沈长离的脖颈就被吸入手中,只要轻轻一拧,这个女人就会咽气儿。

但不知为何,分明他心中愤怒万千,可面对这个女人,他就是下不去手。

“王爷方才不是问我为何会在这里吗?杀了我,王爷还怎么知道?”

寒君袂松开手,居高临下的睥睨着沈长离,“说。”

“要我说也可以,但王爷不仅不能杀我,还要与我做一个交易。”

“呵…”寒君袂冷笑,“不知天高地厚。”

“王爷说的没错,天有多高地有多厚我的确不知道,可我不知道也不影响王爷体内的寒毒啊!”

听见这话,寒君袂眸中闪过一丝微不可察的好奇。

沈长离将这丝微不可察的好奇收入眼底,

“王爷体内的寒毒明明已经得到了一定的控制,但总是被人暗中使用绿矾催发,我相信,王爷也一定查到了白龙寺的头上,但我要告诉王爷的是,白龙寺里什么都查不到了。”

沈长离继续说:

“今日我上山拜佛,发现白龙寺早已被贼人鸠占鹊巢,便追查一番,果然有新发现,那些贼人在禅房里提炼绿矾,利用和尚下山时,将绿矾塞进和尚的肛/门带出去,待到下山后,将和尚的肠子剖开,取出绿矾。”

这残忍的手段,这平静的转述,都不得不令寒君袂动容。

沈长离又说,“我为了救其中一小和尚不受伤,随即收拾了两个贼人,并且从他的嘴里,得知了他们下令人的特征。”

“我可以将这特征告诉王爷,但前提是,王爷必须保护我的安全以及名誉。”

今日白龙寺死了那么多人,她和魏云是最后的目击者,而今魏云已经受她的命令去报官,等京兆府的人来,她就是第一嫌疑人。

虽然,她一点儿也不心虚,可总觉得整件事都有人在牵着她的鼻子走,为了破除这个困境,她必须做出一些改动。

她要制造不在场证明,让敌暗我明的情境变化。

她要为白龙寺,为死在她面前的那些无辜和尚,为替她挡暗器的圆贫大师,查出真相,以慰众人在天之灵!

“你杀人了?”

寒君袂的话一针见血。

沈长离不知道自己哪里出了错,本抱着打死不认的心态,可寒君袂眸光犀利,真叫她半个谎都想不出来。

“是,可我杀的都是一些为非作恶的畜生,圆贫大师和其他和尚,跟我可没关系。”

寒君袂又问:

“上白龙寺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他可不相信,沈长离是那等信佛之人。

“好吧,我说实话,其实是因为我娘生前与圆空住持私交甚好,此番上山,我是为了给我娘购置一块供奉香火的地方,以尽孝道。”

沈长离说到玉阳公主时,本着报答原主的心思,眸中便多了几分真挚。

她不知道的是,正是因为这几分真挚,增加了她在寒君袂眼中的可信度。

“购置好了么?”

“啊?”

愣了一秒,沈长离才反应过来,寒君袂问的是她娘的牌位,

“白龙寺里不是出事了么,我哪儿来得及?”

“本王一向最讨厌被人威胁,所以本王不会答应你你的交易。”

沈长离微微失落,合着她这么老半天是白费口舌?

“但,秉着你我的婚约,本王必须保你,免得落人笑话。”

这是嫌她丢脸的意思吧?

她丢什么人了?

沈长离打了个喷嚏,“多谢王爷,多谢王爷。”

啪!

脸上猝不及防飞来一块手帕。

“去换身衣服,男不男女不女,丑。”

沈长离打量自己一眼,她今日出门前还仔细的照了照镜子,明明是英气逼人,风流倜傥,哪儿丑了?

不过冷是真的,湿漉漉的不舒服的,也是真的。

如此,换件衣服也挺好。

换衣服的途中,沈长离这才发现,寒君袂这小子真他娘的会享受,竟然在无渺泉修了一处行宫。

奢华程度不亚于摄政王府,而且行宫四处都仙气飘飘,比摄政王府还要多一丝意境。

沈长离一边换衣服,一边暗自发恨自己以后也要住上这么好的房子,直到一封信条从怀里掉出,她才回过神来。

那信条上写着十六个大字,父母兄妻,凄苦一生,天煞孤星,命格无解。

而且其中,“父母兄”三个字上,已经被朱笔圈起。

这是寒君袂的命格?

沈长离微微惊讶,又想起圆贫大师临死之际说出的十六个字:

白马寺空,活死人墓,无渺泉边,命格逆天。

圆贫大师口中逆天的命格,就是这个天煞孤星命?

究竟是碰巧,还是有人暗中刻意安排?

哆哆哆!

门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三小姐,您换好了吗?属下奉命来取回王爷的外袍。”

沈长离连忙将信条夹入衣服中,不情不愿的开门:

“女孩子换个衣服当然要一会儿时间了,也不知急什么,喏!”

无影抬眸看了眼沈长离平静的神色,又检查了一下那件外袍,见信条夹在其中,松了口气。

“三小姐请,王爷在那边等您,说是准备送您回去了。”

沈长离面无波澜,眸光却不经意的瞥见无影额角细密的汗珠。

如果没猜错的话,寒君袂并不完全信任她,无渺泉与白龙寺相隔不远,方才寒君袂一定派无影去核实了她的话。

还好她早有预料,将那两枚梅花镖藏进了须弥环。

大步来到正厅,此时的寒君袂也换好了着装,一派清冷自持,不受人亵渎的模样。

沈长离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装什么装,毒发的时候还抱着她叫她姐姐不撒手呢!

“告诉本王,关于绿矾的线索。”

“接头人被称作‘大少爷’,而且掌心有颗红痣。”

“就这么多?”

“还不够明显吗王爷,”沈长离扶了扶自己扎的乱七八糟的头发,

“筛查啊!”

她一着急,发簪抖落,三千青丝倾泻而下,披散双肩,一双杏眼不经意露出鲜少露出的惊慌神情。

那不着一丝收拾到的模样,当真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寒君袂失神片刻,随即别开头,“连个头发都挽不好的人,有何资格教本王做事?”

无天下之大语。

她挽不好头发,跟她的能力有什么关系?

心中正抱怨着,寒君袂已经向她伸出了手。

“过来。”

沈长离有些犹豫,虽然此刻模样有些狼狈,但那毕竟是个男人,寒君袂该不会动什么不该有的心思吧?

“难不成你想让京兆府尹看见你一身男装,形迹可疑的出现在本王的行宫?”

这行宫没有备女装,沈长离身上穿着的,应该是寒君袂的衣裳,乌漆嘛黑的颜色,松松垮垮的披在身上。

“京兆府尹会搜过来?”

“无渺行宫与白龙寺就隔着一个山头,且本王今日恰好在此,你说京兆府尹会不会来?”

听了这话,沈长离才向寒君袂走过去。

只见寒君袂抬起手将她揽于腿上,一股冷香扑面而来,沈长离只差以为寒君袂要对她即兴点什么了,下意识闭上了眼睛。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