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我要嫁给他
作者:青羽墨  |  字数:3041  |  更新时间:2021-06-29 19:56:37 全文阅读

延王喝完手中的酒说道:“如金姑娘所说的确如此,这也是我们三个的想法,只是若不是接触朝堂中人,应该也不知此事,不知金姑娘怎么知道的?”金生听着这话真想说:你干脆直接问你是不是和怀远王有来往,是不是他派来的间隙啊。

她笑笑说道:“你多虑了,这只是我个人的猜测而已,我朝只有你们两位王爷、怀远王和康王这四位王爷,林定这人无论是皇宫还是各位大臣家中都没听说过此人,说明此人是个寻常老百姓。可普通老百姓的死能得皇帝如此关注,还特地派了你们三位来查,可见他有多重视,那他的身份就不简单了。现在他的身份已明了,是皇帝最爱的女人生的孩子。在任何一个家庭父母都是把最好的留给自己偏爱的孩子,那这个林定必是太子的最佳人选,只要皇帝择一个吉日将他的身份公之于众即可。”

金生喝了一杯水后接着说道,“如今他死了,对于你们各位来说自然就少了一个最强有力的竞争对手。”三人眼含深意的看着金生,金生说道:“你们不用这么看着我吧,难道我都猜对了?这些都是我的直觉,瞎想的。”德王鼓掌说道:“金姑娘,厉害厉害啊”张锦眠也称赞道:“你能想到这层真的很厉害,不过你们要注意了,这次的一定要用心破,这不光是证明救济阁的清白,也是证明我们的清白。”延王说道:“不错,父皇恐怕也在怀疑我们了,林定的死最大的受益者就是我们几个。”金生问道:“接下来该怎么做?”张锦眠答道:“锁定有嫌疑的人”金生疑惑的问道:“你们已经有觉得有嫌疑的人了吗?”张锦眠答道:“怀远王”金生说道:“他肯定是其中的一个受益者”德王严肃的说道:“还有一人我们漏了,张彦右张首辅。”

金生看着德王好奇的问道:“他是谁?”德王看着她,无奈的解释道:“张彦右五十四岁,在三十岁时就已是内阁首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如今他貌似是中庸一派,哪边都不站,他的大孙女张春嫁给怀远王为侧妃,三孙女也与康王有婚约,不日便要完婚,他本人之前可是与我们的母妃早年间便关系很好,如此一看他哪家都不得罪,哪家都交好。可真正站中间立场的人是不会与各家都交好的,可见他的野心不小,他到底是哪边的人还不知道。”金生没想到这朝堂上还有如此之人,在金生的想象中,这样厉害的人肯定长的也帅,于是冒出一句:“他年轻时长的怎样?”这个问题把德王问噎住了,张锦眠对这问题也好奇说道:“对啊,他长的怎样?”延王看着这三人奇特的表情大笑道:“别看他现在这样,年轻时也是偏偏君子,多少世家贵族的女子暗暗喜欢着呢。”金生小声嘀咕着:“果然如此。”

金生脑子里闪入一个想法:“按剧情走向,这样的人应该是很专情的,他跟皇贵妃年轻时关系很好,莫非又是个泣动山河的爱情故事,因为没有得到成了执念诶?”金生不敢再想下去了,越想越离谱。“明天验尸结果应该就可以出来了,明晚在这里告知结果,另外第一案发地是哪,我们也要抓紧时间找一找了。皇帝应该等不了那么长时间,我们必须尽快破案。”张锦眠郑重的说道。延王说道“今天就到这吧,锦眠我送你回去。阿得,金姑娘就拜托你送回去了。”金生听到延王说的话顺杆往下爬说道:“多谢德王,延王和张大人慢走,再见。”张锦眠也对德王说道:“晚上女孩子一人回去不安全,最近几天金姑娘就麻烦你了。”

坐在德王的马车上,金生很兴奋,两眼冒光的看着德王,德王不予理会,暗中敲击马车几下,示意车夫快点。已是深更半夜,街上空无一人,只有马车飞驰的马蹄声,不一会就到了救济阁,金生见一路上德王都不理他很是难受但又不舍得下车,犹犹豫豫的说了句多谢德王下了车,她的双脚刚沾地,马车就以最快的速度疾驰而去了,马车飞快的速度挂起一阵风,吹起金生的裙摆,也在她的心里落了雨,她心里想着:德王是真的不喜欢自己啊。

林定案的凶手要不了几天就会出来了,这个案子的关键是那天出现在大厅的人,整个作案过程是他操作的,他是最至关重要的证人,但他现在的处境也是非常危险的。对背后整个事件的操纵者来说,只有死人才能守口如瓶。

在后面几天的商讨,金生都请了假,不是她没时间而是她不敢再接触下去了,这事到最后了解到的都是皇家秘辛,知道的越多死的只会越快,而且这案子后面他们三个足以应付,不需要她开动小脑筋。还有一个原因是她的心受伤了,有点感觉自己就是跳梁小丑,所以她这两天不想见他。

这样持续了三天,张锦眠来到救济阁找金生谈心:“你这两天怎么了?为什么晚上都不来?”金生平淡的问道:“要听实话还是假话?听实话我不开心,听假话你不开心,选择吧”张锦眠没想到金生会这么问了一句,让本身破案神速,慧眼如炬,最懂人心的她都有点看不透了。“你...你...”你了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

金生说道:“你帮我,我每天必到场”张锦眠困惑的问道:“我能帮你什么?”金生坚定的说道:“我要嫁给德王,我要得到他的心。”张锦眠彻底愣住了,她从没想过有一天有个女孩能如此理直气壮的要求她帮忙嫁给德王,她脱口而出:“你是认真的吗?”金生挑了挑眉说道:“我看起来不认真吗?”

张锦眠问道:“你这个忙太难了,你这不是为难我吗?”金生说道:“我知道这事为难,可是这事也只有你能帮我,谁叫你是他的逆鳞呢”金生意味深长的看了看张锦眠。“我们之间没有什么,你想多了”张锦眠有些尴尬的说道。金生说道:“我不管你如何帮我,我一定要嫁给他。我今天会按时去的,我还要去工作,慢走不送。”

张锦眠走在大街上,思索着金生的话,她觉得金生有点可怕,执着的可怕。这件事还是跟他们两商量一下吧。张锦眠来到庭轩楼,飞快的跑上楼,连小二打的招呼都没听见,直奔三楼后,打开房门说道:“阿得,金姑娘要我帮她嫁给你,这样她会按时来参加案情商讨。”德王和延王入口的酒直接喷了出来,德王厌恶的说道:“她是疯了吧!!!不可能”

张锦眠看着德王有些担忧,看了看延王示意他能说点什么帮帮自己和金生。延王看着张锦眠宠溺的笑了笑,对德王说道:“阿得,我觉得挺好的,真的,金姑娘挺好的,挺适合你的,你试试看怎么样”德王反对的说道:“她哪里好!”张锦眠说道:“她不简单,可能她的确没有迷人的样貌、过人的本事,但我就是觉得她不普通,她能如此冷静的说出林定因何而死,甚至在知道林定的身份时她一点也不惊讶和害怕,她偶然间展现出来的那种不一般的神情,让我知道她绝对是个有故事的人。”延王附和道:“是啊,阿得你先别这么早下定论,我们要不先观察几天看看。或许她真是你的良缘呢”德王被逼无奈同意了。

德王要说真心厌恶金生,其实也不是,他只是心中已有张锦眠,对于其他的女子他很反感,这样的人往往最是痴情种,得此一人心,终身永不负。戌时不到金生就到达了庭轩楼的三楼,喝着菊花茶,静静地等待其他三人的到来。

夕阳西下,华灯初上,三人到达酒楼看到金生一个人喝着茶安安静静地看着窗外,他们三个从没见过这样的金生,安静,祥和,让人移不开目光。

走在最后的张锦眠关上屋门,说道:“你总算没有违背你说的,你来了,我先把我们这两天发现的以及现在案子的近状说一下。目前这个案子已经查清凶手是一名叫王生的平民百姓,目前已死,死前留下遗书说是自己嫉妒林定,恨林定拥有他所没有的,因此杀害了他,把他扔在救济阁是想着之前因瘟疫救济阁死伤无数,救济阁发现死人也就及其正常。”

延王补充道:“我们本想继续查探下去,没成想父皇下旨,即以查明凶手,凶手也已自杀,此案就此翻过。我们不得不停止此案的调查,但奇怪在父皇之前非常想查明真凶,如今又草草结案,不知为何啊。”德王接着延王的说道:“我和皇兄进宫了一趟,打听到内阁首辅张彦右从御书房出来后,父皇就下了此旨。可见这背后之人是张彦右了,我们现在无凭无据无法抓他。”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