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一醉解千愁
作者:若水1314  |  字数:3402  |  更新时间:2021-08-02 22:02:08 全文阅读

“您用了不死药?”绿萍后退了两步,本能与他拉开更大的距离。她不敢置信的望着他,她质问他,“您想长生不老?还是永生不死?”

长生不老可以借助不死药,可以修仙,而永生不死,非修成神和圣人不可。如今人界一统,各方势力相互钳制,要这样的大功德,除非己造。

黄帝不知道怎么回答她,目光微闪,有意的躲避着女儿的视线。

“我是不想其他子侄去送死才回来的,这副身体早该行将就木了,强留着最后一口气,只想看看那些曾经英雄一世的人物取得了成功后,是会继续造福族群,还是玩弄众生。”

这哪里像一个女子说出的话?黄帝有一瞬间被吓到了……

没有希望就不会有失望,绿萍自嘲一笑,“你也好,天上的那位也罢,还有其他几位,不达成你们的目的,不定死多少前仆后继去查案的人呢!什么查不清楚?根本就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吧!”

知父莫若女,她果然猜对了,她如愿在父亲的脸上看到了震惊!

可惜了,这孩子是个女儿,不然论心机论谋略,她足矣担当人界之主的位子。

“我们几个倒霉蛋就是你们手中的刀,一刀下去,这团乱麻也就有头绪了。”绿萍呵呵的笑着,笑命运不公,笑她身为棋子一辈子了,死了也未能幸免。

酒入愁肠愁更愁!

瞧着昔日那个乖巧听话的女儿,一副不伦不类的模样,黄帝与其说是痛心,不如说是心虚。他一把抢过女儿手中的酒壶,直接朝着一旁的花丛就扔了过去,冥界的酒水入了人界的地界,瞬间功夫周围死了大片的植物。

“你看看你现在还有没有一点儿公主的样子!”他的脸又黑又臭,出口的话仿佛从牙缝里挤出来的。都说女儿是爹的小棉袄,怎么他的女儿就没一个省心的?

公主!

公主殿下!

这个称呼可不是好叫的,运气好的被用作拉拢朝臣、平衡朝局的工具;运气差的像她一般和亲,夫死子丧,行尸走肉一般活着。

公主!

公主殿下!

听着尊贵,看似花团锦簇,其实不过是个可怜虫而已。

“你有父亲的样子吗?”趁着酒劲儿,绿萍推了黄帝一把,气的黄帝的心口突突直跳,当今天下,谁敢和他动手?也就这个不知好歹的死丫头了!

一句话被怼的哑口无言,偏偏面子比什么都重要,他是不可能道歉,不可能认错的。

“我从不指望黄帝陛下心疼我这个女儿,您不再把我卖了,我已经很知足了!”绿萍凑近了他,出口的话如刀子一般直刺黄帝心口。“我的心不是一天一天寒下来的,黄帝陛下再多的后悔和内疚也焐不热它了。”

这几十年,她仿佛经历了好几辈子,伤了、也累了。她这次跟他们一起去查案,就是抱着死哪儿埋哪儿的心思,破罐子破摔!

“这么多年了……”黄帝被怼的心口疼,一口气上不来下不去,噎在喉咙里,难受的紧。“你还没忘?”

废话不想再说,绿萍留给他一个背影,忘,有些事一辈子都忘不了,有些痛,哪怕是轮回都会带到下辈子去。

夜里,天空漂起了小雨,有了过命的交情,这几位二世祖也熟悉了起来,混坐在一起划拳、喝酒、吃肉,好不热闹。

听着一墙之隔的地方欢声笑语,黄帝心里那叫一个不是滋味。

“父皇!”少昊深知黄帝的打算,趁夜而来,已经有了安排。“估计明日就有裁断了,父皇还是早做打算要紧。”

可这一刻,黄帝想起白日绿萍的话,他又犹豫了。

“您可是为了皇姐?”少昊一猜一个准儿,瞧着黄帝微微颔首,他多多少少有些小心酸。他虽贵为帝王了,可在黄帝面前他还是孩子,做子女的多多少少都会相互醋一下。他就很羡慕皇姐的肆意洒脱,也有些小嫉妒,为何父皇待皇姐与旁的孩子不同?奈何如今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这点他很清楚。

“皇姐将来会明白的!”少昊宽慰他,听了这话,那最后一丝不忍转瞬间烟消云散。他是帝王,有的永远只是大局。

“让他们小心些!”

“是!”少昊退出了这间大殿。

冷冷的雨浇在地上,望着水天一色中川流不息守卫宫廷的护卫,黄帝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志向。

“千山哥哥……咱们什么时候能回家?”澈儿喝的小脸儿红扑扑的,怎么瞅那千山都是三头六臂的模样,“你别晃啊……”话闭,人直直倒在了云雀肩膀上,口里还有没咽下去的烤肉。

“喝成这样还这么多问题!”云雀抬手召来了两个侍女,指着那醉的人事不省的澈儿吩咐,“把他扶回去!”

这家伙就是个麻烦。

侍女们一向听吩咐做事,恭敬的应下,“是!”抬着人直奔偏殿而去。

外面的雨淅沥淅沥,下的没完没了,绿萍不知道是自己心更寒,还是雨更寒。摇了摇手中酒壶,把最后一口酒灌入喉咙,此时的她已经半醉了,她挪了挪身下的垫子,与阿雪坐的更加近了些,嘟着一张嘴孩子似的跟她撒赖,“阿雪,我酒又喝完了!”

“好好好,我供着你喝!”说话间,手一翻,这条案上多了好几坛酒,瞧的那紫风一阵肉疼,绿萍不客气的开了一坛子,咕咚咕咚喝了两大口,抬手用衣袖擦了擦嘴,说不出的爽利。

“又没要你的酒,小家子气!”鹤影乐于给紫风添堵。

又关这死鹤什么事?

一蛇一鹤再次成了乌眼鸡,谁看谁都觉得碍眼。对于这种情况,他们的主子已经见怪不怪了,由着他们闹去。

“又不是琼浆玉液,小气!”

“巧了,它还就是鬼域的琼浆玉液。”紫风话刚出口,这手上的酒壶就空了,抢劫的自然是鹤影。他抬手用修为封住了酒坛子的口,笑眯眯的望着傻蛇气他,“多谢了!”这飞鹰还封在那颗珠子中呢。这东西对于鬼类,那是大补之物。

眼刀子若是能杀人,鹤影此刻已经被凌迟了。

“这么大人了,不就一壶酒吗?”刚被抢,又被柳儿数落,紫风的心情糟糕透了。突然,面前出现一个小小的玉石坛子,这蛇的眼睛登时就亮了,一把抢了过去,打开塞子往嘴里灌了一口,顿时眉开眼笑。

“怎么样?你不亏吧!”柳儿送了他一个白眼儿,抢她东西,讨厌。

“不亏……”蛇得了好东西,也不在这里打岔了,在鹤影那得陇望蜀的幽怨眼神中化作一条紫色长蛇飞了出去,吓的那刚回来的两个小侍女眼前一黑,直接就晕在了门口。

“女人真麻烦!”柳儿骂骂咧咧的走向那两个侍女,左手一个右手一个,拎小鸡一般离开大殿。

瞧着这丫头暴力拖人的模样,千山嘴角直抽抽,上下左右的打量了一番阿雪,很明显被那柳儿刚才的粗鲁样子吓着了。

“这丫头……平日就是这么伺候你的?”云雀突然觉得灵山的人待他太好了,起码不用他拖地。

阿雪忍俊不禁,还没来得及解释,这柳儿就拍拍手回来了,瞧着她家少主笑的如梅花绽放的小模样,不由就看痴了,“少主真好看!”

绿萍拍着桌子,都快笑岔气了。

鸡同鸭讲,有趣有趣!

这笑有时也会传染的,这一屋子人都在笑,柳儿思忖片刻就猜的八九不离十了,尴尬的满头黑线,直接甩脸子去跟烤肉撒气去了。

“你这丫头真有趣!”千山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她好了,敢和主子闹脾气,一看就知道她和阿雪相处时有多没大没小了。他不仅羡慕,还有些小嫉妒。

这柳儿也是个乖觉、聪明的,整个晚上,那小山神的眼睛就没离开过她家少主,傻子都能看出他有多喜欢她家少主。“多谢山神夸奖!”她呢,瞧着人家长的帅、身份上又与她家少主门当户对,自然就有了点儿小想法。少主若是能得此佳婿……

“阿雪,她可比那条蛇可爱多了,不然,你想想办法,让他们换一换好不好?”云雀也被这机灵的丫头俘虏了,谁不喜欢看张讨喜的脸?

柳儿被夸的心花怒放,不好意思的捂着半边小脸,满眼雀跃的盯着阿雪,阿雪被她瞧的没办法,只能做出让步,“没太阳时你出来透透气就是!”

“自由喽,谢谢少主!”阿雪无语,这丫头真会钻空子。

“头一次见你吃瘪!”绿萍胳膊往阿雪肩膀上一搭,流氓一般逗她,“我们阿雪漂亮,就连吃瘪都比旁人好看!”

千山很想扒拉开那双爪子,有些吃味的打趣绿萍,“公主殿下何时酒疯子当够了,转行做起女流氓来了!”

吃醋了!

绿萍贼贼一笑,立刻给人家让地方,满眼看好戏的模样,“女流氓,这词不雅。姐姐我好酒成痴,若身为男儿身,你可是一点儿指望没有的!”脚下虚浮,一屁股坐在了云雀面前,两个酒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随即大笑起来:

“酒疯子,以前本少爷讨厌死你了。”

“彼此彼此!”

“现在依然不怎么喜欢你。”

“我也是!”

又是一阵大笑,然后是酒坛子的碰撞声。

“男人都比你有味道!”

“你还不如澈儿可爱!”

“酒疯子……疯女人……”

“死巫医……小白脸……”

那边吵的面红耳赤,这边安静的落针可闻。

柳儿不敢置信的捂着嘴,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盯着千山和她主子,仿佛她亲眼见证了天地间最伟大的爱情一般。

尴尬……

阿雪心中小鹿狂撞,整日被那样一双深情的眼睛盯着,傻子也明白对方是何心意了。她的心有些乱,不知道该接受,还是拒绝。既欢喜有人痴心不悔的爱了她两世,又惧怕这份爱情,因为它承载了对方的一切,而她甚至没开始过。

失去过、刻骨铭心的思念过,失而复得后他一直小心翼翼的对待她,无论是言语还是肢体,从未出格过。他怕眼前的一切只是他的美梦,患得患失间,只有时刻瞧见她,心里才踏实。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