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朝廷要闻:御史大夫是庶女

正文第十章 科举

[更新时间] 2019-04-10 21:45:05 [字数] 2539

“还请皇上吩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安为,你出来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从皇上身后的屏风后出来一个人,苏壁虽不认识,但还是拱手作揖了一番,苏安为也拱手以示回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壁,这是户部尚书苏安为。苏安为,这是苏壁。苏壁,你需要一个新身份,那便是户部尚书在外流落的血脉,苏含。”#|#^?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壁一愣,随即转过弯来,朝着苏安为道:“父亲,孩儿苏含不孝,如今才和您相认。”#|#^?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安为也很快便反应过来:“孩儿啊,父亲终于找到你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皇上见状,把手放在自己的嘴边,咳了两声,示意他们收敛一点,然后才说:“好了,苏安为,你先退下吧,苏含,你留下,我还有一些事情需要交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待苏安为走后,皇上突然用一种慈父般的目光看向苏含:“明天就是会试了,你可感觉如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皇上,有什么,不妨直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这孩子。”皇上摇了摇头,“你应该知道朕的想法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皇上,草民愚钝,实在是不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行了,你这人,便是知道也硬是说不知道。”见苏含微拂了拂身子,皇上笑了笑,倒也没生气,“苏丞相,你知道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含没有想到皇上那么直接就提到了苏丞相,当下也不敢接话,只是那么站着,头皮一阵发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皇上倒是自然:“以你的聪明,我想你早就知道自己应当做什么了。但是,我希望你是有真才实学的,否则,穿帮了可就不好了。”说完,皇上便从苏含的身边走过,在出门之前,又停了停,“我会帮你铺好相应的东西,但是你不要让我失望。”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含愣了愣,直到皇上都走出去了,才恭敬地朝着皇上离开的方向说:“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二日,便是会试。苏含昨夜睡得不甚熟,他的内心有几分忐忑,也有几分兴奋,手刃敌人,想想都是一件愉快的事。想到这儿,苏含满身的疲惫一扫而光,连带看着题目都顺眼了不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含不是神,他没有拿到会试的第一名,也不在前三之列,他是第五名。不过,这样的结果苏含已经意料到了,再好也不会进入前三,再差也不会跌出前十;一下子拔得太快会长不高,一下子跑得太远会成出头鸟。倒是这样甚得人心,往往绊你一脚的都是些小人物,至于是轻是重,那便是视情况而定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殿试安排在十日之后,这让考生们歇了一口气,但是,这群人当中,不包括苏含。此时,他正在御书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含,你来了。”苏含来时,皇上在棋盘上摆了一副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草民参见皇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平身吧,不必如此拘束,朕以后需要你办事的地方还多着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能为皇上效劳,是草民的荣幸。”#|#^?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这人——”皇上顿了顿,“年纪不大,倒是老成得很。罢了,若是你不如此拘着,倒是朕觉得不适应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想过十日之后的殿试题目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皇上的话,草民,确实有想过,只是,圣意难测,草民是难以揣测的,之所以会想,也不过是出于好奇罢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皇上摆了摆手:“行了,朕又不曾怪你,何必惊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草民妄加揣测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行了,退下吧,早点休息,为十日后的殿试好好准备。”说完,再没有看苏含,自顾自的,在棋盘上落下了一子。苏含眯了眯眼,退下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含走后,从屏风后又出来一个人,正是先前认苏含作为义子的户部尚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觉得如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微臣觉得,应当是个有灵性的,比起其他年轻人来说,才华未必赶超其他人,倒是这心性不错,应该是个圆滑的。只是,毕竟是少年人,还得去去他的锐性。这孩子看着乖顺,实际上未必就有那般听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了,到时候,就先跟在你手下干事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若是他猜出了您最后下的那颗旗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便让他猜出了,你应该知道,我们用他的目的,无论如何,最终都还是要到那个位置上去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正是,倒是老臣愚钝了。只是可怜了这孩子,刚成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朕当年,不也是这样过来的么?苏安为,你还是如当年一般的心慈手软。”二人相视笑了笑,“行了,天色不早了,若不然,你就在这儿歇着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内人还在等老臣,老臣还是先回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也好,那朕就不留你了,去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臣,告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厢,苏含回去后,并未马上入睡,他一直在思考皇上最后下得那步棋,究竟是什么意思。一直到天蒙蒙亮,苏含快支撑不住,睡过去的时候,朦胧间,他忽然想到,房屋坐北朝南,最后落下的一子,正是落在南方,那么此番殿试的题目是与近日南方发生的事有关了。可是南方最近发生的事——似乎不止一件。等等,昨日小达子说,他的师傅告诉他,皇上近日因为南方暴雨,运河决堤之事大发雷霆。会不会是这件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运河决堤之事在杭城,从棋子在棋盘上的位置来看,棋子就快落在了棋盘边缘,一定还要再往下。但是若是再南下一些,未曾听说有什么事情啊。看了看窗外,此时已是寅时,再过半个时辰,天就会大亮。苏含见状,也没了睡意,未曾惊动他人,自行穿衣起床,随后他坐在了软塌上的小桌前,那里也摆着一副棋盘。只是那一眼太短暂,苏含又将注意力集中在了落子的位置上,他无法将所有棋子的位置都记住,但是恢复个大概还是可以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待苏含落下那一子时,突然就有了新发现。原本黑子下到这儿已是弱势,但是这一步是剑走偏锋,虽还不足以扭转局势,但是已能看出其隐隐有胜利的姿态,只要乘胜追击,定然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等等,乘胜追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含忽然就隐隐能够感觉到,自己心里的那个答案正在呼之欲出。但是他还是谨慎的继续向下想着,听说最近南蛮之地并不太安分,不仅今年上贡的金银珠宝没有往年那样多,而且,每隔三年都要来我朝和亲的南蛮公主,也未曾来。会不会……苏含越想越觉得自己已经找寻到了事情的真相。他的睡意再也没有,原先支着头的手也放了下来。正准备去书房取纸笔的时候,小达子听见了动静开门进来:“公子,你怎么醒的如此早?昨晚睡下迟,今早还这般早起床,还自己穿好了衣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达子才发现苏含一直在往书房的方向走,正疑惑着苏含怎么这么积极地要去学习,却见了苏含眼底下淡淡的乌青:“公子你是不是一整晚没睡?”#|#^?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见苏含点了点头,小达子半心疼半埋怨的语气就这般出来了:“公子你也真是的,昨日参加科举这般累了,后来又被皇上召去,直到很晚才会到寝宫中,公子也真是不心疼自己的身体,趁着现在还早,不如公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含抬手,打住了小达子即将出口的“长篇大论”,继续向着书房走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公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必担心我,若是真想为我好,现在去书房帮我把笔墨准备好。”苏含的声音,因着一夜没睡,有一些沙哑,虽然声音不大,但却有着不容置疑的感觉。小达子愣了愣,赶忙先苏含进入书房磨好墨,又注意到苏含的嗓子似乎并不太舒服,贴心的替他泡了杯茶。临走时,小达子在门口犹豫了很久,还是说了句:“公子若是困了,可以去书房里的那张软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