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一个人的独角戏 > 正文
第三十七章 惩罚
作者:蓁蓁叶  |  字数:3348  |  更新时间:2019-06-05 08:00:01 全文阅读

“给,既然睡不着,就吃点东西吧”别再来找他说话了,至少现在不要。猛然一个大秘密出现,他还没缓过来呢,等他屡清楚思路再说。

王小杉莫名,没想明白明明是自己道歉的,不应该是自己给他东西吃嘛,怎么现在反过来了!默默地伸出手,将零食的袋子打开,然后从里面拿出一块塞进嘴里。给了她的,那就是她的了,那些缘由也不管了,正好她也有点饿 。

虽然只有短短的六个小时,但是坐着,尤其是夜里,真的很累。下了火车,原本还有些疲惫的人,被这冷风一吹,顿时精神了起来,两人一同走向出站口,然后很默契的,打了个招呼,各自走向自己的方向。也许,有些事情,真的从一开始就注定好了吧,就像此刻,方向不同,路也不同。

走在这片熟悉的土地上,周围是看惯了的事物,连陌生的人,看起来也和蔼可亲,瞬间就拉近了距离。王小杉到处张望,她企图能在这街道上看到什么不一样的风景,或者说是她很久之前看到过,但是已经很久没有在出现的人。然而,这一次,似乎也并不例外,有些失落的垂下头,朝着车站走去,距离回到家,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至少,她还能在心里稍稍期盼一下。

“喂,妈,我一会就到家了,对对,刚下火车,你等一个小时后来接我吧”王小杉毫无意外的接到了她老妈的电话,就像往常很多次一样,她老妈总是能在她下车不到十分钟内准时的打电话过来,或许每个母亲都是如此吧,总是期盼着,再期盼着!

挂了电话,车也到了,现在时间还早,上车的人并不多。远没有出现上一回挤都挤不动的场面,这让一夜都没休息好的王小杉稍稍松了口气,虽说没有坐的位置,但也不会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更甚者,坐了一夜,现在站一站,就挺舒服的。

颠颠簸簸,上上下下,这样的场景可不就是一场人生的快节奏吗。不论是上车的人,还是下车的人,王小杉都会看得仔细,以防自己一个不留神,就错过了。只可惜,到了终点她依旧没有看到。

次次都是这样,可她依旧回回幻想着,有时候,她真的会想,如果那个时候她对那个人印象只停留在表面,没有那么深入,是不是她也不会记住他那么久了。

那个时候,她总觉得自己和那个人根本就是距离很近的两条线,虽然能看的到彼此,也能听到对方的声音,可有一点,那就是永远不会产生交集。可今天发生的事,却让她对这个认知产生了怀疑。

期中考试结束后,班里又迎来了一次排座。按照老班上一回排座的方式来看,这座位基本就不会变,毕竟在一起坐了两个多月,班上最熟的人,也就是自己的同桌了吧。这是大多数人的想法,当然,这也是王小杉的想法。好吧,王小杉从小到大,一直都是那大多数人中的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平凡到最为平凡,这是她当时对自己的看法,当然,知道现在,这依旧是她对自己最真切的评价。

偏偏这一回,大多数的人都猜错了,老班没有想上回一样,按照成绩的先后一个接一个进去挑选自己喜欢的位置。这一次,他亲自给每个学生指定了位置,从前到后,从靠近窗户的一侧,到靠近门的一侧。好吧,王小杉只记得这么多了,那一天发生了一件很重大的事情,以至于这排座的经过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完全记不得了,她只记得,当老班让前二十名的学生走进教室,又站成两队的时候,她就已经和那个人站在一起了,然后自然而然的,她和那个人就成了同桌。

全程懵逼状态的人,一直到坐在了自己靠近门的第一排位置上,她才清醒了那么片刻。随后,又陷入更深的自我怀疑中。记忆在脑中来回倒腾,可即便想破了脑袋,她依旧没能想出她和牛今成怎么就站到了一起,又怎么成为了同桌。

“嗨”牛今成很自觉的和她打招呼,见她已经坐在了外面的位置,他径直越过她走到了里面靠墙的位置。

王小杉不太自在的抬起头对着他笑了笑,怎么看都感觉这笑的有点勉强啊。倒不是说王小杉不乐意,只是她还处于紧张时期,那点小小的躁动还没平复下来呢,她怎么敢开口跟他说话。只怕一开口,要不就是说不出话,要不就是声音都在发颤。

“你不愿意坐外面吗,坐里面也可以,咱俩可以换一换,反正我是坐哪边都行的。”牛今成这话一落,正好被走进来的许岩听了正着,他好不留面的说道“这么好说话的吗?那怎么当时我想坐里面,你不愿意跟我换呢?”

牛今成一囧,这人还真是不给他留面子啊。扭头瞪了他一眼,随后转过头对着王小杉说道“你别听他胡说,我那是为了他好,他一旦坐在里面就更加不认真上课了。”见王小杉没什么反应,依旧低着头,他接着道“当然你就不用我操心了,你学习那么认真,要是你坐不习惯,咱俩就换。”

这话听着真是十分善解人意了,这人说的也极为真诚,这要是对他不熟的人,铁定就会信以为真了,可惜听他这话的人是许岩,是这个和他认识了一年多,做了一年多同桌的许岩,对牛今成,也自然是再了解不过了“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好啊,你当时可不是这么跟我说的,你说这是你先选的,要想坐里面,下回就考的比我好”。许岩撇着嘴,好不理会牛今成向他眨眼威胁的动作。他,今天就是来拆台的。

“你看什么看,你没说过这话吗?”许岩继续道。

“你个糙老爷们,你好意思吗你,还不快点回去,马上就上课了,要是被老班看到,到时候可就是你继张尧后尘成为下一个被所有老师关注的对象了”牛今成实在受不了这人,继续道“别怪我没提醒你,距离下一回考试还有一个月呢!”

也就是说被抓住,就是一个月的看管生活!还是那种做什么都要被好几个老师盯着的那种看管!

当即不再啰嗦,损老牛虽然很开心,可和一个月的看管生活相比,他还是乖乖的回位置上吧!

“他都是胡说的,你别在意。”牛今成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这人给他等着,以后,他可不会给他作业看了!

与牛今成的担心相反,王小杉根本就没在意,或者说她在意的点就不是这个。抬起头,稍稍偏过一点,轻声笑道“没关系,我坐外面就行。”反正她上课也不睡觉,坐里面坐外面对她来说没什么区别。

“那好吧”牛今成扭过头,嘴上不在言语,心里却有点慌。这,幸福来的有点突然啊,一安静下来,他也觉得有些不自在了。

低着头,看着上面的字,却只看得到形,看不到义,以至于,一句话他看了半天,却依旧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上课铃声响起,老师也跟着进来了,牛今成急忙将自己胳膊低下的那本语文书收了下去,然后换上数学书。着急忙慌的,一眼就被那站在讲台的老师看了清楚。“牛今成,你干什么呢,上哪门可还不清楚吗?”数学老师是属于人小脾气大那种的,平时上课,就连班里最调平的同学,也不敢跟她贫嘴,这一个不好,就是一棒子下去啊。

记得有一回,数学老师前一天布置了几道练习题,第二天上课的时候问了一句“作业都做好了吗?”正是这一句导致了后来全班大半的同学遭了殃。

那一次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两页的题,班里的大多数人都没写。也许是因为前一天的事情真的很多,把这事给忘了,牛今成还是因为无意间看到王小杉在做数学题,才想起了这一茬。

那一天也是他上初二以来,唯一一次没有一下课就跑回宿舍的一天,而是奋笔疾书,草草将那些题目给做完,因为这还被许岩他们给嘲笑了一番。当时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一定要今天做完,也许是觉得这作业很重要,也许是看到王小杉在做,他也想和她做一样的事情。

第二天,数学老师就问了这话。按理说,那么多人没做,尤其那些人中也包括班里成绩数一数二的人,老师肯定会问一下原因,然后口头上说到两句,这事就过了。

可这位数学老师却偏不,她当场就火了,也不知道是在哪里受了气,她让那些没做的人一个一个排队站到前面来,然后拿起她那不离手用来指黑板用的一节细木条,对那些学生用刑,几乎每个人都被她用木条在腿上抽了几下。

那一次可真的是声势浩大,因为人多,他们那节课基本就没怎么上课,都被老师用来惩罚学生了。

牛今成忍不住忘了眼王小杉,当时可真亏了她,要不然,他也要变成那些人中的一员了。下课后,作为被惩罚的学生中的一员,许岩和张尧当时还跟他抱怨了好久呢,说他不够意思,做了作业都不跟他说。

牛今成默默地低下头,完全无视数学老师的问话,他可不想在她面前被老师熊一通。那个她距离他还很远的时候不想,更不要说现在她就在他眼皮子底下了。胳膊稍微伸长一点,他都能碰到她弯曲的手臂了。

也许是今天数学老师的心情不错,她看牛今成坐的老实乖巧,虽然平时皮了点,但成绩还不错,尤其是数学成绩,也没在追究,然后对全班的人说道“没拿出来课本的,或者拿错了的,都赶紧给我换过来,别让全班都等你一个人。”

这句话就好像例行公事一般,说完,根本就没留给学生换书的时间,直接接着上次的内容开讲。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