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夏雨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225  |  更新时间:2020-05-19 20:58:38 全文阅读

水璃如纤的细手轻摇着手中的团扇,她正注视着眼前刚结束上一段记忆片段后那由席卷而来的绿色光点汇集而成的原野。

随着她那轻柔扇动的动作,团扇附近的空气流动间婉转而成了细腻的微风,这细若游丝编织而成的微风轻轻抚动着她前额的刘海。

轻纱罗扇绿裙裳,黑丝如瀑婀娜态,步摇轻垂映绿光。在那一身浅绿色襦裙下显得更为娇媚的是那微微嘟着的赤茶色红唇,带着点醋意。

“怎么了?”汐察觉到水璃看完刚刚的场景,气息中不自觉略带着情绪,便转头问了一句。

“没……没什么。多谢汐侯大人关心。”水璃略有慌张地掩饰着。

虽然水璃嘴上说着没什么,心里却是有什么。

刚刚执念最后感受到的那股强大力量透过记忆传递着,这分明就是汐侯大人。而那被执念附着的人类女孩家隔壁,水璃记得很清楚就是陆筱颖家。

汐侯大人去了自己地界却避开了自己,简直就是自己的失责;而这个区区人类,汐侯大人竟然去了她家里!

汐侯大人如此尊贵的人物,连水璃都一直没机会招待他到家中做客,而这个不足挂齿的小小人类竟然让汐侯大人如此屈尊纡贵。亏她前面还对陆筱颖一直没有留起长发、留有初心略有好感。这会,水璃对陆筱颖的好感早已跌落谷底。

“不过,前面记忆中的小纸人不知是何物。妾身窃以为那个恐怕是有什么人刻意放的吧。”说着,水璃看向了执念男孩的方向。

对上了水璃目光的执念男孩带着颤栗后退了一两个小碎步。倘若他还是那个曾经的人类身躯,此刻必定是吓得盈满了泪光在眼中。

“我……我什么都没做的,仙女姐姐。”

水璃笑得如漾开了的清泉:“嘴巴倒是挺甜的嘛。比那个人类女孩好多了。”

刚一说出口,水璃便后悔了。这随口而出的话,只能抱着侥幸心理,希望汐侯大人没有注意到那个人类女孩就是指的陆筱颖。汐侯大人那么在意那个女孩,她可不想因为这个事情在汐侯大人心中留下不好的印象。

“那个女孩……是指小颖吗?我倒是觉得跟那个小花痴没什么可比性。不过,倘若你跟小花痴见面,她倒是确实不大可能叫你仙女姐姐。”汐说道。

而他脑海中想着的是陆筱颖称呼赤潋和那只雕鸮精潇为那条蛇、那只鸟的场景。估计多半也会称呼水璃为那口井吧。

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他已经深知唤作陆筱颖的这个人类女孩,在不熟的人面前确实是相当内敛、不喜多语的,但一旦熟悉了却也总是畅所欲言。

水璃听着汐的话语,一抹尴尬的笑拂过脸庞。

此时光的原野已再次消散。但展开的却不再是那一大片一大片的记忆片段,而是零零稀稀、错乱了时间线条的碎片。

秋季枯黄的过膝草丛间,一个5、6岁间的男孩敏捷地飞扑过去。那红蓝条纹间隔的衣服带着些许泥土。片刻过后他欢喜地起身,转过身跑向了执念的男孩和小严晞。他兴奋、却又小心翼翼地摊开小手掌展示着藏于其间的蚱蜢:“看,我抓到了一只大的。”

穿着雨鞋,晃着手中的雨伞,从路那头走来的陆筱颖。她所看不到的黑色烟雾飘至她面前呼唤着“小颖,小颖,我是小砾,我来找你玩了”。

没有反应的陆筱颖继续前行,正当前行穿过那薄如纱层的黑色烟雾的刹那,她像是被无形的石头绊了下般扑在了地上,幸好双手及时撑在了地上。

而方才摔向地面的中途,烟雾好意想去拉住她,却只拉到了一下左手食指,并没有制止她扑于地面的结果。此刻陆筱颖的左手食指,却在滴落着血滴。

散了鞋带的男孩、扎着高高马尾的小严晞、吸着鼻涕的小陆筱颖,还有那个执念男孩,在一处长满了花卉的园子里玩着石头剪子布。

略有褪色的红色大门紧锁着。大门上方贴着的横批一个角落已经掉落。执念所散发出的黑色烟雾停滞在门前,呢喃着发出了人类所听不见的话语“爸爸、妈妈,我回来了”。

随后又是几秒前面出现过的假扮西瓜的游戏,几秒后又是长满花卉园子中玩着石头剪子布的场景,然后又切换到桥上走过带着紫色帽子的严晞的画面。这些不断切换着的记忆碎片,对于那个执念男孩来说已是所剩不多的宝藏了。

汐打了个响指。记忆的画面消散,汐所幻化出来的绿色领域也随着消失了,再一次回到了现实中的场景。

虽像是过了许久,但回归到现实中却并非如此,此刻也只是那场汐离开陆筱颖房间后欲雨未雨的夏雨终于开始下了而已。

在幻化的领域中所感知到的时间不过是种错觉;无论是这个执念的记忆也好,还是梦溪那保存在记忆水泡中的回忆也罢,都早已把曾经那段真实的时间深深地压缩在那一方独特的领域之内。

回到了现实的世界,瓢泼大雨中,天色暗得像是已入夜许久。暗沉碧绿的水面此刻被不断泼洒下来的雨水打得支零破碎。

离开了汐幻化出来的绿色领域后,已恢复成黑色雾气状身躯的执念仍然身处那三根锁链所在的深水区底部。而汐和水璃身上那两股对于他来说强大到不敢轻易直视的力量,此刻还在水面之上驻足着。

这无形之中压迫着的力量,对于这个不过化鬼不过十载的小小执念来说始终都是无法习惯的。他这会依旧努力着不被发现地往水底的角落挪去。

虽然刚刚在那个记忆的领域中,他一直和这两位需要仰望的强者站在一起,但离开了那个环境果然还是无所适从的。

水璃俯视着水中的这团黑色雾气,不禁觉得好玩。带着笑意的杏眸更是一直注视着执念不放。黑色雾气被水璃一看,紧张地化为了骷髅,并蹲下了身,条件反射地用那双骷髅的黑色小手紧紧护着头部。

水璃依旧没有移开目光,只是用她那娇柔的细手轻掩着花瓣似的唇,咯咯地轻笑着。

“水璃。”汐看了一眼水璃,稍带严厉的口吻唤了一声。

水璃清了下嗓子,故作严肃地说道:“妾身可没有取笑这个小男孩。”

一说完,看了水中一眼的水璃却又忍不住拿团扇掩着,别过头去偷笑。看着这个在水底瑟瑟发抖状的执念孩童,看一眼他便又多几分瑟缩,稍许却又大着胆子抬头偷瞄一眼汐和水璃的方向,对上目光后又是继续瑟缩,水璃只是单纯地觉得好玩而已。

“那个纸人是怎么出现在水里的?”汐看着骷髅形态的执念径直问道。

听到汐的发问,水璃立刻恢复了正经,摇着手中的扇子,专注地等待着执念的回答。

“我……我也不知道。我……我们……我们本来就是一个人。”奶声奶气的童音打着颤回复道,话到尾端却多了些许坚硬。

“那……让你体内另一个跟你一样的声音说话看看。”水璃说道。

骷髅状的黑色身躯这会正抬头看着水璃,一听这话立刻紧张地双手交叉着去护住自己,小小的肩膀缩起,微弓的背部时刻警惕着周围的变化。

“不行!刚刚已经说了,我……我们……我们本来就是一体的!”

“哦?是吗?那让妾身帮你把那纸人拆出来问问吧。吸收了还没多久,这么点小事情对于妾身来说可是很容易的哦。由妾身动手,对于你这个区区人类化作的小执念,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听罢,黑色的骷髅像是在水中缩得更小了。

“不用难为他了。估计确实不知道吧。不过一张纸片而已,也兴不起多大的浪。倒是说不定可以钓出条大鱼。”

汐说着浮过一抹饶有兴致的笑。“本来就是一体”这种鬼话也就骗骗乳臭未干的小毛孩。敢在他眼皮子底下弄这花样,倒也是挺想见识见识这幕后的人物的。

虽说这只是个不足为奇的地方,但也不是随便谁都可以随心所欲、肆意而为的。不过,要不是这小动作让这执念妖力增强了不少,陆筱颖也不会因此没到水里、却还能被拖下去。自己说不定就会错过这个有意思的人类女孩吧。

“既然汐侯大人这么说,那妾身也就作罢了。只是……不管是谁设计留下了纸人,妾身认为都非出于善意。现在不弄清楚,会不会以后留下什么隐患?”水璃说完还看了眼同纸人紧密相连的线索——水中依旧蜷缩着的执念。

而就在她同汐对上了目光的一瞬像是想起了什么,连忙辩解道:“妾身绝没有忤逆汐侯大人的意思,也绝没有……”

汐抬手打断了水璃的辩解,只是轻轻一笑:“我还什么都没说,你紧张什么,水璃。你有这想法挺好的。正因如此,才不需要事事由我操心,难道不是吗?”

水璃听着这话,笑如拨云初见月般的轻柔甜美。

“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这不过是张带了点妖力和魅惑之术的纸罢了。倘若如此,便惊慌失措,岂不是太小看自己了?若是后面还有什么好戏,我倒是希望幕后不是什么虾兵蟹将、虫蚁之辈。”

水璃把半张脸藏于团扇之后,虽那蝉翼般的扇面也挡不住什么。而那双露于外边的杏眸,澄澈中写满了对汐的崇拜。

“既然已经知道这个执念为什么要缠着小颖的缘由了,接下来就静观其变吧。”汐说着不由得想起那句带着颤抖的“汐,我会死吗”。

虽想让陆筱颖自己面对,也相信自己看上的人类不至于那么脆弱,但终归还是有点放心不下。现在既已知道缘由,这个执念只是方式错了,也没有强烈的恶意,也就可以安心地在一旁静静观看陆筱颖如何应对了。

因果际会,缘来缘往,还是需要这缘中的人自己解决的。

“妾身还以为汐侯大人要帮那个人类小孩直接搞定这个事情呢。看这执念从拉她下水开始就对她挺执着的样子。”水璃细声窃语了一句。

“是吗?说起来,倒是确实还要让你对小颖多留点心。守护印记还起不了多少作用。那个纸人,既然有人掺和,总不会太平静。只要确保她没有生命危险,其他随意,让她自己折腾就好了。”

“啊?守护印记?汐侯大人竟然给了那个人类守护印记!”意识到自己失态的水璃连忙柔下声来,“妾身失礼了。只是……守护印记……汐侯大人,那可不是应该让一个人类随意拥有的东西。”

“随意吗?”汐的嘴角不禁泛起一丝笑意,那个萤火的夜晚,那个额头轻轻的小吻,“大概是随意了吧。大概就跟把她从水里捞出来一样一时冲动。”

汐在自己心里又补了一句,大概也是冥冥中注定吧。身处那一刻时,说不清道不明,不会多加剖析是否可以,只觉这便是当下该做的事情。

“既然汐侯大人的意思,妾身一定会照看好那个人类小孩,不让她有生命危险的。”

反正仅限生命危险,其他汐侯大人也说随意的,倒是突然还挺期待的。水璃不禁在心里坏笑着。

“嗯……汐侯大人,妾身斗胆……再问一句。确定不是曾经给要世代侍奉于您的巫女一族一样的契约印记吗?”

“你不提起,我倒快忘了我以前还有过巫女的事情了。小花痴要是巫女,估计祭品还得给她留着一份。要不然估计让她穿个巫女服还要闹别扭。”

“这倒也是。”水璃应道。巫女的仪式,乃至着装都是有讲究的,毕竟那是需要同神灵对话的。从这点讲她隔壁那个记得是叫严晞的人类女孩倒或许还合适点。

雨依旧倾泻着。四下乱溅的雨滴鸣奏着夏季磅礴的交响。水面上的这个世界中一切均在这场雨的仪式中刷洗,唯有汐和水璃丝毫不被雨水沾染。

汐再次把目光投向水中的执念,说道:“你若是想找到替代者,我不会干预,毕竟那也是你的出路。你吸收了其他力量,影响可以不再局限于水中,想做什么自然也是你自己的自由。只是给你个小小的提醒。你已经不是人类了。你的靠近,哪怕只是出于单纯的思念,对于那些依然活在世上的人类来说未必就是好事。小颖摔伤手指就是证明。”

执念听罢,陷入了迷茫与深思。

而汐和水璃不知何时已经消于茫茫雨帘中。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