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四十九章 未遇
作者:冰翼熊  |  字数:5149  |  更新时间:2020-05-24 21:05:53 全文阅读

【一】

无风的桥上,桥面只显苍白无力。

阳光直射而下,桥上少女那麻花独辫在这照射下披上了一层亚麻色的光泽。

“好无聊啊……”少女梓银背对着桥南侧的河道,倚在那单调的金属管桥栏杆上望着天空慢悠悠地自言自语了一句。

她那厚实又泛着光泽的麻花辫直直地垂向下方。下方稍往南一些正是那如雪花碎银从落差高度上源源不断冒出、又每每不小心滑落下去般的一排小瀑布。一动一静,小瀑布落下之处却又一下归于平静,是那一片凝着碧玉的深水区。

梓银离开后竹塘来到这边也有点时间了,无聊地感受着弥漫的阳气一点点积累、一点点变得浑厚,又无聊地看着尚未立秋、未见一丝秋意的天空被猛烈的阳光映得越来越苍白。

在后竹塘,安臾最后所化的精魄被远在泓汐的汐操纵着,坠入了后竹塘的池底,后又进入隐水,汇入主干流逆流直往泓汐而去。梓银见拿不到那精魄也就没多呆,反正精魄不过是额外冒出的东西,本来就只是为了自己做的纸人而来。

然而当梓银满怀期待地来到了河边,却未找到另一个被激活、也算是目前最成功的纸人。一开始她的兴致还在,这里走走,那里看看,摘摘枫杨树的果子,拿河边的野草编编草环,可以消遣的事情只觉得想有多少有多少。但这会,虽然还未到正中午,但她已经腻烦了。

“也不知道另一个纸人去哪了。这水里头也没看到执念影子呢……”梓银反转了个身,双手撑着桥栏,踮起脚尖往河水深处望去。

身后间或走过、骑行而过的路人,匆匆而来,匆匆而过,都避着这暑气,不想在没有荫凉遮挡的桥上多呆。

一个听着已知年迈、但仍算矫健的脚步声行过,却停留在了梓银附近。

“小姑娘啊,桥栏杆上不要这么探出身子,太危险了。”钱婆婆的声音响起。

先前钱婆婆被异样的严晞弄倒在地后,脚倒是没事,也没其他什么大碍,但此时的声音却已较之前苍老了几分。这份苍老更多地源自心头的惦念。自从那次鲜血唤醒了守护印记中蕴藏的不知多少世前的记忆,那几句穿越而来的话语总是会去惦记起。

“你这世于我的恩,我定守你十世以为回报。哪怕你忘了,我也会谨守这承诺。”

每一次回荡起,都会让钱婆婆莫名感到心头一酸。想要见见那默默守护了自己多世之人的心愿也是日益强烈。只是也不知去何处寻觅,盲目地搜索着自己这一世中的记忆,企图寻到点痕迹。

“嗯?你是……”梓银收回了探出了大半截的身子,拿食指指着自己问道,“在跟我说话吗,老太婆?”

对于老太婆的称呼,钱婆婆并没有太过在意,年纪大了,被这么称呼也不是第一次了。不管是戏谑还是无意,带着褒义还是贬义,活了大半辈子,有的小事情早已看开,也没什么好计较的了。

“对啊。这桥栏杆就几根杆子,没什么其他防护了。你这样子整个身子都快探出去了,太危险了。”钱婆婆已显苍老的声音缓缓地说道。

“哦,好吧。谢谢了,老太婆。”梓银推了推眼镜桩头处,干净的声音随意地回着。

钱婆婆也没再多说,见梓银已经停止了刚刚危险、稍不小心就仿佛会掉下去的动作,也就继续往前走去。

看着不相识的人类提醒完自己后,沿着桥往西侧越行越远,梓银以目光送着她的离去。那透着沧桑的背影,行将朽木的气息早已掩盖不住。

“这老太婆倒是挺爱多管闲事的。不过嘛……感觉人不坏。话说回来,她竟然可以看到我哦!也没感觉她有什么特别之处……”

梓银说完,又定睛去看尚未从视线中完全走出的钱婆婆。上下一打量,目光落在了钱婆婆左脚脚踝处。夏日炎热,赤足,脚踝处毫无遮挡,隐隐的梓银看到有些红光的感觉,像是有什么印记或是符文之类在那一处。

此时的梓银距离已走到西侧桥头的钱婆婆有段距离了,要直接这么看清脚踝上的东西自然有些困难。不过河道两岸那茂盛着的枫杨树就不一样了,枫杨的角度看过去是刚好一目了然的。

梓银斜嘴一笑,看了眼那桥头两侧往南北舒展着排开的树,双眼之中绿光一闪,距离钱婆婆左侧最近的枫杨树枝丫便随着微微颤了几颤。

“哦……是这样啊。守护印记。没想到这年头还能遇到这玩意,倒是挺稀奇的。不过看样子,这印记好像快没掉了嘛。”

梓银自言自语地说着,又把姿势换成了那个被提醒为有些危险的动作。面朝下方那方水的碧绿,上半身探出了一大截。这一回双脚还不只是踮起,更是直接地踩在了最下方那根金属管栏杆上。

若论危险程度,这个姿势更是提升了好几分,免不了旁人看了都要擦把冷汗。

本来这桥的栏杆就够简约了,不过几根横向平行列设的金属管而已。比如从小就生活在这桥附近的陆筱颖来说,现在不是小孩了,但每次太靠近桥两侧走也还会莫名心慌;小时候的她更是感觉自己会不小心从栏杆间滑漏掉河里去。

附近长大的小孩,基本从小也都会被大人反复叮嘱不要太往桥栏杆上凑,更不用提做出梓银这样风险系数高的动作了。

不过梓银非人,人类的规矩也无法套用其上。刚刚借用了她自己的植物同类枫杨的视角,那个人类脚踝处确实是守护印记,但那红光却更像是回光返照一样,印记的图案、边界也已开始模糊不清。

看样子是谁在曾经跟这个人类有点纠葛欠了点什么,还情义的吧。要不然,正常给予了守护印记,都会铭刻在人类魂灵之上,永生永世。

梓银细细琢磨着看到的那印记,无聊之意在琢磨中也被打消了些许。

“哈哈……果然这个地方好好玩。难怪那位大人要来这里,虽然好像他也是刚好要来看看自己的红颜故友的。反正这地方挺有意思就对了。”

“嗯嗯嗯嗯嗯~啦啦啦啦啦~……”梓银不觉哼起了临兴而发、也没什么歌词的曲调。好听、难听也都无所谓,反正只要她自己高兴便好。

“好想顺带也研究研究这个人类。跟守护印记相连之人之间到底有怎么样的故事呢?跨越了多少个日日夜夜、冬夏寒暑。啊……一定很感人!”

“某种无奈之下,不能赋予永远的印记,只能给个维持一段时间的印记。只给契约印记,又是感情上实在不舍。然后印记已快消散,期限快到。到时候不知道会不会有多么惊心动魄,让人不觉感叹问人世间痴男怨女为何物的后续故事。啊……好想知道,好想知道!”

一个小跳,梓银双脚从栏杆的金属管上落回了桥面。刚刚自编的臆想结束,她又转回了冷静平常的表情,惯常地推了下眼镜,语气也恢复了平静:“只可惜,我还要先研究自家开发的纸人。故事再精彩,也都是别人家的,还是自家事情要紧。”

说完,她的双手跟着从桥栏杆上松开了下来。一个华丽的转身,格子裙的裙摆旋出了一个大圆弧,如舞者在舞台上凌舞,也似晨曦下含苞多日、终松散而绽的花瓣。

“走了,走了。河里的纸人不在,还是回去先看看池塘那收回的纸人吧。反正在执念那,执念离不远这条河,纸人也一样跑不远。”

梓银也往西侧的桥头走去,方才钱婆婆的身影早已看不到了。

夏日热气蒸腾,本来就是植物成精,她对空气中的水分、头顶的阳光感知上也有着不一样的敏锐。这会空气里的湿度还挺高的,江南本就湿润,这里又有条河。蒸发而上的河水同空气混搅在一起,尾调中又有着河岸植物被骄阳晒出的芬芳气息。

刚走到桥头处,梓银突然猛地顿了下,立刻闪跳着到了一旁枫杨树下,贴着最近一棵树的躯干,把自己的身姿隐进了树干里,藏得丝毫不漏。

她刚一隐好身形,一股如风的气浪从东面沿桥飞扑向这头而来。乍一感,可能会误认为是普通的风,但梓银靠着自己植物特性,在这股气浪未到达前已察觉到了空气异样的波动。

带着浓厚的水的气息。清凉,不似河的浑厚,水中生物的气息也更少。这感觉……像井水。估计是什么井水所成的妖异。

刚在后竹塘那干完亏心事的梓银,能躲当然就躲,免得多生出事端来,毕竟在别人的地盘上,才一察觉到空气中散发而来的变化就立刻把自己隐在了枫杨树中。

虽然后竹塘那一结束就看似无所顾忌地跑河边来了,但心里头还是有些许心虚的,要不然这么热的天在这里晃悠着等了那么久也不会一滴水都不敢去碰。

沂竹镇不算什么出名的镇子,但江南小镇的风味却丝毫不弱于那些出名的古镇。或者说,相比之下,没有过多的游人来去匆匆,沂竹镇更完好保留了那份底子里朴实无华。那份朴实又正是一如粉墙黛瓦、黑白间水墨之气浓浓的风情。

既是江南的风味,水井、池塘、河流、小溪,同水的紧密之处随处可以觅得。同一个小镇子上的水类妖异,互相相识的概率基本可以认定为百分百。再加上梓银方才的打斗,免不了自己身上还隐约有那安臾的些许气息残留,要是正面遇上,明摆着就是给自己找麻烦。

气浪一下便已冲过了西侧桥头,到了马路对岸。

看这方向,同那老太婆一样是往镇外的田野那头去的啊。梓银在心头想着,刚松懈了点,打算从枫杨树下显出身形,却被硬生生惊到了。

气浪竟一个回马枪从马路那侧返回到了这侧的桥头。梓银屏着呼吸,暗自感叹幸好刚刚没出去。

气浪踟蹰着在桥头静止了一会,随后缓缓贴近地面,化出了人形。是同这小镇一样保留着古味的女子,那份无可挑剔的古韵可以说远比这镇子更悠远、更深长。

发髻轻挽起,银色步摇晃玲珑。花钿如蝶额心落,娇唇为缀绿裳映。梓银不识这人便是水璃,隐在枫杨树间只看得发呆。这一身古色古香的装扮,加上本就有着几分姿色,不免让人见了眼前一亮,好似恍惚间看到了古旧光阴那头晃动的光影。

水璃左顾右盼地朝桥头南北两侧的枫杨看了又看:“错觉?好像……确实是没什么东西嘛。看样子,刚才是妾身自己多虑了。还以为有什么人盯着。”

自言自语了一句,水璃的人形身姿又化成了原先的气浪继续往镇子西郊外头冲去,那里有一个同多日不见的友人的约会在等着。

“哇哦……好看!没想到这镇子上还藏了这么一位古色古香的佳人啊。我要不要也去搞一身这样的装束呢?”见水璃这回是真走了,梓银才从枫杨树间走出显示出身形来。

“嗯……好像……感觉我不适合那画风呢。”她推了推自己厚厚的眼镜,又抚了抚这会搭过肩头的麻花辫子,“要打扮成那样貌似步骤挺多的,头发弄弄就麻烦,还是……现在这样方便。话说……以前,很久很久以前,我怎么感觉自己没穿成过那么漂亮的呢?明明也活了不少年头了。”

自说自话的梓银边说着边顺着马路,往南走去。背影离桥越走越远,渐离渐小,直至消失在了马路微转的那头。

【二】

一排排茶树层层地盘绕着山岭的坡度而长。无需尺子丈量,那一眼望去便已可见得的整齐,一坡绵延连着一坡,壮丽中带着点江南的娇俏,可人中又夹着绿意积累叠起的壮阔。

钱婆婆用手帕擦了擦额前的汗,微喘着气走上了一座茶山。

江南丘陵,虽海拔相比名山大川显得微不足道,但对于土生土长于此的人们来说,这已是有点高度的山地了。

隔开行与行的茶树间,是裸露了黄色泥土的过道。幸好这几日都没下过雨,只有每日按时来临的阳光普照,过道没有淋湿后的泥泞。若是下雨后,特别是多日的连雨或是突如其来的大雨磅礴后,走上去沾满一鞋底的泥外,走起来也更易打滑,就怕摔个嘴啃泥。

这处的茶山,离镇子隔野相望,是同镇子距离最近的一处茶山。正好在从镇子衍生出来的大路往左大拐弯上坡后的左侧。同镇子中间隔着的一亩亩田地均种满了水稻。

这个季节,一亩一亩的水稻方块,都有着各自的色彩,并不是单调统一的绿。方块与方块间的色彩互不相犯,绿色尚为主,却也已有黄色的踪影在大地上绽开,绿到黄的转换在季节中悄悄地进行。此时的绿,有绿的浅厚;此时的渐黄,有黄的韵味。

钱婆婆走到茶山的半山腰,小心翼翼地踩上那不知何人何时放上算作台阶的砖块,沿着这里下到下一条过道的坡道走了下去。

这里同别处不同,正好藏了一处山泉。深藏不露的山泉,其实不过是正好有泉眼源源不断地流水而出,出水处又恰巧地势较别处低、像在茶山上凭空一把大铲子铲了一铲般,这里也便形成了当地人喜爱的采水之地。

泉眼冒出的的水清澈不说,还微甜,水质是当地人公认的。口渴的茶农常直接饮用,每日清晨都有镇上的居民特地带着桶来这里采水回去煮饭烧菜。

而钱婆婆之所以来此,是想来解开那来自前世话语的绳结,虽希望不大,但还是期待着可以在此处见一见那位为了一时的恩、愿守十世作为回报的人。

“我……我可以见你一面吗?”这会无人,钱婆婆嘴唇微微颤抖,对着泉水附近的空气问道。

一定能收到的吧。一定能听到自己的话语的吧。心中期许着的钱婆婆,花白的发丝在茶山间袭来的微风中轻颤。

许久,无事发生。如往常的茶山,如往常的微微茶香,如往常的泉水,如往常的……现实世界。

“唉……都一把年纪了,我在想什么呢?都已经不是什么小姑娘,早过了喜欢幻想的年纪了……”钱婆婆摇了摇头,缓缓转身往来时的路走去,眼角却分明噙着点泪花。

“主子,真……不见见她?最后一世了,算是留个纪念也好。”看着钱婆婆的身影,人类无法见到的另一面真实里,一个女子问向身旁的男子。女子正是陆筱颖离魂之时,随着钱婆婆出现在陆筱颖房间里的那位。

“还……还是不用了吧。其实也算见过了,刚才不就也见了。”

“可是,她看不到呢。对她来说,没见过。不过……好吧,不见就不见。”女子微一停顿,“真亏她能联想到这里哦。是因为人类间那些老底子的传言,这里的泉眼出自龙脉吗?”

“估计……是联系起了她年轻时在这里的那场事故吧。那一次事故按正常,她早就不在人世了。”

这对话在同样、却不同见的真实里飘进风中,却可惜飘不进钱婆婆耳中。她没有丝毫异样地走回镇子,心里却已怅然若失。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