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五十章 入梦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834  |  更新时间:2020-05-25 21:03:37 全文阅读

【一】

通往野外的大路从沂竹镇西面延伸而出。

两侧以亩分割出的水稻田,是放置路旁的方格水彩调色盘。沿路往西,一山为阻,这山寂静非常,开屏似的翠绿下埋着不少枯骨老木。大路也在这里一个九十度大弯往左边爬着坡拐去。

这左拐而上的坡,尽头处又一个缓缓的弯度继续往西延伸。绵延在这缓缓转弯处及方才上坡左侧的那座茶山某处,便是钱婆婆寻寻觅觅、未见得想见之人的所在。

这会钱婆婆正沿着这坡度顺势走下。心中有着空虚,她不由地看了看那座有着一半苍松、一半碧竹,隔断了小镇往西直视视野的山。九十度大弯的坡度尚未走完,这山正巧在她左手侧。

不似它附近的那些茶山,明亮的绿,显眼的生机;这山的茂密苍翠,反倒像是一山形的黑洞,吸走了原本应有的勃勃生气。

许是因为山上有着诸多的坟冢,有青石为碑、左右以兽为守的墓,也有土石为垒、简单无修饰的冢,乍一看去,若是这山的绿挤出水来也必定是沾染了死亡气息的。

钱婆婆这会看着这山却只觉心情平复饱满了几分。细细聆听,路上无风,但山上成片的松竹顶头却有着簌簌的微响,定是上头高处有风吹过吧。

入土之日,她也必定会来到这里。与松竹为伴,又可静静看着那熟悉亲切的镇子,还有……那处泉水。到时的自己,说不定能更接近那位愿守十世的人了吧。就算不能相见,必定,可以隔山相伴也是一种心愿的了却。

绝对没有找错地方!不知为何,唯有这点钱婆婆是无比肯定的。直觉,加上此生记忆中翻找出的曾经那场事故,都让她断定就是这里。

而钱婆婆所视的那座山上,萧萧竹林上方,这会也正有两人看着她。

“这个人类……有种奇妙的味道呢。是不是啊,水璃?”潇嚼着塞嘴里的点心,踮着脚尖在几根坚实竹子的顶头上跳过来跳过去,牵连着这山上附近一片的竹子都簌簌抖着。这也是她平常最喜欢做的事情之一,在山林上方跳跃中对于她来说有着别样的乐趣。

“嗯。这个好好吃啊!刚刚妾身来的时候就遇到她了。她是神婆哦!有守护印记那种。在妾身地界内也算小有名气了。”

水璃说完,几个轻灵的脚步,从略北面一点的松树尖上跃了过来。纤指微屈,从凌空浮在那的点心篮里取了一块手作的绿豆糕。不似潇的吃法,一大块先塞进嘴里再慢慢咀嚼,双颊都已鼓鼓地撑起;水璃则是两指轻夹,小口小口地轻咬着进嘴。

“诶……这样的啊?神婆啊……很少见了,现在。”

“是的。亏你那么快就发现了。她……没那么容易看出来吧,一下子。那个印记已经快消失了,应该是快到期限了。印记缔结的那位人物,妾身倒是不熟。她下属之前来过妾身地界内,帮忙给一个离魂的人类女孩回魂。”水璃又轻咬了一口绿豆糕,有点类似自言自语地低语了几句,“哼!就那么点小事,竟然还让汐侯大人亲自跑一趟!那个小孩真是麻烦!”

潇略有惊讶地仰头看向水璃,深蓝的双瞳被阳光照着微有些竖瞳感,头上的两撮耳状羽抖了几抖。“汐侯大人”几个字引起了她的注意,她快速地又嚼了几下嘴中的事物一下吞咽了下去。

“汐侯大人?说到汐侯大人……水璃,水璃,我跟你说!前些日子,汐侯大人来我那了哦!还冲我笑了!嘻嘻~嘻~想想就激动。第一次见到他本人呢……”潇说着拿双手捧着自己的脸颊,还兴奋地左右摆动着脑袋。她娇细手臂上的翎羽、百褶的裙摆也似呼应着这摇摆,被山上这会扬过的风轻拽着吹晃。

“嗯?”水璃停下了往嘴中送糕点的动作,“汐侯大人怎么突然有兴致去你地界上了?妾身一直以为你和汐侯大人不认识的呢。你……是不是干了什么?”

虽嘴上问着潇是不是做了什么,但心里头水璃已经立刻联想到了那个麻烦的人类小孩消失了两天、汐侯大人还差赤潋去打探的那次。仔细想想,也没多久。该不会……就是潇干的吧?还真极有可能,她不是第一次困住误入她地界的人类了。

“呃……也……也没做什么了。我……我只是平常那样而已。是那几个人类小孩子自己闯入我的地盘的嘛。然后……然后……谁知道其中有一个还跟汐侯大人很熟的样子。”潇偷偷斜眼瞄了眼水璃,“那个……水璃,不会刚好给你添麻烦,让你挨骂了吧?”

“那倒也还好了。不过那天的汐侯大人可冷冰冰了。比被骂还难受!还真不如被直接骂一顿、打一顿更干脆。不过跟你没关系哦!要怪都怪那个臭小孩,还偏偏在妾身地界内,想眼不见为净都不行!也不知道汐侯大人到底是为什么那么中意她!”

“没想到还牵扯到你了。对不起啊。汐……汐侯大人……还会……打人的吗?”

“啊?怎么……会。你理解错了了。汐侯大人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有时候是看着汐侯大人有点严肃,但他其实一点都不凶的。特别对自家人,一直都很宽容、很照顾的。”

“哦……羡慕……” 潇像是想借食物来安慰自己般一样,从点心篮里挑了两块大的糕点狠狠塞进嘴里。明明是只雕鸮,但双颊鼓起的样子,却有几分仓鼠的可爱。

“羡慕吗?”水璃嘴角一翘,俯视着比自己矮了一截的潇,露出了一个得意自豪的笑容,“羡慕吧?汐侯大人当然好了!汐侯大人一手创建的泓汐也很厉害!不过嘛……你家墨泽大人也挺好的,很平易近人。说到泓汐,什么时候我们一起去那住几天吧,也好久没去了。”

潇点着头,拿一手捂着咀嚼着的嘴巴发出了听不清内容的声音。

“还是等你吃完再说吧。都听不清你说什么了。”一旁的水璃,这会已坐在了一根被稍许压弯了的竹子梢头上。面朝东侧而望,镇子外围的房子静静矗立。一眼看去,仿佛只有刚才那位老人是唯一的动点,在回镇子路上缓慢地往前移动。

潇动着双颊,好一会儿后才把食物全部咽了下去。

“墨泽大人当然也好了。但是呢,也就悄悄跟你私下说说了。墨泽大人毕竟跟汐侯大人不一样。汐侯大人是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在了,这里的水域从一开始就都在他管辖下,这是理所当然、绝对没有人会有任何疑义的。但墨泽大人是后面才来的,我是很认可墨泽大人的了。但是……老山主走了后……总归还是无法回到曾经那样的团结了。总是有的人实际上是不服的。”

“是不是跟墨泽大人……同人类走得近也有关系啊?墨泽大人一直都生活在人类间呢。仔细想想,从妾身存在开始,墨泽大人好像都是以医生的角色在这一带活动诶。”

“其实也说不好。墨泽大人跟人类走得近是因呢,还是果呢?但我个人觉得,倒不如说是反正也没法一下彻底变回老样子,墨泽大人也就反而不顾忌,老是跟人类混在一起了。本身,墨泽大人的存在就跟人类瓜葛很深。比你的要深多了。”

“嗯……可能吧。这么一比,感觉有汐侯大人在,真好啊!汐侯大人就是我们凝聚的所在。”水璃发自内心的感叹了一句,以舒适的姿势前后晃动着双脚。

只要有汐侯大人在,一切都不会有问题!老山主……水璃看了眼这会坐在身畔的潇,暗自在心里对自己说了句:妾身也要尽自己所能守护好汐侯大人呢!

“说起来哦,水璃,汐侯大人对人类没兴趣是大家都知道的。他现在竟然会为了个人类亲自出现,你们……大家……会不会……也会对汐侯大人……有意见?”潇小心谨慎地问道。

“不会!当然不会了!其他人不知道,但妾身绝对不会。虽然也会不解,也会想不明白,但就算有意见也只是对那个人类有意见。只要是汐侯大人自己认定的事情,妾身是绝对不会对汐侯大人有意见的!”

“那个人类……嘻嘻~”翎羽迎风微浮动,潇不怀好意地笑了一笑,“叫什么来着?那天我没怎么留意人类的名字。”

“陆筱颖。在妾身那附近的台门住着。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坏主意?可先说好了哦,你要是要做什么,要先跟妾身打好招呼。汐侯大人交代过,要妾身看着点的,妾身可是要交差的。”

“知道,知道!我也对那小孩挺感兴趣的呢。还是汐侯大人看上的,更有兴趣了。”

“你?你也有兴趣?你不是比汐侯大人还排斥人类嘛!每次都说不想靠近人类,每次找妾身要么约妾身来这坟山,要么让妾身去你那找你。要是你真感兴趣,下次你来妾身那井边找妾身诶。”

潇略红了两颊,双手食指对在一起不停地按压着:“这个嘛……这个……下次我努力下试试看……”

那次捕鸟网的经历,皮伤虽愈,心伤难合。要潇再次主动靠近人类住处,她还是需要酝酿出极大的勇气才能克服心中那道坎的。

“努力什么哦?就这么定了吧。不过一张网,你也别老是自己惦记在心上,都过去了。再说,你想到了什么主意找那个人类小孩,也是要来妾身那的嘛!对吧?”

“我本来想……想到了点子,可以找你帮忙把她带出来的呢。上一次在我那,有只猫的亡魂出现了,把她引回了原处。要不然汐侯大人来的时候,她肯定早就挂了。感觉她肯定很好玩!”

“嗯,未必。”水璃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也算是看着陆筱颖在自己地界里长大的,为了完成汐侯大人的任务,还好好回忆过跟她相关的那些事情,印象里的这个人类可没多有趣,不过也是平凡的芸芸众生而已。

距离正午已越来越近,雕鸮本就是夜行昼伏的动物。大白天醒了那么久的潇这会已开始打盹了,忍不住低下了脑袋,勉强靠意识提醒着自己睁开双眼。

“你困了?这山上不是扫墓的时候都很僻静,又荫凉,我们下去找个地方休息下吧。”水璃的声音极为轻柔,怕大声了会惊吓到潇似的。

“嗯……”潇懵懵地应着,随着已收好点心篮子的水璃一下落到了山上。不少竹叶被带下,哗哗地在竹林里落了一场叶的临时雨。

“前面妾身倒还没在意。你今天怎么大白天不睡觉,就跑出来来找妾身了?”水璃一手挽着篮子,一手牵着潇的手穿梭在竹林间。

“嗯。你不知道,这两天总有个黑不溜秋的东西在地界内窜来蹿去,可烦人了,都睡不好。还老是抓不到。”潇嘟着嘴,揉了揉双眼,话语中已能听出即将沉沉入梦的睡意。

“老鼠吗?”

“不知道。大概,可能吧。”

水璃一个急转身,牵着潇的手一下松开了,却不知何时这手间已多了一枚抹茶绿豆糕。她快速地把糕点凑到了猝不及防的潇面前:“怕不怕?”

睡眼惺忪的眼前突然闯入个抹茶绿的东西,潇愣了一下。下一秒又立刻张开嘴把整块糕点塞进了嘴里。

“我……怎么……可能……会怕食物呢……好吃……”潇的说话声在咀嚼中时断时续。

“那你也没必要困扰于那个黑不溜秋的东西。妾身觉得肯定是老鼠了。老鼠,反正不过是你的一种食物而已。”

“不……知道……是……不是……老鼠……呢……那东西……跑可快了……”一个吞咽,潇的声音又恢复了顺畅,“我要想个方法抓住它,看看是什么东西。”

“到时叫上妾身啊,妾身可以帮你。妾身也好奇你抓不到的‘老鼠’是怎样的。”

脚下覆着的竹叶层发出簌簌的响声,两人一前一后踏过,朝藏在半山腰处的池塘边走去。

山中的那处池塘,其畔有林有草。阳光直下,但被那池畔的绿一挡,便也轻易得变得细碎斑驳。在那里休憩,山水,光影,偶尔细抚的和风,正好。

【二】

是夜,又一个昼在静谧中沉睡。

仍然是暑气未散尽的夜,虽秋未至,凉意却已悄从地生。正应着阳极阴生,暑极寒起的循环往复。

今日的钱婆婆入睡跟平常相比辗转了许久,这会也终于入了梦乡。但梦中之人未必知已在梦中……

周围熙熙攘攘,钱婆婆已置身在了一条繁华热闹的街上。她本身并未察觉任何异样,就如很多梦中,都会以为本来自己就应在此。

“好热闹啊。”她感叹了一句,也不知自己想往街上哪头走去。

臭豆腐的味道随风飘散而来,看着两侧被灯笼映得红红火火的店铺房舍,漫无目的观望着的钱婆婆便决定循着味道来源的方向走去看看。

街上的行人友善地笑着,仿佛很早之前便已熟识。其间偶尔瞥到的几个面孔,在记忆中虽模糊、但也确实的有印象,更是让钱婆婆觉得这地方亲切。

“婆婆,婆婆!”一个戴着孙悟空面具的小孩不知从何窜出,蹦跳着到了她的面前。

“小朋友,你找我?”钱婆婆俯下身,亲切地问道。

“是啊,是啊。”小孩摘下了面具,面具下是一张可爱机灵的圆脸蛋。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小朋友?”

“婆婆,你跟我来。”小孩不畏生,一把牵起钱婆婆的手往人群中走去,“是这里的大人物找你哦。”

“大人物啊……”钱婆婆心里纳闷着自己好像也不认识什么大人物。这一纳闷间,她突然觉得自己身处的这条街道是有种亲切,但自己并不曾到过,陌生感隐隐袭面而来。

小孩像是察觉到了钱婆婆的一丝不安,步伐未停,回过头来说道:“别怕!汐侯大人可好了,他只是知道你在梦中来泓汐了,想见见你。不用担心的。”

通明的灯火摇曳,钱婆婆不知道小孩嘴中的汐侯大人是何人,不知泓汐是何处,也分不清自己在往哪个方向前行,只是一味地被那只肉嘟嘟的小手牵引着往前。但小孩那简单的两句话,她的心里头却已莫名踏实了许多。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