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五十七章 破笼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419  |  更新时间:2020-05-26 21:04:58 全文阅读

河水湍湍,月色皎皎。

桥面是有如病人毫无血色的面孔样的色调,恢复成了人类姿貌的梓银正站在其上。

这会依然还在梓银所化的意识界中,但先前她化为本体、树根穿破过桥身的痕迹却丝毫不存,好似这是莫须有之事般。

“我当然认识你了。你可是我创造的呢!还记得吗?在构成纸的结构后面其实是一直有我的存在的,也一直藏着当时的记忆的哦。怎么说呢。嗯……”梓银微嘟起嘴想了几秒,继续回复着方才纸人那仿佛某个糙大汉发出来一样的声音,“大概就像人类说的血浓于水类似的那样吧。”

“那就是说,你是我的亲人,我的父母吗?”这问向梓银的话语里满是稚气与惊喜,跟纸人现在的声音极为不配,反差中尽是不协调之意。

“啊?父母?”

对于父母这个称呼,梓银明显有着不悦,总感觉被这么称呼、特别是被这么个粗糙声音如此称呼,好像自己七老八十到不知怎么了一样。但她还是把这不悦更多地藏在了自己心里,显现在外的只有执念同纸人都未察觉的眉头一小蹙。

“还是……算亲人吧。很亲很亲那种的。我可还不习惯当别人的父母,或者……叫我伟大的创造者也可以诶。”梓银俏皮地眨了下眼。下一秒,她的眼睛却变成了发光的绿萤石般。双眼所视的方向,自然,就是那团她这次目的所在的浓黑雾气——执念。

目光所及、意念所至,梓银释放出的妖力随着她的注视化作数枚萦着绿色妖气的叶片腾空而去。叶片围着执念的雾气转着圈圈,越绕、叶片的数量也幂次方样地更多了出来,终至雾气成了一个被树叶厚厚包裹着的椭圆状球形物为止。

虽然从前面化为树体到现在,都在意识界内。真实中他人所能见的,一直都只是一个麻花独辫的少女从来到桥上后便立于原地不动而已,她若有所思的样子,像是翘首等待着应约却还尚未至的谁人般。但梓银还是谨慎地不敢在意识界内释放太多妖力出来。

意识界是以施术者的思绪来强行连接上他人的思绪,凭着相互之间的思绪牵连,创建出一个不在此、亦存此的虚空境界来。唯搭上了这思绪牵连之人,才可进入同一个意识界的领域内,见到一样的虚境风景。

意识形态千百态,吾见未必是尔见。这也意味着无关的外人是绝不可能轻易干预或进入到意识界中的,无形之界是无法用有形力量强行突破的。

结界虽也是虚空,但却与意识界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结界所化,为隔离出特殊的一个空间单元,平行出了一个空间区域。从某种角度讲,空间亦是物质,特殊的物质;施术者所施影响亦是直接对于物质之物的作用。

若说结界内的伤害是对身体生理上直接的;那意识界便是借由心理形态的影响,再可间接作用于物质至上的。

意识界同结界,此间区别,大概也就同时有施展两术的能力之人才更能领会吧。虽不如佛祖拈花一笑,大道从简,却是涅盘妙心,有缘之人心领神会间竟道尽;这两术间的差别也也多少有些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之感。

而此时对梓银来说,意识界的外围分界毕竟没有结界那样结实,自己释放妖力稍一多便容易溢出,更容易被附近的同类发现。同类可不等于同伴。

东侧桥头东北方向那一片,既然也在河边,倒会是那个什么汐侯大人同伙的可能性更大。幸好,这一点点释出的妖力也已经足够支撑她获取纸人的记忆,只是慢点而已,至少保险。

纸人的记忆借着那些树叶传给梓银。执念虽吸收了纸人,但就好像捏塑进纸人内的意识依旧可以残留在执念体内一样,构成纸人的那些植物纤维也依旧保留在执念这个不算身躯的身躯内。只要有足够的外力,其实也还是能从执念体内重新凝出纸人原本的样貌的。

如千丝万缕的纤维,记忆也千丝万缕地汇聚向梓银。起初的空白,到水底的安静黑暗,再到适应水底后初探执念的曾经……一切切,细细绵绵地袭来,就像是那些藏储着记忆的植物纤维在一点点地回归到梓银本体一般。

纸人,本就以纸为材,剪形如人。纸,从西汉时期便已在的东西,工艺一代代进步,但其主要的素材植物构成部分却基本未变。而无论是这里的,还是后竹塘那的,纸人的植物纤维均是源于梓银促生出的一部分树枝。

成纸后的裁剪、注入妖力和意志,又均是梓银亲手所为。唯有纸人最终散落至何处,算是随缘而遇,是由那位大人授意,吩咐小妖随意放置的。

纸人之所以人形,也只是想借着这形能更通人性,更能唯她所用。万物之中,人算是最有灵性的,虽这灵性极有可能在其长大后掩埋在了车水马龙、功名利禄的尘埃下。

以形述物,以形蕴其能,本就自古有之。比如文字的演化,大体一开始的象形文字均是借形而叙。这形间其实也无意凝上了那物的力量,“字灵”便是此类所化,日久天长后有了精魄可拟形示人。

“你……你是要吃了我吗?”执念的声音突然响起,被树叶覆成球态已有会儿了。先前有点害怕得不敢吱声,不知道这个不认识的小姐姐要做什么,但反正不管是做什么,自己都无可奈何。但看这些叶子也没把自己怎么样,他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问了。

“她是亲人,不会把我们怎么样的。”是纸人粗糙的音调,声音里却有种孩童见到家长的安心与依赖。这些树叶一贴上执念黑雾的身躯,纸人便感受到了其间说不清道不明的关联。只知道这是同源而起的亲切,一脉相承的归宿感。

“哼!你觉得我还会信你吗,你这张臭纸!”

“信不信,随便你喽!反正想干嘛,现在我说了算。再说,你这小毛孩有什么好吃的!既没血也没肉,要阳气没阳气,要妖气也太弱,要戾气也不足,整个还不够塞牙缝的,吃你,我还嫌浪费时间。”梓银倚着桥栏说道。

“那你是在对我做什么?你跟纸人是一伙的,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人!”

“好人?我本来就连人都算不上,干嘛要做好人哦!不过你放心了,小毛孩。既然我可爱的纸人依托在你身上,融入已经那么深了,就算看在纸人身上,也不会把你干嘛的。嗯……说起来,你还应该感谢我哦。要不然你就永远呆在那笼子里了。”

梓银说完,转过头去看了看东北方的方向。虽目前景象是在意识界中,但对妖气的感知是同现实世界紧密相连的。那边的妖气依旧没有异样,自己附近也没其他妖类的气息在靠近,真是完美!

“还要一点点时间呢。小毛孩,怎么样,来聊会天?纸人,也一起啊。”梓银回过头来问向那团浮在空中的绿色。

“聊什么?”执念不知是什么还要一点时间,随意地问着。

相对的,纸人却并未说话,竟然能够遇到亲人已经很开心了,一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随便喽,我也不知道。”梓银推了推眼镜,“要不来讲讲你?小毛孩知道我们对你称呼是执念的吧?”

“知道。听到过。”

“知道为什么不叫你水鬼吗?人类称呼里都是水鬼、水鬼这么叫的吧。”

“不知道。为什么啊?”

“那我就给你讲讲呗。闲着也是闲着,还真不知道聊什么打发时间好。”

梓银故作玄虚地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都说人死为鬼,你是淹死在这河里的,按人类的看法,也确实是水鬼。但从我们眼里来看,像你这种被捆绑在死亡之地、无法往生的都不过是放不下的执念在作祟而已。而且从心态上还是渴望再次轮回,保留着的或好或坏的人性太多,除了肉身已死,基本跟人类没差。所以就称呼为执念了。”

“哦……不是很明白。跟人差不多的话,那是不是只要有个身体,我就能变回人了?”执念问着,心里莫名升起了一丝希望。如果可以变回人,那就可以长大了,可以继续跟小伙伴们一起了!替代的方法已经被纸人弄没了,如果这个方法也可以也挺好的。

同执念一样泛起了丝希望的还有纸人。倘若真是这样,那跟他前面一直想有个人类躯壳殊途同归。笼子已经摆脱了,后面如果执念配合的话,那找个身体会更快些,有个自己身体的想法就可以早日实现了。

“怎么……可能!要是这样,那怎么你在这里那么多年,只能被替代,而不能直接找个人抢走他身体?肉身跟灵魂也是有相适性的。你要是想断了你身上的锁链,现在只是要加道程序而已。要找个厉害的,帮你卸下缠在锁链上的东西,然后你继续找替代你的新执念就行了。当然要卸下那东西,肯定要对应代价的了。”

“你看得见吗?锁链?”

“当然了。不过小毛孩别太高兴,我没那么厉害,可以卸下那东西。只是能看到而已,不止是看到锁链。”那三根锁链本被执念习惯性地隐去了形态,但终归还是在那的。执念妖力有限,梓银可以清晰地看到上面缠着的不是执念自己的黑色雾气。

不用多问,梓银就已知道那是被执念杀死、且不是因水而死之人缠留下的怨念。

“刚刚的,我还没说完呢。人类眼里,你是异类,但执念在我们眼里也不是同类哦。只是介于我们和人类间的一种状态,而且更接近人类吧。由人类转化为我同类的当然也不在少数,但那些同类可不是你这种规规矩矩之辈。他们是真真正正早就舍弃了人类的一切,自然戾气也比你多多了。好像……人类称呼这类,是叫厉鬼的吧。”

“嗯。”执念只是礼貌性地回应着。梓银前边那句“怎么可能”已经冲散掉了他刚燃起的那丝希望,再一次跌入了阴郁之中。

正在此时,那紧紧贴着执念的树叶不约而同地一下都往外散去。停浮在空中的叶片,像是一群被静止了时间的绿蝶,在有点昏藤老树感的余晖色调中带着诡异的朝气。

虽然现实中的深水区和桥附近,在月光下也依旧藏不住夜的晦暗;但意识界中,梓银从化为树的本体开始就幻化出了黄昏的色彩。不只是为了光线更稍足些、好看得清楚些,也是因为她本身就最喜傍晚的逢魔刻的。

曾经她还未成精时,在同自己真正的亲人一起扎根而成那一片树林里,梓银就最喜欢黄昏时听林间风声,看飞鸟归巢。那些亲人虽然都不在了,只留她孑然一身在此世间,但还是改不了她对黄昏的喜欢。只是每次看着夕阳渲染出的色彩,喜欢中还多了愈不合的痛。

“好了,结束!”随着梓银的话语,那些树叶纷纷化为了绿色的雾状飘回了她身边,随后又消散不见了。

“我想做的已经搞定了,那……小毛孩、可爱的纸人,下次再见了。今天我要先撤了。要是被人看到我放你们出来,指不定会惹上什么麻烦。你们也注意点哦。可别太招摇地到处乱晃,平常没事就尽量先安分点呆水底吧。”

梓银说完,背着手欢快地转身朝向来时的方向,打算原路回去。本来找纸人的目的,就是想收集些信息,好在这个初代的基础上再做改进。

而这个深水区里的执念算是目前为止最成功的。散出去的纸人那么多,只有这一个和后竹塘的算是被激活了。后竹塘的算是后半段失败了,也已经回收了;这边的只要获取纸人的记忆,回去慢慢研究就可以了,顶多过段时间再来收集下看看是否有新的进展。

“你还会来看我吗?”

纸人的声音牵住了梓银的脚步:“当然会啊!”

梓银笑着回看向那团黑雾。只是……要看还有没有这个机会。下一次再来时,谁知道纸人还在不在呢?这是梓银没说出口的话。当然梓银还是有着到时候就算纸人实在混不下去了,也要来回收走的打算的。

既然笼子是那个汐侯大人设的,得罪了这地界上的大人物,梓银预感纸人的时限也快到了。

“我走了。你们俩就好好相处吧,反正都融合了。刚刚说让你们别太招摇,低调归低调,我还是希望你们能整出点什么花样出来的了。”

梓银挥了挥手,以示告别。周边又恢复成了夏夜沉沉之景。意识界已撤去,周边是同她来时一样丝毫没有变化的景致。

有变化的唯独深水区底部。圆球的笼子已裂成两半沉在淤泥之中,执念的黑雾则静静地一舒一张着在河底一角。

意识界里也可以干涉到现实。梓银的化为树身、同执念间的交谈,这些虽都是只在那幻境中发生之事,未曾跟现实重叠过。但幻境中打破的笼子却是真实地干预了现实的。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