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七十五章 擦肩
作者:冰翼熊  |  字数:5350  |  更新时间:2020-05-30 20:30:35 全文阅读

【一】

夜未过深,光未曾散。河边是不到午夜誓不休止的熙攘。

有来之客,有往之人。来来去去之间,已识的相遇了,相互打个招呼;不识的,或只是短短一瞬地擦肩而过,以后也未必会再记得曾有见过,或是不经意中已落下了某种机缘的开始。

正如这一小方藏了梦拾婆风铃店的区域内的相遇一样。擦肩之际,未必需要相互的视线对上,才会注定日后可能会有的交集。

日常中的很多时候,都会是如此。初见时总是未觉,冥冥中后续又再遇,熟络后的某次回首才突然发现,原来最早的相识是在那么初远的初远。

小璐从梦拾婆的店铺中先行离开后不久,玄鬼便也来了此处找梦拾婆,为以梦换梦之事。

今晚正常的风,都是从河、枫杨所在的方向,直吹往人和摊铺聚集处。而玄鬼来时,他所带起的风却是逆方向的,由人多光更明处,吹往了这处僻静的风铃店铺。

水璃头上的步摇微微晃起,银碎的光迷离在其上。她同玄鬼倒是接触不多,见到了,也不怎么认识,自然想到的也只是最常见、最普通不过的情况,估计是哪个来找梦拾婆买风铃以吸取灵气的妖异而已。

同水璃一起的严晞和陆筱颖,更是不用提了,只能感受到风,根本见不到携风而来的玄鬼。也就陆筱颖凭着自己的感觉,猜测水璃说的那句“有客人来了呀”中,来客必定非人。

梦拾婆店铺前的这一来三去,玄鬼作为来者,又为妖异,对三位离去者当然是看得清楚。水璃虽不识他,但他却早已认得水璃。

而玄鬼之所以会知悉没有什么关联的水璃,同镇子本身也离不开干系。

这镇子,说小不算特别小,说大又不算特别大,但却确实也可以说人杰地灵之地。

钟灵毓秀之处,自然灵气足。灵气充足,养山养水更养人;而同样的,也会更易于妖异的成形。辩证地来说,灵气的充裕有利于万物生长;而其间繁衍、生出、存在着的万物,同样也会干预到灵气的强弱。影响的通道是双向的,正如力的作用也会双向一样。

这小镇的灵气充裕程度,从镇郊的稻田、丘陵便可窥出一斑。从镇子边沿直往镇中心而去,无处不在的灵气更是寄托在那些古风古貌的建筑群落间,寄藏在水河溪池间。伸手无法触得,但人文风貌间便能感知出的灵动之气便是灵气的体现。

若是从妖异角度来看这座镇子的灵气,就仅人类所凿建的井池中,成妖化形的便有三处,这便已是极佳的灵气强的证明。

最早凝形、也是同汐侯大人最亲近的,即是水璃。水璃又是距离这河最近,同河边一些常住的妖异来往颇多的,玄鬼或多或少都有听说或者远远见到过的。同自身所在地界的老大有关联的人物,他自然是要好好记下、放在心上的。

而稍晚才聚精成魄的是后竹塘的安臾。

不过近几日,倒是据说后竹塘那池子里已经有一小阵子没见到他身影了。貌似还是第一次,安臾无缘无故消失那么长时间。那附近的小妖是说,好像安臾是去泓汐了。但玄鬼看来,这传闻更像是有某位大人物在干预一样。恐怕没那么简单。

除了上述两位外,另一位,就算是平日里爱打听的玄鬼,却也只听说这位比水璃存在的时间短一些而已。至于是先较安臾而生,还是后较其生,均未知。

其他相关这第三位的信息,名字啊,妖力如何,居所在镇上具体何处,均没法从各种信息中拼凑出个整貌来。都只有些街头巷尾,偶尔细碎极少的提及而已。

除了上述直接由水形魄成精的之外,其他日久化精的,这镇子上更是有不少。

物器类的付丧神,梦拾婆之类类属于无中生有的魑魅,玄鬼自己那样由人类堕入鬼道永世无法lun回的,束婆之类动植物为精的。妖异若划分类,后天所成的,大体这四大类之外,也就便为山水之类集灵化神的了。

山川水火,属性上来说可以算是最直接的五行元素。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而万物基本均离不开五行的金木水火土。水璃、安臾皆是山水化精类的。

后天所成外,自然也会有先天而生的。妖异之间所生之子,便为先天而生。但若是跨了妖异的界限结合而生的,那就是否为妖、或是半妖、或是为人,看实际情况不能一概而论了。

这镇子上,付丧类的妖异可以说居多。水璃这样五行而成的实属极少。不过,对于这么一个就算包含了镇上本区外六十多个行政村、也不过五万多人口的镇级辖区来说,仅沂竹镇直属本域里头的妖异中,能一下有三位由水的自然要素直接成就的也算是难得的了。

这难得里头,同汐侯大人的关系自然离不了关系。穿镇而过的河流,隐水出,脉相承。

玄鬼不再为人后,第一次接触到这镇子的另一面世界,便首先了解到了同这地界主人有着直接关系的人物。水璃、安臾自在范围内,其次便是相邻地界的老大、却长居河畔的墨泽大人了。

但今晚在梦拾婆店铺处的擦肩而遇,玄鬼就算认得水璃,也不认得另两个人类女孩。更不会知道到底哪一个是他想要拉入阿黎这事的局中的。

时间细淌,来龙去脉已清。这会,茶香之中交易也已酿定。

玄鬼同梦拾婆两人各自笑着。笑中有语,对刚才梦拾婆问的“算盘里头,是不是还有那个这两天传开、同汐侯大人走得近的那个人类”,两人的笑中所含之意基本是大同小异的。

不过梦拾婆笑得眯起的眼中更有一份看透。因为这局的旁观者中,目前只有她同时认识水璃和玄鬼,也只有她知道,玄鬼想要拉入局中的人类小姑娘他其实已经见过了。

帐篷处悬着的两只灯泡,晃着地上照出的昏黄光影。自己的主人在同客人交谈,似乎都与它们无关。

照在地上的昏黄延伸往东,渐到东面被两家店铺夹着的通道处时,影更占了优势,光彻底昏暗成了灰蒙。

通道中央更是恍若被阴与阳交割,半边是影,半面有光。往有光处走去,往东,一出通道,又到了满是人造光亮的阳面。静谧处一下过到了热闹处,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如冰与火并舞,若从寂静的云端一下堕入了凡尘。

陆筱颖三人离开梦拾婆处已有一会了,毕竟尚在风铃店铺区域内的玄鬼不仅跟梦拾婆道清了阿黎事宜的来龙去脉,这时连自己的交易都已谈完了一轮。

“喏,那边那家的东西不错的样子。妾身想去那看看。”水璃指着她目光所落的店铺说道。

“好呀。感觉那家东西,你戴了一定很好看呢。”严晞应着,有着一丝羡慕之意。

“真的吗?”水璃听着心喜,又转头去同在她和严晞身后走着的陆筱颖说道,“喂,姓陆的花痴,我们去那边看看。你可别走丢了哦。”

“哦。”陆筱颖有些小无奈地应了一声。

她一边看着已来了兴致的两位伙伴往一家手制饰品店里走去,一边拖着极慢的步子往同一个方向跟去。穿着便拖的双脚只是机械地迈着步子,脚后跟处已经明显感觉到了走得太多引起的酸疼。

这还是陆筱颖第一次发现原来逛个街是个辛苦活,明明这街也就临时搭的、也没老街那么长。可是遇到两位一见如故、还坚持要每家小摊小店小铺都要一家家逛过去的同伴,这个运动量叠加起来还真是对她来说相当可观的。

正慢吞吞走着时,一抹红色吸引了陆筱颖的注意。

娇艳似火、更如血的红。人群流动,却依旧掩不住那红的招摇。陆筱颖转头去看,巧的是那携着红色的女孩也回头来看她了。

两人这一对上眼,都各自不由地立刻别回头去。陆筱颖更是,本就人群中走动多了,有些热,这会一不好意思,双颊上的热度明显添了几番。

回头后,陆筱颖又好奇地转头再次去看那女孩。之所以再回头,是先前瞥到的红色,但转头时却好像并没发现那女孩身上有丝毫的红色。

果然……

再次确认,没有妖媚的红色。只有那个女孩斜跨的背包上,搭着一块花格手帕。那块看似朴素无比的手帕,却远比其他事物来得更吸引陆筱颖。

因为那块手帕……

并没有系在包上的手帕,明明看着只像是从哪里不小心飘落到了包处、很容易滑落至地的样子,但旁边行走的人无意碰到、擦到也没见它落地,又像是死死黏在了包上。在陆筱颖还能看得清晰的视野内,那手帕上还有个刺绣着的字,没看错的话是个黎明的“黎”字。

那个字没什么特殊,只是字隐隐泛着方才陆筱颖见到过的红色。字的每一横、每一竖、每一笔都有着些红色的氤氲状东西浮起,娇艳地如同盛开着的曼珠沙华。

绣字上浮起的红色,没有一开始陆筱颖所瞥到的红色般规模大,不过丝丝缕缕、淡淡几许,也是也足够一眼便让她确定刚才不是自己的眼花,那抹红确确实实就是从这女孩、从这手帕上来的。大概前面一整大抹的娇艳之色,是整块帕子都被浮起的氤氲所沾染过吧。

而这块帕子,正是玄鬼从阿黎处拿来作为凭依之物。陆筱颖是看到了,那个女生实际上自己也未察觉到这块手帕的存在。

不过正如水璃提醒过她的,不要太多管闲事一样,陆筱颖也不想太过掺和进不明不白的事情里头,她只是这么再看了一眼,便把好奇按压在了心底,往水璃同严晞所在处走去。

女生名叫尹澄泫。就跟玄鬼先前同梦拾婆交谈中那一带而过所提到的一样,她非本镇人。这次不过恰好是跟着大人一起来沂竹镇赶这热闹的。

不似城市里头,农村哪边镇子上若是有亲戚或朋友,又正巧那边有什么庆典、赶集、庙会,会过去聚聚的情况还是不在少数的。物资丰厚了,这种没有成文约定、却又传承留下的活动,也在逐渐遗落,正如夜中的漆黑因为电的出现被渐渐遗忘一样。

这些无文而成的活动中,属赶集的时间最有规律。虽然这个时间是何人约定、因何而定,都已无人记得;但沂竹镇,连同着隔壁几个镇子,每年都有着各自固定的日子。每次大致一周的时间,都会有着各式摊铺临时搭建满了镇子中心区域。

每当赶集之时,就会有今晚这河边一样的盛况,只是明显规模会比今晚的更宽更大些。

尹澄泫在亲戚家吃完晚饭后,无事,也不想跟其他几个同龄的一起凑在一起打游戏,便独自来了这里。又是热闹的集市处,又是河边。

这里的河跟她家乡川祁镇的河,实质来说,都算同一条河系的范围,让她有种莫名的亲近感。虽她体内流淌的是源自父母的血脉,但另一边,她一直觉得自己体内同样有渊源于河流的水的一脉。

大概也是同水的相连,冥冥地牵引着她同陆筱颖在人群间的擦肩而过。

方才她同陆筱颖的对上眼,陆筱颖是被她身上一抹艳红所吸引才转头的,而她……则是为陆筱颖身上的一抹水绿所引。两人各被对方身上、同另一个与人世截然相反的世界有着瓜葛的色彩牵走了注意力。

人群中穿行而过,唯有从她身侧走过的陆筱颖身上,额头间有那水绿的氤氲之气散着。只眼角余光斜视到的,却已有一朵莲的形状深印在了尹澄泫眼中。

饱满绽着的莲,见时,尹澄泫体内那好似另一同步存在着的水之脉络也在刹那猛然醒来。原本大抵知道同水相联的存在,但更若惺忪未全醒时的辗转,这会却是终于被从窗而破的几束阳光彻底从朦胧睡态中唤醒来了。

水的脉在尹澄泫体内欣然而动。但这欣然、兴奋,并没有如沸水般激烈,要形容的话,大概比作千百年未化的冰层终融为清水更为贴切。

全身脉络,均有暖流而起般,绵绵流淌,欣若逢春,怡若郊野细溪。尹澄泫只那一下对视上的转头,便没有再像陆筱颖那样回头去确认。并不是她不想,而是随着体内暖流的流过,眼前的人群影像也开始了恍惚。

光点恍惚,她的视线有些泛糊,但奇怪的是,也没有因此不小心碰撞到了其他路人。只是延伸往前、设满了摊铺的路,在视野中恍惚成了一条“河”。

只有她眼中看到的这“河”,有碧水苍翠,有涟漪星星。每往前走一步,水中又有好几株的荷叶探出,又有莲花接二连三从水中长出、或含苞、或怒放。

满眼的莲,满“河”的莲,尹澄泫只觉得她也若其间的一朵,在夜风中同着其他的莲一道安然自若。

须臾之后,随着她同陆筱颖的距离渐拉渐远,她眼前的景象又恢复成了正常的集市之景。熙攘,行人来去如水。但相比这现实景况,尹澄泫却有些怅然若失,更想念方才实际比昙花一现多不了多少时间的虚景一现。

路还是路,集市还是集市,但虚恍的“河”已经消散。消散后不会轻易重现。

而真正紧邻这临时夜市的河中,同喻礼一道站在桥上的汐,从这个名叫尹澄泫的女孩同陆筱颖相遇之际,就有所感。同时的,深水区的水中央也有一丝绿光燃起又瞬息了。

这是与河相关的印记被唤醒了。

但汐知道,并不是因陆筱颖额间的印记,而是另一个沉默已久、好似早已消失在了时间里的契约印记。

汐边听着喻礼的话语,边浅浅一笑。还以为早已遗失到不知道哪去的契约印记,竟然还有血脉传承之人在,竟然还在今夜被同样自己所予的守护印记给唤醒了。不知道这一遇,冥冥中又注定了什么?

【二】

漆黑的山洞,一点弱光猛然窜起,是早已枯竭常熄的一盏灯盏上突生了一指甲盖的小火苗。

不过隔了几秒,火苗窜成了一人高的火焰。洞壁上有了久违了不知多少年岁的光。

“亮了!又亮了!原来血脉还没断!”洞中有音响起,也带着存积了同样年岁的激动。

而说话声音旁边蹲坐着的人形,只是一味点着头,两手不停擦着双眼,袖子掩住了其面容。

“终于啊……终于又亮起来了。我们的守候也算是值了。那位巫女大人,同汐侯大人的契约印记,还有传承人在就好啊……她在天之灵要是知道,应该也会很欣慰的吧。”先前说话的那人又开口说道。

只是这一回,他语气中已没有了那份按捺不住的激动。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几经世事、几历沧桑离合后,终于繁华散尽、千愁落定后的宽慰与舒坦。

而火苗再次燃起的那一刻,一分不差,一秒不离,同样也是汐所感应到尹澄泫的时刻。只是汐尚不知拥有契约印记一脉残留血统的究竟是出于哪个尚存的家系,更是不知在人、妖混杂的河边夜市中,究竟是哪一个人类同陆筱颖相逢并被唤醒了融于血中的古老契约。

火焰尽情地燃着。无风可入山洞,火的形却忽左忽右地肆意舞着,在地上固有的那个圈内尽情地补上沉寂了数不清个日头后的再现。

尘世迷醉几多愁。

洞壁上映着那两个一直守着的身影。火焰的光中,他俩投射出的影子也一样随火而舞。

难抑的泪落下,思绪免不了飞回那个现如今的人世间早已不存点滴的记忆。

汐水出兮,一顾难忘。素笺浅墨难寄百转千回念。

娥眉如黛,丹唇微抿。蘸一指清水,凝一世情思入眸。

约从水来,终归于水。不过残缺碎梦又何?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