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七十八章 遗忘
作者:冰翼熊  |  字数:5156  |  更新时间:2020-05-30 20:42:43 全文阅读

夏暑仍余。夜的凉意侵袭而至,但压不住地表蒸腾而上的热量。

特别是今晚这样的情况下,人多嘈杂,还不乏烧烤之类明显会升起几度周边温度的摊子。

人群散出的热,讨价热烈的热,餐后瞎逛酒劲上脸的热,引了几只小虫绕着不去的灯泡的热,烧烤铺子里头炭火的热……

各种交杂的热,不局限于形态的热,早已把本应该有的那份“夜凉如水”逼退到了无人留意的角落中。

汗水随热而行。凝在某个衣服摊铺的店家脸上,是他忙着招呼客人来不及做的擦拭;结上了某位少女的额前,是身畔相伴之人甜蜜柔情间的轻拭;化在了某个正肩担扁担、一边行走一边吆喝着的卖家身上,是早已汗涔涔、湿透了的背心。

热量传递、发散、绵延了整一段的沿河光源。

金属之声相碰,烤红薯用的桶盖,这时再次被打了开来。一股热气从这桶的正中心圆形处直往外冲,一瞬间带起了移动车摊附近的温度。而当热气与外头本就吸收了不少热量的空气相触,很快,这股热气就被稀释了开来,周遭的温度也再次回复成了均值。

烤红薯的香味一下四溢而出,让人有种错觉,好似穿到了某个融雪的冬夜街口。

“好喽。你是要个大的,烤得焦的是吧?”

“嗯嗯!”陆筱颖急忙点头。一个晚上,都只光跟着看,都没给买点什么小东西。唯一的手上的糖画,还是最后水璃请的,口袋里的零花钱也正期待着可以派上自己的用场。

“先帮你挑一个大的啊。”红薯摊子的老板说话的同时,那戴了手套的手也往圆桶里头伸了下去。

约有三个拳头大的一红薯被拿了上来,外层的薯皮可以明显看出已被烤得足够透彻了。

老板麻利地撑开一个牛皮纸袋子,又熟练地一下便把红薯装了进去。

陆筱颖正紧盯着自以为会递到她面前红薯,却不曾想老板那拿着大红薯的手竟递得偏移了方向。

“哎呀!这可真是稀客啊!没想到汐侯大人您今天也会来光顾我这小摊子。我这也没什么好东西,这红薯是刚拿出来的,送您尝尝,就算一点小心意吧。”

“那我就不客气了。谢了啊。”汐的声音从陆筱颖身后方传来。

陆筱颖视线顺着红薯,才转头发现自己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个汐。

红薯车前一并站着的水璃自然早就察觉到了,在陆筱颖还只顾着那刚出炉的大红薯时便已行了一个恭敬的屈膝礼。

严晞也是因着水璃这有些异常的举动,才发现到汐的。一见着他的侧影却又急忙把头别了回去。随后,她有些羞涩、又略有些不安地踮着脚尖踩弄着地面,微低下着头,但还是藏不住她双颊上飘起的红和不由自主浮起的微笑。

不过相比严晞的反应,汐对她的反应则是如常的平淡,只以眼角扫过了严晞处一下而已。

随后汐便习惯性地以空着的右手去乱揉着陆筱颖的头发:“花痴,你好像不怎么高兴看到我的样子嘛?”

“因为你抢走了我的东西。本来那个……是老板要卖给我的。”

“难得我来看你,要是还不如个番薯重要的话,多伤感情啊。”汐说着,只掰下了很小一块随意地咬了一口,便把剩下连着牛皮纸袋子的大半递到了陆筱颖面前,“拿着。剩下的你帮我吃掉,花痴。”

“咦?真给我吗?汐,你不吃啊?老板刚送给你的,你这样当着老板面,没几分钟就送给其他人不大好吧?”

“哪有的事?”还是老板先搭腔说的话,大圆桶的上方的外沿一圈处,已装好了一只个头也不小、皮已烤得有不少焦黑的红薯,“都送出去了,主人当然也不再是我了。汐侯大人想给谁都可以。小丫头,你就拿着吧。等会啊,这个也记得拿走。反正也不用几块钱,今天你们的份都算我请了。”

老板说完,继续去大圆桶里面挑选水璃和严晞的那两份红薯。他眼角的皱纹深深地显着,合着那干农活常年被晒才会有的黝黑肤色,若不是这只是伪装为人披上的皮囊假象,还真是一眼就觉是个憨厚老实之人。

“那我……真吃了哦?”陆筱颖接过了汐手上的红薯,仰过头去看向那正满眼宠溺中的汐。

“嗯,吃吧。小心烫。小孩子就是要多吃点才能长高得快一点的,但烫到了也容易长不高的。”汐说着,随手便把自己吃剩下的那一小块红薯皮扔到了地上。

本来汐就只掰了很小一点给自己,也就一两口的事情。

陆筱颖刚想对这乱丢垃圾的行为说些什么,却看到薯皮一落到地上,其下方便凭空有水生起。那比红薯皮面积大不了多少的水有生命般,竟往附近设着的一只大垃圾桶处迅速爬去。而且这过程中也未曾碰撞到什么。

人流量虽大,路过的,却任谁都没有留意自己脚边发生的这一奇景。唯独陆筱颖边小口小口地咬着红薯,便别转头循着红薯皮移动的轨迹看去。

整体为黄的光线,又是黄色的垃圾桶,那摊水麻利地攀爬上了桶壁,随后一个翻身,薯皮已完美地落入垃圾桶中。那水却又像是被桶吸收了般越缩越小,直至不见了踪影。

当她看完这出薯皮演绎的好戏,严晞和水璃也都吃上了老板送的红薯,而汐则跟卖烤红薯的老板聊上了。

“今天,好像没看到墨泽嘛。”

“在上头,宅子里招呼客人。”老板示意了下东北方的某处。

按镇子里头大家一贯的说法,这里尚在桥的下方。

沂竹镇地势由北至南渐低,同河水流动之向一致。行走之中无法轻易感知出每一步微小至极的落差,但无论往南或往北走远了,猛然回头却会讶异地发现还真是地势上变化挺大的。

大概也是出于这里,镇上的人们、妖异,也都多少习惯性地会在言语中默认北边为上、南面为下。

“哦。客人啊。看样子都是些重要人士了。你怎么不去,少丘?”

“汐侯大人可真会说笑,我去干什么?还是这里卖卖红薯的好。这种饭局啊,可吃着不舒坦。”

汐笑笑,瞥了眼身旁这会专注于红薯的陆筱颖,若有所思:“既然是饭局,总有人做饭吧。墨泽做啊?”

“提到这个啊,墨泽大人的厨艺还真是不错!”闲聊了几句,卖红薯的老板便摸出一支烟来给自己点上了。在还是夏天的日子里头,挑了卖红薯,他自个儿也就没想多揽什么生意。也就来凑个热闹,人来人往的,看看每个路人藏在脸上的不一样的心事也别有一番味道。

老板也知道汐嗜酒,却对烟兴趣不大,意思性地将打开的烟盒朝着汐的方向递了下而已。看到汐摇了下头,也没多再客套就又把烟盒子收了起来。

“忘了是几年前了,那回啊,也是在墨泽大人那处宅子里头,他亲自下厨的,那个香啊。真的是色香味俱全!特别是那个蛋炒饭,辅料足是其次,真是把饭给炒成了金黄呢。”

“哦……”汐饶有兴趣地听着,还不忘又瞥了眼认真啃着大红薯的陆筱颖,“跟他打交道那么多年了,我都不知道他还有这一手啊。改天一定要去他家里头尝尝。”

“说起墨泽大人的手艺,妾身也少许耳闻过一些呢。不过是人类口中听闻到了些的。汐侯大人您是只对酒记在了心上,这种固态食物什么相关的,不知道也难免。”水璃顾虑着对那方世界一无所知的严晞,没好直说汐其实除了酒,基本很少会去食用其他食物。

这种固态性质的食物,其实对水璃来说也是一样的,不过可有可无之物。

“最近发现还是要稍微了解下的,方便以后哪天去蹭饭。是吧,花痴?”汐别有深意地笑着,顺势把右手搭在了陆筱颖头上。

“嗯?不知道呢。反正我就知道我是一定要吃饭的,不吃饱会连说话都没力气的。但是感觉,你不吃饭也绝对不会有事的样子。”陆筱颖毫不顾忌地说着,不过乍一听这样的话语,一般的也不会当真,不会因为不吃饭也没事联想到妖异之类去。

“这小姑娘,跟汐侯大人您还挺熟的样子嘛。这一趟过来,倒是听到过些街坊间的闲谈,就是指的你吧?就前两天,还没多久,刚从这河里头被捞起来的。”老板以烟示意了下后方深水区去的方向,又顺便一个弹指弹了下烟灰。

才点上不过一会功夫,老板指间的烟却已短了一半。他又深吸了一口,烟头又缩进了一截。烟又被拿开,白薄烟圈袅袅的,从其口中吐出,没多久又散没形了。

“小颖,你掉进河里过吗?我都不知道。没受伤吧?”一直没有说话、静静尝着红薯的严晞,先开口问道。话语中有着关切,但她转头看陆筱颖间眼神一碰到汐处,却又立马回到了先前安静听着时的那份羞涩中。

“嗯,没什么事了。老板说的,应该就是……小黑……没掉的那个时候。”陆筱颖有些尴尬的笑着,“对了,严晞,你……有没有好多了?你不是前面……也掉……”

“掉进河里”几个字还没说出,陆筱颖便被水璃的眼神给制止住了。确实,严晞只是部分魂魄在河里困住了,跟常识上来说的掉进水里不大一样。虽然也不知道当事人是否还记得。

“也?”严晞的脸上写满了疑惑,“小颖,你是不是犯迷糊了。我可没有也掉进河里过哦。不过你没事就好,以后可要小心点啊。之前有次过桥的时候,我可能是有点中暑眼花了,还以为看到了河里有骷髅,真是自己吓自己。不过现在已经好了。听我爸妈说,还要谢谢钱婆婆呢。”

“她不记得的,花痴。也不会知道实际上是你把她被困的魂魄放出来的。”汐并未通过声音来传递,但陆筱颖听得明明确确。这是仅传给她的话语。

知道了这个虽多少也算意料之中的事实,但陆筱颖此时的心中竟依然有丝淡得近乎虚无的忧伤荡起。也不是想要严晞怎么记得自己的恩情,只是……有种被遗忘的、说不出的酸楚感,一点一点蔓开在了心头,薄薄的依稀一层,却又无法去完全无视掉。

那种感觉正如她曾在看《夏目》、或是其他什么中时所感受到过的一样。

当儿时能见到妖怪、又同妖怪成为好友的女孩长大了,女孩却失去了见到那只妖怪的能力。上学、恋爱,逐渐的,那只湖畔相识的妖怪,随同童年的记忆早已被她遗忘。当女孩同热恋中的男友再次去湖边游玩,那妖怪却只能在永远无法被她再次见到的咫尺之处,落寞地相望相守。

那不过是彼时剧中所述的情节,但在此时此地中的陆筱颖,却突然再次被触发起了当时刚看完那情节时那份带着忧丝的所感。

所幸,陆筱颖觉得自己应该不会如剧中那样,因为年岁的成长而不再能见到汐所在的那方世界。

因为汐说过,人类若能见到妖异,是受能力和意愿两方面影响的。自己的能力自然是不足的,但只要汐愿意在她面前示着,她便不会因此变得看不到。想必汐也不会如此小气,哪天说不想理她就真不理她了。

想是这么想,自我宽慰般,但陆筱颖不由自主做出的小动作,却还是暴露了她由心蔓延而开的隐隐不安。她右手上还拿着那装了尚未吃完的红薯的纸袋子,左手却去紧紧拽住了汐的衣角,正如一个怕跟丢了大人的小孩一样。

也许正是拥有过,才更难放下,更不想失去;倘若未曾有过,又何来的失去。

而汐,自然也是察觉到了陆筱颖这动作中带着的小小波动,还是那个惯常的摸头动作算是对这人类小孩的安抚。

“这个花痴丫头,是我从河里捡来那个。水璃边上那个比较乖巧的女孩,叫严晞,我没记错的话。这家伙的邻居和……朋友。”汐回复着老板所问,顺带还轻拍下陆筱颖的脑袋。

汐话中的“朋友”两字,说出时明显带着些停顿。

离得近,未必就是朋友。

多年没说过话的儿时玩伴,就算这会还一起出来逛街了,这中间长时间的冷却期的存在也是不可否认的事实。汐觉得这两个人类间,多少,相互之间心底还是会藏着些许小隔阂的。“朋友”两字,有时候也不过是个礼貌性的掩饰之词,真与否,唯当事人最清。

“汐侯大人这么爽快就说了,不怕……有些人多想?”老板笑问,眼角的纹随笑皱得更深了。

“又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没什么好让别人多想的。”汐的眼光落向了老板身后之处,那片藏于沿河光源内的阴暗处,“对了,少丘,前面我来的时候,你后头那块地方附近,是有什么东西在吗?”

烟已燃尽,老板随手把烟蒂扔在了地上踩了一脚后,只回头看了眼那片同光亮如此明显对立着的暗。那儿,刚好不在任何摊铺灯光的照射范围内,又紧邻那一排临河而长的枫杨,夜便肆意地展开了其暗色的披风。

“哦?那啊。也是,这儿离河再近不过,汐侯大人您是能发现那么细小的事情。没什么,不过两只野生老鼠而已。”

一听老鼠两字,陆筱颖有点条件反射地脚往后小移了点。喜欢猫,却没猫的勇气敢直面老鼠。

“你怕老鼠啊?”汐朝着陆筱颖随口一问。虽然汐知道少丘所指,以及他察觉到的都不是什么真的老鼠,只是两只刻意躲在暗处反倒生疑的鬼魅而已,但其他三位在此处者却未必都知晓这一指代。

陆筱颖匆忙地摇着头否认着。但汐知道那小碎步一样的后退中必是本能般的畏惧使然。

惧或爱,都是一种缘分,还是比较简单的相逢更为深刻许多的缘。只不过缘不同,展示形式不同。

那天河里被陆筱颖一块带上来的铃铛……

看样子,自家的花痴还跟老鼠颇为有缘呢。

汐如是想着,又问向了老板,轻描淡写,好似不过真是没什么实质意义的消遣性闲谈:“确定数量是两只?”

“确定。快鬼节了,大概这两只老鼠也是来凑个热闹吧。”

“鬼节啊。鬼节跟我这边的,倒是没什么关系。要是下元节,还多少会有点搭上边。你们那,墨泽,中元节,没安排什么活动吗?”汐问着。

“哈哈。哪有?鬼节,鬼门大开。我们这种又不是堕入鬼道的,凑什么热闹。这镇子外头那坟山上,要是晚上去走走,倒是估计能撞上什么活动。”

陆筱颖同严晞都是第一次听说“下元节”,有一丝疑惑闪过,但也就听听,都没怎么放在心上。其中还带着点猜测,大概是自己听错了吧,估计说的是上元节。

毕竟下元节,不过是一个早已被遗忘了的节日,一个沂竹镇上几百年间都未曾再从人类口中冒出过的词语。

夜风穿过枫杨,喧嚣喜乐忧愁都与其无关。长条的光处亦落下着阴影。

而相比之下,过桥往西直行所在的那处坟山处,鬼节前昔还是一如往常,整一片的暗、整一片的静。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