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九十九章 夜市
作者:冰翼熊  |  字数:5512  |  更新时间:2020-06-03 21:01:31 全文阅读

夜色中的桥,较着白日里的,更是安静如斯。

行人更鲜少,东岸集市喧闹一对比,这静又渲染上了夜的稳重。

陆筱颖同钱婆婆话既已毕,便一前一后,转而往东的桥头处走去。

东面,远未到朝晨初日崭露头角的时刻;月兔东升之时又是早过了点,再加之今夜密布了一天穹的云,也没有让月亮出来露脸的机会。这会的东方,也确实只剩下了灯光这一种光源。

桥头同桥身相连,南北沿河道延展处都有着植根于此多年的枫杨,还是挡去了不少光的,唯独桥头处没有任何的遮挡。这也让桥头处散着光亮,较他处明了好几番。

往那处走去,确有种舍弃了背后一大方的黑暗,毅然决绝地步入光明中之感。

一老一少,一前一后,走了会儿,已均到了灯光笼罩中。前者往左,后者则是行往右去。

都有着人声与人影,左右两方的景色却是各有不同。左是一排排坐满了人的椅子,一方戏台上正演到酣时;右边相对着比较,就没有那么整齐了,人头攒动,杂乱了许多,若是想从融入了其中的人流里头找人是相当难的。

陆筱颖在右转即将彻底融于人群时,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看戏台那边的区域。

钱婆婆的身影……已经看不到了。估计已经找到了那个帮她留的座位了吧。刚才桥上的聊天,钱婆婆说的自己时间到了。是人,迟早都有时间到的一天,但距离自己过近,还是有些不舍和伤感泛起。

她不觉得钱婆婆说的是玩笑话。同汐那个世界既然有着些瓜葛,再加上钱婆婆在自己前面走着时确实多了几分的老态,那么……也许这次所见,有可能会是最后一眼。

正是抱着这样的想法,陆筱颖才忍不住回头去看了。可惜,还是没有见到想见到的背影。只能姑且把桥上的见面,按最坏的打算,当作是自己同钱婆婆最后的道别吧。

去桥上前,也是从这人流中出来的,这会既然没有见到想见的,再次重新融入回人流中,却明显感觉拥挤了许多。人太多了。这让陆筱颖有些失了再多逛逛的兴趣,想直接回家去了。

她便沿着最右手侧的一排店铺,往南面穿行着走过去,也没有过多地去留意边上的店子。直到一声疑似叫她的呼唤,让她停下了步子。

听到呼唤声时,陆筱颖已从桥头往南走了一小段路,但距离可通往家所在的巷子路口的那条左拐大路尚有些距离。

“人类的小姑娘,今天一个人来逛呢?”

若是平日里听到路边有谁类似地招呼了一声,陆筱颖是绝不会回转头去看的。但这一也不算响亮的话语,不但没有被周边的嘈杂人声给覆盖了,还自带着吸引力般,让陆筱颖认定这“人类的小姑娘”便指的是自己。

大概也是因为称呼中“人类”两字的作用,让她有了这认定吧。正常人要叫小姑娘就小姑娘,可不会特意加上“人类”的前缀。

“叫我吗?”陆筱颖后退了几步,转头问向右手边。

“当然了。小姑娘,那么快不认识我了?上一次见到,虽然是初次见面,也才前天晚上而已吧。”打招呼的人说完遂深吸了一口夹在两指间的烟。这一口恰巧吸光了这一根。

烟头尚带着一细丝的烟气,但已紧随着被扔到了地上。

“怎……怎么会不认识呢?还要谢谢那天送我的烤红薯。”陆筱颖一下红起了脸,极为不好意思地说道。

嘴上说着是认识的,但其实她确实没记得这位跟自己打招呼的红薯店老板的长相。也就见过这么前天晚上一会儿工夫,对于她来说要那么快就记住,还是相当有难度的。

并不是记性不好,只是相当不擅长记人而已。除非汐这种,让她第一眼就印象深刻到无法忘记的,才能第二次一见就认得了。

对于这位卖烤红薯的老板,陆筱颖与其说是回应时认出了人来,更应该说是从烤红薯车子以及红薯香气上辨识出的。确认了这摊位是那天送了自己红薯的那位红薯车老板的,再看看人,大概、好像是。再一回忆,才确定应该就是。

“小姑娘,今天可算是最后一晚的庆典了,不打算好好逛逛啊?明天估计还会零散地留下些摊铺,可不会有那么多的选择了。刚才看你一路走过来,都没太花心思看边上东西嘛。还是,看不上这些普通物什?”

“没有了。这里那么多店,看看的话还是有挺多好东西的。只是现在人有点太多了。前面点的时候,人也多,但没那么太多人的时候,感觉逛逛倒是还好。”

“哦?你这人类小姑娘倒还真是有几分意思。又想凑点热闹,又不想太热闹。”红薯店老板说着,又把手伸进了烤红薯的大圆桶内,挑出了一个大的、还烤得有些焦的红薯,“来,送你,尝尝今天的。是记得你喜欢烤焦一点的吧。烤焦的确实会香一些。”

“这……这个不大好吧。多少钱,还是我买吧。前天那个就已经不好意思了。”陆筱颖说着伸向了自己裤子口袋里的那五十元钱,心里想着应该会够吧。不知道烤红薯价钱,要是自己说了买,结果等下出乎意料地不够就尴尬了。

“不用。就送你吃的。”

“那多不好。前天晚上也是白吃了的。”

“真不用客气。拿着吧。”

看着老板极为盛情,一直抬手递着已装好的红薯,虽觉得过意不去,陆筱颖还是接了下来。

“这才对嘛。前天的红薯算是遇到了水璃、汐侯大人,老熟人了,顺带给的。今天的嘛,就当是正式跟你认识一下,做个朋友。跟人类,我也是打过些交道的。但也局限于今天这样摆个摊,做点小生意的同时,随便看看人世。像你这样的小姑娘却是头一回遇到。”

看着老板脸上看着憨厚的笑,陆筱颖问道:“像我这样的吗?是……像我这样跟汐那种大妖怪有瓜葛的吗?”

“确实是因为汐侯大人的缘故。小姑娘果然聪明。”烤红薯的老板憨厚的笑态上,又添上了分赞许。在妖怪这词上也没做太多纠结,虽然就他而言,并不喜欢从人类口中听到这词。

“聪明倒……还好吧。我觉得我也没有特别的地方,你们活了那么久,肯定见过不少形形色色的人,我这样普通的应该不算什么。头一回见到,肯定也是因为汐的关系了。”

“哈哈~能够明白这一点,也足够说明你是个聪明的小姑娘了。”

陆筱颖轻咬了一小口还烫着的红薯:“还好,还好。应该说我比较有自知之明。那……你说的做个朋友……汐……你跟汐本来就是熟人,为什么还会想跟我认识?我觉得,我应该是可以忽略不计的。以后应该也不大会有太多交集。照道理,没啥必要跟我这种人类做朋友。”

都说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陆筱颖也觉得直说出这个不大好,但还是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觉得还是直说出口的好。

“果然是有意思的小姑娘!跟汐侯大人,那当然是老熟人了。跟你嘛,大概是直觉。我觉得你跟这边世界的交集,必定会越来越深。会深到连你自己都未曾想到过的那样。当然只是我的直觉。直觉既然已经这么告诉我了,自然要趁着这会就先认识一下。保不准以后,等到你真跟这边交集深了,还会有点来往,是吧?”

“嗯,好像有点道理的样子。”

“当然有道理了。我活了的岁数,要真是算起来,可比你爷爷辈的爷爷辈还年长。”

周围人声嘈杂依旧。行在这岸边集市中,各自都有着各自的目的。所见也好,所闻也好,跟自己无关的,总是容易都自动屏蔽掉。这大概也跟“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一说法,有着同理之妙吧。

也正是因着此理,这会人闹之处,陆筱颖和少丘这么没有丝毫遮掩的谈话,并没有引起路人奇怪的眼神、或者是刻意的驻足。

“那你活了那么久了,肯定知道不少事吧?”陆筱颖有些试探性地问着。

昨晚的梦……

早上醒来时,一幕幕都很清晰。清晰到色彩、声音、触觉都很真实。狂风的冷冽,由天而降那火的炎气,雨砸到的疼意,都真实到诡异。

还有那座梦中的沂竹镇。那个女孩……

就连梦中自己让那女孩不瞑目的双眼再次闭上,触到的肌肤冰凉感也极其真切。正是因此,刚起床还坐在床上发了会呆的陆筱颖,一想到梦中那一幕,触到过的手还不由颤抖了会。

“有想问的东西?”少丘眯缝起了眼,他面前的红薯桶内一阵阵香气溢出,“只要我知道的,还是能说的,我都会告诉你。”

红薯车子静置那处,烤红薯的香气悠悠然然,恍然间还有些冬日暖阳下的闲散。这份平凡、平常、可寻的平和中,车子及红薯自然都是不知,自己主人眯起的眼中别有意味。

眼前这女孩会这么问,想问的东西,是肯定有的。但选择了问自己,而不是选择直接问更亲近许多的汐侯大人、或者水璃,恐怕……是不方便问那俩人的事情。如果是这样,也不会是这两位中任何一位告诉眼前这小姑娘的。

按话里的意思,必定是很久前的事,应该是这小姑娘自己都没出生前的事。那么……这样的话,她想问的事,又会是谁告诉的?

“应该是能说的吧。这个镇子,以前,发过很大的洪水吗?”

“洪水啊。那要看什么规模的了。现在这年代,河道都建得稳固,不大会有这事。不过说白了,还是看……看某位大人心情。”红薯摊老板少丘本想直说出那名,转念一想还是用了模棱两可的词来指代。

“要是那位大人真心情不好了,这么点河道也奈何不了他。至于以前嘛,发过大水的次数还真不少。当然,你们人类还有记录的就不多了。不知道你想知道的是怎样规模的?有没有特别之处?”

“嗯……这个嘛。”陆筱颖低下了头,细细回忆着昨晚的梦境,在脑中想着要如何描绘出才能让红薯摊的老板理解,“我觉得应该算是对这里来说规模最大的洪水了吧。整个镇子都看不到了一样。只有镇子中间有几处高的屋顶还露出,还有几棵长得高的树也露出了点。整条河都看不到河道在哪了。”

“然后……天上都是很厚的云。这边镇子上方的云层,打转一样一圈圈的,还下了很大的雨。云层里面……里面……”

陆筱颖犹豫了下,要不要提,这个老板既然认识汐、认识水璃,应该也会认识赤潋的吧。

“里面……好像还有赤潋、蛇的影子。”犹豫了小会,陆筱颖还是说了出来。但声音转而极细、极弱。要是常人面前提起,云里有蛇的影子,估计会被认为不是神经、就是做梦,但这个被汐叫作少丘的老板,不是常人的话,应该没事。

“哦……那一次啊。小姑娘是从哪获悉的?”少丘的那份饶有兴趣,早已写在了脸上。

“嗯……这个……那个……做梦梦到的。但很真、很真,因为太真了,所以就好奇地问问看。那次洪水,是真的,是吧?”

“有意思的梦!确实有过那么一次的洪水。这个梦,我看不是无缘无故会做到的。小姑娘,白天里是去过什么地方,见过什么人吗?有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没有特别的吧。大概这个时间点去,快七月半了,时间有点特别吧。昨天白天就去了下坟山那边而已。说起来,梦里也有坟山的。也是那个方向、那个地方,应该就是坟山了。”陆筱颖抬了下下巴,示意了下西面、镇外坟山处,“但梦里,坟山是新从一个底面裂缝里生出来的。”

原先少丘细眯着眼,听到坟山两字,一下睁大了眼。更何况,陆筱颖还说后面是从地缝里生出来的。

坟山……

老山主?

难道是老山主指引了这人类小姑娘,让她在梦中见到了那次洪水吗?可是老山主,当年……

不可能是老山主!

或者是跟老山主相关的人吗?这小姑娘是跟汐侯大人亲近,但这事恐怕是汐侯大人的概率极低。那么其他的人……

少丘一下也想不到谁的可能性更大,又是为何要让这个初触隐世世界的小姑娘知道那么久远的事情?应该目的远不止于让她了解汐侯大人吧?

“坟山啊。那次洪水确实有过。那么,小姑娘,你想知道关于那一次洪水的什么事情?那次水,规模还是不小的,可不止是这沂竹镇。这整片收纳了沂竹镇的盆地里头,除了沂竹镇外,其他地方都有牵连。我见过的、听过的,可不会牵连范围的所有事物都知晓。只能告知你我见闻过、知悉的。”

“嗯,明白。我就想知道……那次洪水,水,是汐弄出来的吗?”

少丘稍一犹豫,这个问题,答案是极简单、明确的,但如何回复却觉得要少许琢磨。这小姑娘顶多也就相识这么几天,还是个人类,要是说了什么惹了汐侯大人不高兴,可就……

“前面说的,那位大人真心情不好了,这点河道也奈何不了。这个……那位大人,也是指的汐吗?”陆筱颖追问道。

“小姑娘为什么会这么认定,那位大人,就是指代汐侯大人?”

“因为梦里,我在一片有火的林子里,听到两个声音,说汐要来了。然后就后面水冲来了。是汐吗?”

少丘依然没有选择直接以话语回答,而是微微点了点头,算是给了陆筱颖一个明确的回复。他也是有着自己的考量的。隐世之内,对诚信一事还是将就的。答应了的,做了承诺的,无论如何都要去做到。

也是合着这个,再加之话语也有灵气,言灵之力不可小视,他才觉得这样的回复最妥当。从自己口中所出之语,都有着一定程度的束缚力。很多人类不会在意,但隐世之“人”却均会注意这点。要是说出的话总是不实践,层层累加叠起的束缚,最终肯定会以某种形式作用在自身身上。

前边答应了陆筱颖,那还是要尽量告知的。这样不算违了自己所应的,而且,要是因为这小姑娘知道了这个,汐侯大人那处怎么的了,自己没有直说的,那也可以把点头解释成他意。

话不能说太满,还是需要给自己留些其他路的。

“你怎么会梦到这件事,我倒是挺好奇的。不过估计你自己也不知道吧。大概就如我前面说的,你与这边隐世的纠缠、关联,必定会比你想的还要更深。”

“更深倒是没事,反正只要我不会被吃了就好。也不会牵连我家人,没什么坏影响就好。”还未等少丘说完,陆筱颖边窃声地插了两句,有些自言自语。

但对面所立的红薯摊子老板,看似为人,实质毕竟是从隐世而来的妖异之辈。他的听力可非普通凡人可以比拟的。只是比先前正常说话声小声了点而已,他还是听得明明确确的。

少丘听语,脸上又是那憨厚的笑态带起,双眼眼角处的鱼尾因着眯起了的眼、而深深折起。不愧是汐侯大人,还真是物色到了一个有意思的人类。不畏惧跟这一边的世界有瓜葛。

还以为人类,都对这边有着排斥。特别是在现如今的年代,对神明、妖异的畏敬都早已丢失殆尽,更加排斥到不屑于提起、不屑于承认其所存。

“既然知道了你想知道的,我也有个问题想问问小姑娘你。你是怎么看待自己同汐侯大人的关系的?特别是……知道了刚才那问题的答案后,是怎么看待汐侯大人的?水可不总是温柔的。”大概是少丘也留意到了陆筱颖脸上的变化,又补上了一句,“要是不好意思说出口,可以不说出来。但是嘛,心里头,我还是觉得你真应该好好想想。”

少丘的视线依旧随着陆筱颖。

那人类女孩此刻正低着头,盯着那咬了几口的红薯不断散出的热气。不知是被红薯上方这些许的热气熏的,还是人流来往、人多闷热闷的,亦或是因少丘的话,脸上已是红扑扑的一片。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