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寅时
作者:冰翼熊  |  字数:5221  |  更新时间:2020-06-08 21:09:27 全文阅读

红色为构的廊桥车站,灯笼中放出的明,在不知不觉中已黯淡了不少。

车站内并没有设置钟表之类,但只要是对车站极其熟悉的,或是虽不常去车站、却长期在沂竹镇范围内活动的妖异类,基本都熟习了,凭借灯笼的明暗,大致都能猜出是哪个时辰了。

零,作为这片区的引魂者,下方世界的人。既也算是妖异类,又严格来说也不完全算是,毕竟妖异居于隐世为多,跟下方黄泉极少有关联。

但他常年驻扎在此地,每天都能见到这车站的明光亮起、又在次日将临时淡下,对估计时辰这事也是信手拈来的。

“小丫头,时间差不多了,恐怕我今天得先撤了。”零对自己身旁、依然保持着原先蹲坐态的红毛衣女孩说道。车站里头灯笼放出光的亮度,已在预示寅时将至。

“诶?那么快吗?那么快就到你跟别人约好的时间了吗?”女孩的一双大眼睛极为明亮,仰头看向零时,里头又藏着不少的不舍。

除了一开始时,还扯了那么几句,后面零同这小女孩子,其实基本没有再怎么说话。

大概,确实是过久没有跟人这么聊天过了吧。所以哪怕只是这么静静站着相陪,也会在需离别时有莫大的不舍。

车站里,平常来来往往,都是形形色色的妖异为多,亡魂也会有些。相比之下,她在这里确实是有些太过不一样了。

误入的小孩,迷路于隐世的生魂。她出不去,她熟知的那些人类也进不来。

无法融入于此的小孩,注定从踏入时起就会孤身一人。

“嗯。时间过得确实快呐。你看车站里的‘人’估计也有感觉吧。少了不少了,没前面那么多,而且大部分都在往车站外头、西面那边走。差不多这个时间了,我得去接的人,也是跟他们一样的人。得在门关了前,接她走呢。”

“哦,好吧。是少了好多人了。可是,你们都是怎么知道时间的呀?这里面也没手表什么的。还没到白天,太阳都还没出来。是只要车站里面光线暗了,就能猜出吗?”女孩问着,带着小孩子特有的稚气未脱。

“嗯。算是吧,也不全是。车站里的光线还是会受到外头天气影响的。不全是车站整体的明亮,主要看的还是灯笼的亮度。我对这镇子熟,可以看这个就知道大概时间。其他的今晚车站里的人,就不知道了。他们估计是借着阳气来判断的多。”

“哦,还是不怎么懂。你真的现在就得走了吗?不能再多呆一会吗?”女孩稚嫩的声音再次确认着。

“恐怕不行。我自己跟别人约的时间,总得稍微先到点,总不能让别人等着我。这也是一种礼貌,对吧?”

“是吧。”

女孩的声音明显地带着失落。

零只安抚性地再次摸了下小女孩的脑袋,离开的打算还是不变的。

聚聚散散,有缘聚,那也终有散。散时的感受,终有一天也会由时间来抚平。

零刚直起身,却感受到了一只小手正拽着自己的衣角。就算不回头,他也知道是那小女孩。

“那你还会再来找我吗?可以……可以有时间的话,偶尔来找我说话吗?或者,不说话,就只是陪我几分钟也可以的。这里平常,不像今天这样的时候,基本都是妖怪,有的还很吓人。没有我可以说话的。”

女孩的一双大眼,说话间正同回首来看的零相视着。映入零眼中的这双瞳眸也像是诉说着同语言一致的请求,让人无法拒绝。

“嗯,一定!”零柔和一笑。

得到了这份承诺,女孩才松开了引魂者的衣角,笑得极为灿烂。

“那你可一定要来哦。答应了的事情,可不能反悔不来哦。我反正在这里的时候,不管白天还是晚上,都不会困、都不想睡觉的,你随时都可以来找我玩的。”

“好。对了,小丫头,这会人是少了,但不是一个都没有。我走开后,你自己还是多留神点,不要跟陌生人走太近。你那盒糕点,也藏好了,免得被一些没吃饱的坏人盯上了。”

女孩又重重地点了点头,乖巧地还把糕点抱得更紧了。

引魂者黑色的身形,这才放心地往车站西出口处走去。

魂流多时,在这里找人是慢;但人少时要径直走过去还是极快的。没过多久,零的身影便彻底在女孩视野中看不到了。

而目送这一身黑色西装的男子离去的,并非只有方才那穿红毛衣的小女孩。

“刚才那男的,是这的引魂者?你没弄错吧?”

“绝对没错了!我打包票。当年我那表弟,可是受过他些‘照顾’的。怎么可能不记得?引魂者虽然老子我也没见过那么多,但反正对我来说,这人,棘手!我那表弟,跟我一样,一直想找个机会,回敬回敬他,但一直没机会动手。”

“行吧。反正我们接的这单生意,也不是什么见得的光的事。既然他棘手,还是等他离开车站后、再等几分钟再动手。鬼门那,一时半会也不会立马关上,赶得上。”

“铁哥说的有道理,还是等几分钟再去那小丫头片子那比较保险。就那么小个丫头,我们三个大男人的要去搞定,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说什么呐!”被称作“铁哥”的大个头听了狠狠白了这人一眼,“这种时候别提什么大男人。本来就是见不得光的事,还三个大人对付个小孩子,又不是什么光荣的事!这生意啊,要不是不想跟钱过不去,我也不高兴接。丢脸!”

“也是,铁哥说的是。也不知道那位少爷,是钱多了没处花还是怎么的,要这小丫头干嘛用呢?都是死了的人,跟活着的时候可不一样,要个小孩的魂魄没什么用啊?就算有用,干嘛非得要这个一看就可怜巴巴、孤零零的。”

“管他那么多!你要是不想掺和,可以退出的。老子我可不想让这到眼前的钱给飞了。要不是看在钱的份上,前面那么难得的机会,我可真给那引魂者找点茬,让这车站热闹热闹了。两扇鬼门,就凭今晚车站里的人头,我就不信他能牛过一个人搞定了。”

“好了,回归正题。反正我们目标都是一致的,不管那位少爷想干嘛,我们只管钱到手。毕竟是个小孩,等会还是先看看能不能骗走吧。能不动粗就尽量不动粗。要是骗不走,那就直接动手。你俩没意见吧?”

同样目送着零离去的这另外三“人”,在离穿红毛衣那女孩不远、也不近的地方聊着,声音不大。

有过往其边上的,大抵都是往西面坟山方向走去的亡魂。就跟平常显世里头能见到的场景一样,基本没人会闲着没事、去瞎操心几个陌生人在聊什么跟自己没关的东西,也就各自顾着自己的方向走去。

这个点,确实是大部分魂流都在往西面去。但像他们三个这样停站着聊几句,亦或在回到鬼门那头前多留念几下这镇子、走得极慢的,也不是没有,并不显得特别怪异。

“诶,我说,刚才铁哥说的我是没意见。但,这会,那人是干嘛的?那衣服上还玩火的少爷,请的其他人吗?”

“不……像啊。快过去看看!”

三个大男人,说着便火急火燎往那红毛衣女孩处大踏步走去。

而另一边,那女孩处。原本她不过是抱紧着糕点盒子,目送着零的黑色身影没过多久、就彻底消失在了车站西侧尽头。

再次回归成了一个人,她怯怯地四下扫了几眼。

在车站里呆了多久的时间,她早已不知道了。一开始还会每天每天数着一天、两天……到后面,早就算不清了,也就索性不数了。

但她一直相信着,自己还是来时的样子,没有变化,那车站外面、家肯定也没有变化的。

也正是孤身一人车站里头久了,更加养成了多留神可疑事务的习惯。

这一下快速、又极小心的环视中,她已经发现了自己不远处、凑在一起的那三个大人有点奇怪。像是在留意自己一样。

正当小女孩生怕被那三人发现了、自己已经注意到他们的事实,立马收回目光时,却看到一个走路都摇摇摆摆的人走了过来。

来者瘦高,又有些驼背。摇摇晃晃到了她面前后,便径自蹲了下来,还一直盯着女孩手中之物。

“小姑娘,你藏了什么好吃的呀?好吃的,可是逃不过我的鼻子的。有还吃的,可不能独吞!”

“没!没有好吃的!你弄错了!”女孩紧张、害怕地想往后退去,但本来就基本是倚靠着围栏蹲坐那儿的,想再后退也没法退,只是更多地把自己缩得更紧了。

刚才那个大哥哥,虽然不知道名字,但已经离开车站、看不到了。

眼下看着,有那么一两个行人匆匆瞥了眼这里,但也就看了那一眼。乍一看也没什么跟自己有关的大事,便又继续朝着自己西面出站口走去。车站里的人已走得只剩稀稀落落,没几个了。

但……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个人停下来的!没有一个人可以帮自己的!

“撒谎的小孩,可是要吃苦头的哦!”

眼前这奇怪的人,又靠近了女孩几分。

那双布满了红血丝的眼,近距离里看来更显诡异。原本初看常人般无异的脸,越看更是还越觉变形。特别是在说完刚才的话后,伸出的红中带着黄的舌头,长度似乎加长了些,还不停地流着口水。

看着这番光景,就算是见过了车站里来来往往的不少妖怪,小女孩还是被吓得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

“小姑娘,把吃的交出来!把……吃的交出来!要是不交出来,就把你给吃了!你看着也挺好吃的样子!”

说话间,这瘦高的人,瘦度没变,高度却一下增长了好几分。也是这份变化带来的视觉冲击,原先的吓人也是更为诡异了。

那人凑向小女孩的脑袋,似是嗅到了除糕点之外其他的什么,突然凝在了那处,面带些惊讶之色:“你好像跟我们不大一样啊,小姑娘?生魂?你是活着的人?”

“不……不是!你别过来!你走开!”

“果然是生魂。”瘦高的人左右看了看,“好像只有我知道。那正好,就由我吃了你,连带着你的糕点。我好饿啊。饿了太久了。从活着的时候一直饿到现在,怎么吃都吃不饱。如果是脱离肉身的生魂,那么难得的东西,应该能让我有饱的感觉吧。一定也很好吃。”

小女孩的背已紧贴在了车站算墙的围栏处,再无后方可退,这愈加凑近的面庞,还有说的话,已让她的神经紧绷到了极限。过于惊吓之下,她反而不知道如何出声了,只有眼泪夺眶而下,顺着脸颊径自滑落进了她的嘴中。

有些咸……

妈妈……是不是再也没机会离开车站,再也没机会回家了?好想妈妈……

眼前这瘦高亡魂,伸长到异常的舌头上,口水正稀里哗啦地滴下。

他张开着的嘴,可以看到发黄的牙齿。嘴巴越张越大,完全不是常理之中人的嘴……

而正在这紧要关头,旁边竟突然横冲过来一记厚重的拳头,狠狠地揍在了这靠近小女孩、正张大嘴的脸上。

这一意料之外的冲击,这瘦高的人直接给打回成了原来初到这里时的正常高度、正常舌长的模样。同时,被冲击到了另一侧的地面上,睁大着眼,极为不可思议地摸着自己挨揍了的右侧脸庞。

“没事吧,丫头?”打出这记拳头的主人,替代了那瘦高的亡魂,正蹲在小女孩面前,关切地问着。他身后还站着另外两个一起来的男人。

小女孩惊魂未定,摇了摇头,手中抱着的盒子依旧护得牢牢的。

这个人……不对……

小女孩怯生生地抬头看了眼另外两个,也相比被揍的那位高大强壮许多的叔叔,又立马低下了头去。

这三个人……就是刚刚那三个感觉在留意自己的人。虽然很谢谢他们帮忙,但还是觉得不像是好人!跟前面那个陪了自己很久的黑衣服哥哥,有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你们……几个!”瘦高的人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抢食物也有个先来后到!别以为你们三个,人多,我就怕你们了。”

“怎么,不服啊?欺负个小孩算什么事!”站在那的其中一个男人撸zhe袖子挑衅道。

“丫头,迷路了?你一个人在这,可不安全。来,跟叔叔走吧。叔叔带你去安全的地方。”女孩前方蹲着的那人,亲切地说着,一边还作势想把女孩从地上拉站起来。

“我不去。谢谢叔叔,但真的,我就在这里就好了。其他地方我都不去。”女孩说着去掰男人那只正拉着她胳膊的大手。

“叔叔不是坏人,放心。跟叔叔走吧。你看刚刚这人就打着你主意,你要是还一个人呆着,谁知道会不会遇到其他坏人,是吧?叔叔我啊,也是见不得别人受欺负,平常也喜欢帮助人,怎么忍心看到了、还让你一个人孤零零呆这呢?”

“真不用!”女孩依旧坚持着自己的想法。她一手护着糕点盒不松手,一手努力地试着掰开那只抓得她已有点感觉疼的手。

“叔叔,你弄疼我了!我真不去,谢谢叔叔。”

“呵呵,看吧,这小姑娘可不高兴跟你们走。不乐意的就别强求了,还是不要浪费,给我填肚子的好。”

“滚开!”随着站着的其中一人,如此大喝一声,刚爬起来的瘦高亡魂又被踢了一脚。幸而这次他也有所防备,只是打了个踉跄,没有再次直接跟地面来个亲密接触。

“铁哥,这丫头片子那么难搞。您也别跟她扯了,直接带走得了。我们可还得鬼门关了前回去。要是耽搁了,到时引魂者巡视起来,可就明摆着让刚才那个引魂者来找我们茬了。本来还想给他点意思的,要是反而被他找到这个机会来整一下,可不是好玩的事。”

蹲着的男人回头看了眼说话的人:“也是。丫头,今天你就算不愿意也得跟我们走。也怪不得我们了。好歹我们刚才从这家伙手里救了你,你就当报答我们吧。有位少爷想让我们接你走,那位看着也是有钱人家的,你应该也不会吃什么苦。放心。”

被称作“铁哥”的男人说完,胳膊一用力,直接把小女孩给拎直了起来。

“放开我!放开我!你们都是坏人!”女孩对盒子还是没有撒手,但双脚拼命踢着。

此时,距离零离开已过去有那么一会了。

离天明的时间也在愈渐缩短,阳气的灼热感渐发散出,这对于亡魂来说是极为难受的感觉。也是因此,车站内的亡魂鬼魅更是从稀稀落落,变成了约等于就女孩这边四位了。

就算真想求救,也完全没有人可以成为被求的对象。

这车站,毕竟不同显世。女孩从来了后起,就没见过有工作人员的。自然也不存在有事找车站工作人员一说。

正当小女孩在这无助之际,车站却起了变化。

冷飕飕的白色氤氲从西蔓延而来,还是第一次见到这般光景的车站。

西侧入口处,随着白色的散开,还有一个人的脚步声。凭借声音,估计还是拄着杖子的。

“呦!这是要带走谁呀?几个大男人的,欺负个小丫头,还真当没人瞧见了。”

白色的氤氲间,一个女音传来。冰冷的气息,愈发浓烈。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