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一百六十章 离不开的河道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604  |  更新时间:2020-06-16 21:19:46 全文阅读

月色清好,陆筱颖抬头无聊地看了看天空。

干净的夜空。

要是这会是站在田野上的话,必定能在这样干净的天空中寻到不少明亮、又闪烁着的星星吧。以整一抹的夜色为幕布,点缀其上的诸多名为星的亮点。

相比之下,河水中依然还维持着的明亮就显得高调多了。

陆筱颖转头看了看蓝鱼。也跟她一样的无聊。

鱼儿已没待在她头顶上了,跟她一样面朝着同一个方向。

但是鱼是悬浮于空的,不像她那样双脚踏于河道之中。可能是体型实在太小了的关系,要是体型稍微大一点,看过去还真有些跟陆筱颖一起互相作伴看着同一方风景的味道。

有点……

陆筱颖不免看了眼深水区。鱼儿弄出来的靛蓝与明亮,她还是蛮喜欢的。除了好看之外,在这么一个自己被丢在还在镇子区域内的“荒郊野外”的地方,有着满河的光可以安心许多。

她并不太畏惧一个人走夜路,也不是说没这满河的光,就会胆小成怎样。只不过,有点光吧,万一有些前面鱼儿帮忙赶走的蛇之类的小动物,多少能看到,那互相让让、互不干扰。她可不想无意踩了哪个小动物一脚,更不想自己被哪个小动物安排了给咬了一口。

深水区……

那一眼的凝望。

逝者已矣,生者如斯。这理,陆筱颖还是明的,总是会有离别。哪怕没有遇到河里这个事情,狗的寿命本来也比人短,跟小黑迟早也会有离别的一天。

但这会跟这浮空的蓝鱼并排于那,她还是不免想起了小黑。

以前,好像还有过张照片,是自己跟小黑的。随意拍的,现在也不知道那照片在哪了,因为照片的成品她并未见过,只是自己是被拍照的人,再加上拍完后看过眼相机,所以还记得依稀。

是个临近春节的冬日。家里的门开着,而自己跟小黑刚好,并排一立一坐并排在那门框内。那时候的自己跟小黑,还都是好几年前,说不上具体多少年岁前的光景吧。

这么想想,跟这蓝鱼这么并排站着的感觉有点像。

最大的差别,大概就是,这条臭鱼是条妖怪鱼,然后凭妖怪鱼的本事欺负自己!小黑可没臭鱼那么不乖。

陆筱颖又转头看了眼蓝鱼。她惊讶了下!

鱼竟然会打哈欠!

看那架势,就能知道鱼嘴必定是大大地张开着的,而一侧鱼鳍变长、一侧则如常,变长的那鱼鳍如手般掩着张大的鱼嘴。鱼眼则是随着这动作,不由自主闭了起来。

陆筱颖惊奇地看着鱼儿打哈欠,然后又看着打完哈欠后、鱼眼眼角有着些微晶莹液体地回看着自己。

大概是为鱼所感染,她也随后忍不住跟着打了个哈欠。

“臭鱼,你要不要去那边看看,看看能不能出去呀?”陆筱颖指了指左侧的河道。

夜中辨不出具体的枫杨依旧,还有那侧延伸通往至到路上、随后又可以依路回家的台阶清晰可见。

鱼儿眨巴了下眼睛,一下别过头去,以尾对着陆筱颖表示着异议。

“臭鱼,你就去看看嘛。你看你那么厉害,还能把河水弄成这么蓝蓝的、会发光的,你去更合适。你只要一下飞……过去就可以了,超级快。要是我去,等我走到那,太慢了。反正你家汐侯大人一时半会也不会回来的样子。要是能出去,我们也就困了、先回去睡觉而已嘛。”

鱼儿转回身来瞅瞅陆筱颖,眼角处刚刚那打哈欠打出的晶莹依旧,在靛蓝发光鱼身的相衬下显得诡魅又精致。

看样子鱼儿还是有些心动的。之所以要怂恿鱼去,确实也是鱼儿去更快。但还有点,陆筱颖觉得汐可不大会像是没对这河做手脚的样子。

死活要把自己丢河里、还不许自己先回去,那既然到这里了,肯定汐有汐自己的考虑的。比如说,虽然这里走走容易打滑,走起来有点慌,但真慢慢走,也是可以一小步一小步走回去到左侧的。

然后到了那儿再小心点,往北侧后退走,那边也是有段同这儿可见的台阶差不多的通往岸边的,还没有这小瀑布横拦阻截。只要上了河岸边,从那边再走回家也是可以的嘛。也就稍微多走那么好几步而已,但至少陆地上安全、走走快。

自己都能想到的事情,陆筱颖可没那么天真会觉得汐想不到。那可是一个大妖怪,还是跟水有关的妖怪的话,对这河估计还比自己这个从小这一带长大的小人类熟悉多了。

前面一直乖乖等着,没采取行动也是想着估计汐很快会来的吧。谁知道等那么好一会了还没来。既然要行动,汐作为一个大妖怪,又很可能猜到自己会干嘛,那让这条妖怪鱼去试探试探最合适了。

再怎么看着小,能穿过玻璃墙、还能让这河水变现在这样好看的样子,可是铁打的事实。鱼儿要是没事,能顺利出去,那自己这个比鱼弱小的小人类再去试,才能让走出河道的成功可能性更大点。

鱼儿要是都不行的话,那自己更是别太异想天开了。

“臭鱼,你就去试试嘛。说不定你家汐侯大人,还会夸奖你厉害,比我先出去呢。”

陆筱颖这一句刚说完,鱼儿一下来了劲,一副跃跃欲试、就要往那处去的样子。汐侯大人的夸奖,是远比其他来得更有诱惑力的。

陆筱颖急忙用手拦在了鱼儿前头。要是等会鱼儿成功飞出去了,河水又回归正常的话,嗯……黑不溜秋的,河里走路,有点慌。

“喂,臭鱼,等一下,可说好了。你要是能出去,要稍微等我下的嗷。特别是这个河水,你不能让它灭了光的。虽然你看着更小,但我比你更弱小。反正肯定你是第一的。汐肯定是表扬你多一点的。”

话语中含着对自己夸奖的意思,鱼儿还是挺高兴的。会眨巴的眼中都透露着一份高傲之态,还极为自信地摆动着尾巴。

“好了,鱼儿冲吧!加油。”陆筱颖收回了手。

鱼尾用力且有节奏地在空中划着幅度。又因着鱼身上靛蓝、同这河水一道的明,它的尾划过之处,空中还能恍惚地捕捉到些蓝光的残影。

这优雅的姿势,陆筱颖不免想到了电影中那些于深海中自由徜徉着的美人鱼。

对于鱼在水中的游动是怎么样的,现实中所见活蹦乱跳的鱼大抵都是菜市场或者买回家后盆里或者哪里,总之是有束缚的。但是比如这深水区深水之处,可自由徜徉于深水处的游姿,还真是未曾见到过。印象只来自于荧屏之中。

上一次,深水里头倒是算去过了。可是掉河里,还生命堪忧,压根没心情去惦记要欣赏鱼的游姿。总之,就是未曾见过。

这会蓝鱼在空中游动的样子,还真是有种错觉——自己此刻就置身深水之处,且一切皆合意,正在悠闲欣赏着那尾鱼儿随心随意地游摆。

但这错觉也没持续多久。

因为……

鱼儿的速度果然还是挺快的,已经快到了同岸边枫杨咫尺之处。

大概鱼儿本来路径是想先到枫杨树,或者是来个抛物线往上冲高、再从枫杨那侧去到河岸,然后再按照前面说的,回来等等自己怎么的。

但不管它原本笔直直线往左侧,随后到达河道边沿后的路径是怎么设定的,这会站在原地的陆筱颖都不免为它捏了把冷汗。

不会……撞上去吧?应该不会撞到头吧。

果然汐不仅仅是单纯地把自己跟鱼丢河里,还做了点别的什么的。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

先前发光的鱼儿没靠近,就算河水带光,也依然看不出什么异样。但鱼儿愈发近、近到足够近后,就算没戴眼镜、没法足够清晰,陆筱颖还是看到了那儿有透明屏障一样的东西。

看不清上下左右的边沿在何处为界,但是鱼儿的光近到足够之后,那儿在光之下,分明就有如一面玻璃墙一般的玩意因鱼的蓝光而能被捕捉到其存在。

陆筱颖的心一下提了起来。毕竟有一层是自己怂恿了鱼的,它要是一脑袋撞了上去,可真是自己的错了。

要是普通的玻璃墙,陆筱颖倒是见识过鱼儿的本事,家里那个就被它穿过去了,倒是可以放心。可这不是玻璃,妖术什么的东西弄出来的,肯定不一样。

幸好,那一瞬间,鱼儿像是被瞬间强大的引力给吸附住了一样。不仅速度瞬息而缓,它整个身子被吸在了那原先看不出来、鱼光映照下才能看出的屏障之上。

鱼儿依然努力地摆动着鱼尾,但鱼肚子被紧紧吸住了,前行轨迹从原先地水平前行、一下转成了沿屏障的垂直往上艰难上行滑走。

陆筱颖在河道中央的位置,鱼尾如何用力摆动她是看不清的。但鱼儿的架势中,她能看出蓝鱼是费了好大的劲,才终于脱离了吸附。随后一副焉了的样子,往回朝陆筱颖处飞游了回来。

“臭鱼,你没事吧?”陆筱颖关切地问着飞了回来的鱼。

被这一问,鱼儿更是一脸的委屈样。当然这主要也是从那双还会眨巴眨巴的鱼眼里透露出来的。

鱼眼若含水,仿佛马上就能流出一长串的眼泪珠子来。鱼鳍更是,这会又变长了,委屈巴巴地交叉护着自己。

“来,臭鱼,安慰一下。我帮你揉揉。小时候撞到了桌角什么,大人们都是说揉一揉就会好的。”

鱼儿望着陆筱颖,松开了护着自己的鱼鳍,并用鱼鳍示意了下鱼肚子处。

手抚过鱼肚,冰凉之感同样地,也流过陆筱颖去相触的手之处。

“臭鱼,不痛嗷。”

手指轻缓滑过。鱼鳞片片清晰,靛蓝的光从鱼体内散出,鳞片有着往日没有的愈加剔透感。

手指过处,陆筱颖觉得自己的手指也仿似因着光而一样有了剔透感。

手指上的剔透感,是恍如在某一个春日的阳光下,没有太过猛烈的光,温度适宜,迎着光抬起手去挡住那阳光之际,由指缝蔓延开的光,染至了手指上,那种带起的通透感。

此刻的不同,大概也就是光为靛蓝,通透亦有着几分蓝感吧。

鱼儿大概是舒服了,或者更多的来说,被安慰了,心里舒坦了。毕竟鱼鳞是精致,但也同样坚硬无比,实际也并没那么容易让其受伤。只见鱼儿在空中转了个身,以鱼背对着陆筱颖,暗示着继续那轻柔的动作。

陆筱颖也是极为乐意效劳的,这感觉吧,要是鱼是毛茸茸的话,跟抚摸小动物一样。

手指又从鱼身侧轻缓滑过。

“臭鱼,我觉得真的是挺好看的。等你长大了,是不是你也会变出人形啊?如果到时候变人的样子的时候,你一定要尾巴慢点变。这样就跟美人鱼一样了,更好看了!”

美人鱼是什么,鱼儿其实并不知道。但是,“好看”两个字,它还是很知道的。

鱼儿斜视了眼陆筱颖,其眼神中透出的有份睥睨天下的傲态。这话还是听着极为舒服的,鱼儿一本正经地复又转过身来,右侧鱼鳍往前一伸,又冲着陆筱颖眨了眨眼示意着需要靠猜的意思。

陆筱颖心领神会,伸出手指凑了过去。

鱼鳍顺势一绕,把陆筱颖伸出的食指卷在了其间。

“那就说定了嗷。等到那一天的时候,你可一定要让我看你美人鱼的样子。这个不算握手,算拉勾勾。但是,臭鱼,你可一定要快点。我怕你还没变,我就老了看不动了。”

鱼儿不解地看向陆筱颖映出着蓝光河水的双眸。

陆筱颖能感觉到那原本松松一卷的鱼鳍,有几分少许的用力了。

是舍不得吗?还是,鱼儿还不明白自己跟它不一样,人类的话,生老病死那是很正常的。

思绪不由地又联想去了小黑身上。小黑眼中的自己,或者便如这会自己眼中的鱼儿吧。当然这个比方可不是以主人、宠物角度去论的。而是平等若家人、若朋友的存在下,各自所存在于世上的长度。

只是,自己,已经不会再小时候那么天真,以为狗是可以陪自己从儿时走到终老的。大概这会自己眼前的鱼儿,是真还小吧,估计还不知道。明明汐那个大妖怪,对这种事情肯定是看得更透彻的,肯定是没好好教鱼儿。

“臭鱼,你是不是很喜欢我啊?”陆筱颖不害臊地小声问向不放开鱼鳍的蓝鱼。要是对着汐,那是肯定会脸红的。但是对着鱼儿嘛,不是人的样子,陆筱颖还是可以非常淡定直问出口的。

鱼儿眨了下眼,立马松开了鱼鳍,还趁着陆筱颖没收回手,冰凉鱼鳍一甩,故意甩打了陆筱颖的手一把。

“哼,臭鱼!”陆筱颖揉着手,白了眼鱼儿。

并不疼,完全没有早上被臭鱼拉着起床脸上那一扇来得疼。但短短的时间内,总是有些微妙。或许,跟这妖怪鱼还是很可以好好相处的。

就跟小黑那样,既是朋友,又是家人。

但是小黑永远是小黑,臭鱼永远是臭鱼,两不相替,并不是彼此的影子。始终都是对于自己来说,独一无二、这一生中的相遇。

又有隐隐约约的声响传来。先前陆筱颖其实就有些注意到了。

本应该安静的河道,有些不干扰这安静的虫鸣蛙叫倒是正常的,但总是有些恍恍惚惚、若真若幻听的声响传入耳中。

这些声响,倒是让陆筱颖想到了车站、集市那种人流杂多的地方。

在白天的河道中,这联想到的人流杂多的声响,是不可能、也不会存在的;更何况是这夜晚,更是不可能会存在。

除非……

陆筱颖看着鱼儿,河光映着的脸上带起了笑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