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三章 聊待茶凉际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629  |  更新时间:2020-09-27 20:18:25 全文阅读

有鸡鸣声时不时地,传入几声进茶山。

又有渐明、有亮头缓起的天色,虽说整体还是显得外头有些黑魆魆的,但一切都预示着将要天亮了。

照理应该是较先前更能看得清周遭了,芷芕却反倒眯缝起眼来看自家主子。

喻礼一身不自在地看看自己身上,左边看看、右边看看。也没什么呀。

难道自己刚刚说错话了?

也……好像没说错呀……

那会巷子里头遇到了汐侯大人家小孩,确实是,有些好奇她跟隐世联结远比自己想的要深得多,是不是此世之外,前面的,尚有什么“情缘未了”之类的事情的。当然,要真是有前世断不了的“情缘”,汐侯大人这,啧啧,感觉还挺有戏可看的。

“那个……”没想出芷芕这眼神意思的喻礼,可没法像汐侯大人或是水璃那样若无其事、一脸淡然,他又挠了挠头,小心翼翼地问向芷芕,“那啥……我家可爱的小芷芕……”

这叫法刚从喻礼嘴中出口,原本还专心致志眯着双眼、如有极深深意地看着主子的芷芕,又被自己给呛到、不由咳嗽了下。当然这回倒是没有茶水可以呛到喷出,是被口水给呛到了。

“哎呀,别激动嘛。那啥,小芷芕啊,你这么激动……是不是我刚刚真说错了什么?前面那眼神也是!”

一旁的汐,假装什么都没听到,给自己加了点茶:“这茶细品还真不错。”

随后又一本正经观摩起盛着茶水的紫砂杯子来。

水璃也是如是的,一边回忆着芷芕教她的细节,一边一本正经倒腾着茶具。好似芷芕同喻礼这出加入的戏码不存在一般。

“是吧,汐侯大人?妾身也觉得不错。虽说没有什么讲究的品牌,但是也是色香味俱全。汐侯大人要是喜欢的话,改日,妾身也可以来找芷芕讨教讨教,学习学习怎么炒制的。”

“这主意……倒是不错。不过,我觉得,还可以顺带,跟苕酒屋那老板娘打打招呼,贿赂贿赂,看看能不能让你学个酿酒。她家那招牌的酒是真不错。”

“汐侯大人您可真会开玩笑。老板娘可舍不得把自家秘方说出来。要是行,妾身可早就去学了,好试着酿个给您尝尝。”

看着汐侯大人跟水璃装着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听着,喻礼倒是愈加发慌。虽说芷芕也不能把他个主子怎么的,但或许,这就是一物降一物的天意。

“停停停。”喻礼做了个手势,示意着汐同水璃暂停下彼此间的对话,“你俩先暂停下啊。可别这么假装着看戏。我可还都不知道,我家小芷芕是刚才哪点被我得罪到了。”

已从被呛着中缓过来的芷芕,呷了口茶:“之前没得罪,主子,你对我这称呼倒有点得罪到了。加‘小’字干嘛,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先前我就眯着眼看你而已嘛。你说,主子,你有没有像……”

“算命的?”汐接了随口三个字。

“对对对!汐侯大人原来跟我一样想法。”芷芕说得笑得极欢。

“没。我……就随口胡诌,应该还是跟你想法不大一样的。”

“汐侯大人别客气嘛。就当跟我想法一样呗。”芷芕又开始一本正经,一手手指极有模样地动着,“掐指一算,汝必跟前世还有藕断丝连,且让吾帮你看看。哈哈哈……”

“你们……算了,算了,你们高兴就好。我还当是我真说了什么不该说的。毕竟那啥,我这也算宅了。虽然离镇子近,但人类聚集处,有时候贪念欲望什么的多了,那味道真不大好,也不常过去。就怕有什么显世里头的讲究,我宅久了,无意得罪了。就跟那天巷子里头,芷芕说的,盯着别人家眼睛看不好什么的。”

“你这不是,大隐隐于市吗?离市近,但避而不去。既出世,那也没必要在意世人的规矩。”汐如是说道,也算是打破了方才芷芕点名原因后、都忍不住跟着笑起的状况,“那刚才说的,你那掐指一算要看,当时有来得及看出什么吗?”

汐知道过多的必定是没看出的,被不知其想法的芷芕阻止了,但是,或许只是那短短一须臾的一眼,就已经看出了些丝线了。

既然芷芕能阻止,那必定是已有发生的。要不然也不存在阻止一事,没有可阻止对象的话。而时间再短,那也是一眼。水璃前面说的那句没错,她看几百几千回都注意不到的细节,喻礼的话,或许是仅一面就够。

“这个嘛……”喻礼学着方才芷芕那动着手指的动作,确实有几分占星卜卦的姿态,除了头发过于乱糟糟了,“掐指一算,是还没来得及看出什么的了。这个看看嘛,掐指一算,也是稍微要点么时间的。时间过短,还来不及看出来。但我掐指一算嘛……”

喻礼故意清了清嗓子。

“前世有牵连的话,恐怕也不是今生,这小孩子跟汐侯大人那样的关联。我听芷芕说了,那小娃娃额头上有汐侯大人的守护印记吧。当然了,这事,我俩都有分寸,都有好好保密着的,汐侯大人大可放心。不会从我们这的口子,因为这事违了你的意、提前为过多人知道造成麻烦,当然要是有其他非我们这的口子给你添了堵的,那我们也就无能为力了。”

“嗯。其实,我也猜应该不是这样的类似关联。虽然守护印记我是头一回,但光从印记来说,以前也还有契约印记跟人类缔结过,也是不争的事实。”

水璃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不由诧异地看了眼汐处。

汐侯大人竟然自己提到了契约印记!这个事情,也算是早就翻篇了,汐侯大人自己会提起,虽然也就如此这般点到为止,但确实难得了。

汐继续说着,并未在意水璃的视线。

“都叫印记,我觉得有些属性还是会有共通的。要是真是前世之中,同隐世有过印记的瓜葛,我觉得我的印记给出的时候,就应该会有感觉。”

喻礼点了点头。倒不是对汐所说的假如真有什么会“有感觉”这点认可。

印记方面,反倒说,汐侯大人会较他更熟,他所熟的也就守护印记,因着十世之约。契约印记方面就是知识空白。一方所知为空白,那也就没法比较,没法对汐所说的表示认可或是不认可,真要表示也只能说无法表示。

点头,只是因着巷中那一眼,零星点滴看出的,或者说是感知出的不多的感觉。

“所以嘛,汐侯大人,这种关联度,虽然我不大肯定,但可能跟玄鬼的情况,会有某些相似之处。毕竟玄鬼生前也是人,不是生而就是隐世的。跟我们……”喻礼示意了下他自己同汐侯大人所在处、以及水璃同芷芕正在处,“可都不一样。”

“玄鬼……”汐若有所思。从喻礼的话中,大概能猜出来,这个叫玄鬼的,不单纯是显世理解上的“鬼”。

显世常言的“鬼”,实则很多是执念之类。徘徊不去,执着无法往生。有主动、有被动,但是,就算是主动徘徊遗留于世的,也基本不大会有主动想堕入隐世者。毕竟生者,闻隐世多色变。

既曾为生,这种观念有时候还是埋得挺深的。愿从显世常言的“鬼”,堕入鬼道,化为妖异、成隐世亦所言的“鬼”者更少。

这一类,实话说,也不是汐有好感的存在。从此刻他仅一瞬的皱眉就可看出。

对隐世,大体上他都挺有好感的。但隐世之中,唯独这一类的存在是例外。不过所幸这一类也挺少,也基本用不着打交道。

没好感,归根结底,还是同人类、同显世有关。因为隐世中唯独这一类鲜少的存在,是由显世生者所化。

“看样子汐侯大人对玄鬼之类的,不大喜喏。”

那短短瞬息的皱眉,未曾逃过喻礼的双眼。此刻说完这句的喻礼,正双手捧着茶杯,弓着背,活像个静享阳光的老头模样,吹了吹杯中的茶水,又饮了起来。

“还行吧。不感兴趣、不喜的东西反正也不是一样、两样。而且就算我不喜,该存在的还是存在的,我的喜好兴趣都无关。不过说回来,这人,谁?沂竹镇这的?”

“那个啊……”水璃接话道,“汐侯大人不认识也是正常。是这镇子里头的。妾身的印象的话,跟个无所事事的混子差不多吧。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人物。要是从他原是人类来说的话,能直接这样成妖异的,那也算是有点厉害了吧。毕竟物以稀为贵喽。”

“那人,跟小颖可能有什么样的关联?”

“哎呀呀,汐侯大人,您可别先入为主嗷。我这嘛,可没说有什么关联。只是说‘可能’,可能会跟他的情况有相似之处。但只是可能。毕竟人家可是只有前生、不再有后世了。汐侯大人家小孩子嘛,不活生生一个人类,就在她自个的这一世中。”

喻礼继续补充着说道。

“至于相似之点嘛。假如你家那娃娃,同隐世过深的联结,是前世就有过催化了。而我要是那么一丢丢、一点点的感觉没错的话,这种催化不是纯隐世的,那么,我觉得也就是生者化为妖异这路子上联系会更有线索点。”

“当然了,那孩子我是不熟。但既然会让汐侯大人如此反常挂念的,肯定是个正经好孩子。所以,必定是没玄鬼那么直接堕入鬼道那样程度深的。或者说,只是她前世中极为亲近之人,有玄鬼类似的情形,而她只是前世的事情还未彻底藕断丝亦断。但不管具体什么情况,不是纯隐世的瓜葛,以此为参考下,我个人觉得说不定还是可行的。”

静静地听其说完,看着一丝一丝把明织进来了的天色,汐停顿了少许。

其他三位也未发一语,给汐留出着这安静思考的时间。

“喻礼,我觉得……反正最近我都在这镇子上走动,改天,带我家花痴过来坐坐?顺带嘛,小孩子嘛,你懂的,没见过龙,见识见识世面也不错。”

想不到短暂的平静之后,汐提出了这个建议,喻礼连连摆手拒绝。

“这个还是算了,算了。机缘所至,自然就能见到了嘛。就跟巷子里头一样。不是芷芕都说了,我那不都是掐指一算,像个算命的。掐指一算可讲究天机不可泄露啊。那天葬礼,头一回见嘛,算是机缘到了,但是还不够,所以不可深看。既然天意如此,还不够,那还是……”

喻礼还想没完没了地继续说下去,被汐拍了拍肩膀给止住了。

“开个玩笑嘛,别当真。哪天花痴要是考试干嘛,按照显世的说法,鲤鱼跳龙门什么的寓意,感觉倒是可以忽悠她来茶山沾沾运气什么。”

“哎呀,考试这种事嘛。自己用心、都到位了自然成,求人不如求己,来我这可没用。就算跳龙门,那也可是背后有不少付出的,不是纯运气。你可别随便听那些表象说法,顶多也就心理暗示而已。所以,汐侯大人,您老先提起要讨教的那事……结了喽,算?”

“不是‘天机不可泄露’嘛。找你讨教,我也就随便问问,有些好奇。继续‘天机’着吧。大抵我心里算是有些素了。除了‘天机’之外,仔细想想,擅自探究太多也不大好,小孩子也需要小孩子自己的空间的。”

话已至此,那侧,水璃便开始收拾起茶具来,看得出,这会是真要先回了。几夜的琴音,遇着鸡鸣时分左右,便开始止息。

今天这个点的话,也算是鸡鸣左右,不知道会否完全错过墨泽大人那琴音?

而这边,汐则突然一本正经地挑了另一个话题的简单几句起来。

“最近,可能会热闹点,也说不定。”

“啊哈?”喻礼笑着,带着憨态,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发,但眼神中透出的,却没“笑”那般的仿佛什么真都不知的样子,“要热闹啊?那可真有些困扰了。我还真不大喜欢过分热闹。清清幽幽,这茶山这样,最好。所以,汐侯大人这讨教小孩子的事,已经知道有瓜葛了?”

“不知啊。两码事。不过,也是当下看着是两码。是不是真两码,不到最后的揭晓,谁都说不好。有的事情,本来可能不相关,但也不排除后期会以其他某种形式被卷入成了相关,对吧?”

“汐侯大人还真是未雨绸缪。是说不定,万事皆有可能。多考虑点可能性也是不错的。”喻礼说着,自个的思绪已是想去了隔壁对面那坟山。

汐侯大人这顾虑……

哈哈,有意思的地方,有意思的人。

是到最后谁都不知道有没有相关。但要是随意联想可能性的话,说不定那小娃娃真可能无意之中牵连上了也未必。坟山,今年份,那两扇鬼门。若说需鬼门的,也是生前为显世之人。

也就最近的事情。坟山的事,汐侯大人想必多少都知道些吧。阿霁来坐过会儿,回去了不大可能会跟汐侯大人也完全不提。况且,今年鬼节两方地界,都不约而同给亡魂让道,反常地不凑热闹,这地界之主可肯定有些关系。

汐侯大人会挑起这话题,估计是他也从那小孩子身上想到了什么吧。

热闹大概是阻止不了的,倒是但愿这热闹别太过折腾,也早些停息了。这茶山,这镇子,还真是住出感情来了。

“茶也差不多了,凉了。是该回了。”

“茶凉了可以再热嘛。那啥,那你俩慢走?我就不客套了。都老熟人了,就不送来送去了。反正,回个镇子,近得很,快得很。”

“主子,你只是懒得动吧?”芷芕毫不客气地给喻礼补了一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