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五章 晨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653  |  更新时间:2020-10-12 20:27:08 全文阅读

【一】

从镇郊走入镇的范围之内,安静的主调弥漫。毕竟两侧的房子内,那些沉睡的人们尚在睡梦中。

再往前行去,不久便已能视到桥处。

河道这侧的马路上,路上还无车。安静着的路,空留着依路而设的路灯,把原本或许能显于路面上的枫杨的暗影驱散了去。驱散了之后,路面留下那昏黄而带慵懒的明。

这个时刻,廊桥车站已经安静下去了。

桥便只是桥。

当然另一方视角之中的桥内,就算不进入到里头,汐同水璃都知,廊桥车站内的安静,并不代表空无一影。那困于其内的孩童,迷路了数载了,也快融为成日常了。

相比桥、廊桥车站来说,到了这儿的空气却并没桥本身那般的安静。

有附近早餐店内初出笼的包子香味,随着清晨的风,飘入了桥上。一阵阵的,让这空气仿佛波动着般、不再安静。

“好香啊,包子的香味。”水璃吸了一口仿佛也着了晨露、清凉着的空气。说着挺香,也是发自内心,但是相比,她还是喜欢些刚才镇子外面一路走来,混杂了青草、泥土味道的清新空气。

“嗯。开早餐铺子的,也是起挺早。”汐随意地回了一句,目光视向实际为对面岸边枫杨挡住了的墨泽的屋舍处。

汐侯大人这细微,水璃也是注意到了的,手中拿着的狗尾巴草,在同白日有着截然不同温度的空气中画着圈圈。

“不知道墨泽大人的琴音,是妾身同汐侯大人错过了呢?还是,只是昨夜没弹。”

说完,水璃就顺手把手中的草,抛入了桥下。

河水潺潺不歇,立马容纳了这跨过桥栏杆、落入了水中的狗尾巴草,带着它一道沿着河道往南流走而去。

“不弹估计是不大可能的了。那家伙,梦溪的事情,是含蓄了点。虽然也理解吧。我们都知道梦溪的执着,或许是这样含蓄点好。保持点距离,最普通的关系,两相见面才好不尴尬。不过,含蓄之外,墨泽也有他自己坚持的执着的。明显为梦溪而弹的琴,没什么特殊情况,我觉得不大会落下这一晚。”

大概是听到了主人的谈话,几点水滴,竟兀自从河中跃起,划着抛物线跳往了桥上。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是明显反常的情景。毕竟这会河中,可没有玩弄河水的人儿。这不借外力跳往桥上、还恰巧是水璃同汐所行至的桥这段的,明显是有隐世中的力了。

水璃伸出手来一摊,水滴便弹跳着落入了她掌心中。

在她掌心中流转了会,又以水滴的形态兀自跳回了桥下。

“还真是没落下,弹了喏。水灵也是这么说的。那就是妾身错过了呢。以前都不知墨泽大人弹琴那么好,着实好听。顺带蹭蹭梦溪的光。妾身倒是蛮喜欢听的。”

“琴棋书画,那家伙技能还是蛮多的。雅致,有格调。说起来,跟我们刚回来那地方的那位,还真有点像。泡泡茶,干嘛的,隐于市中,闲情雅致不少分毫。”

水璃撅了撅嘴:“妾身还是觉得汐侯大人这样的最好。要说大隐隐于市,汐侯大人才是真隐于市呢。泓汐可比这小镇子、那茶山热闹多了。汐侯大人可比墨泽大人、喻礼大人厉害多了!”

“哈哈。你只是一叶障目,护着我这边而已吧。”

“哪有!妾身就是觉得汐侯大人才是最好的呢!”

“赚钱方面嘛,我觉得我比他俩靠谱。这方面闲情雅致的玩意,我还真没什么技能,比不过。说起来……”

提到墨泽,汐不由想到了那天晚上带陆筱颖过去蹭饭时,墨泽同他提到过的事情。

提到过的事情,就那么些。梦溪之外的,老山主那孩子的事……

“水璃,上回……花痴被山隐那次,那只雕枭,你是不是也认识?我记得是叫潇来着。”

“那……那个……”水璃一下紧张起来,“是……是认识了。可……汐侯大人,妾身向您发誓,山隐的事,妾身也是事后才知道的,可没掺和。绝对绝对、真没掺和!妾身也不知……”

汐抬了下手,示意水璃停下话来。

“别紧张。那个事,估计也就四个人类小毛孩闯了她地盘而已。都过去那么久了,就算你真掺和了,过去的就过去,这么点小事情我不会真抓着不放的。你跟她,关系不错喽?”

先前汐其实不大确定,水璃跟潇的关系,会是怎么样的。毕竟他平常在泓汐的多,也没管得那么紧,确实不是事无巨细都清楚。只是恍惚有点那印象,好像之前是什么时候、哪里听说过那只雕枭好像是水璃朋友来着。

当然这印象,那天陆筱颖被山隐时,他也确实是没想起来。

刚才水璃的紧张劲,则让汐确认了不确定的这点印象。

水璃怯生生地点了点头,全然不知汐侯大人这么问的用意。

“挺好的。哪天也可以带她来你这多坐坐,或者一块去泓汐玩玩。”

“嗯,好。可是呢,她不大喜欢人多的地方,每次拉她来妾身这,都不肯来。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她被捕鸟网给伤过,到现在都放不下,连只是靠近人类镇子都不乐意!汐……汐侯大人,您为什么突然提这个……不会……潇,她又干了什么吧……”

“没,没什么的。提到墨泽,突然想到了她那而已。”

“哦哦。是……墨泽大人有说了什么吗?”

能猜到的大概就是这样了。

水璃对山一方那边内部具体的事务,虽然离得近,但并不是太清楚。只是,好像那边几位的大人物,都对潇比较“好”的感觉。就是,有些较其他山一方妖异什么,更来得“宽容”之类感觉的那种“好”的样子。

当然,要是让水璃举些具体例子的话,她也有些说不上来。但貌似确实是这样的,有些听到过。所以,要是墨泽大人特意交代了什么,也不好奇。

或者是借着山隐那事,墨泽大人向汐侯大人提起的也说不定。毕竟汐侯大人,还真是有些对那人类的花痴的小登徒子在意的!

水璃迅速地想着这种可能性,一想到陆筱颖处,不由轻咬了下唇。

一想到那丫头,还真是有些吃醋的!那小丫头,好的时候也算好吧,人类里头。但一码归一码。汐侯大人还特意住她家来,水璃觉得这人类的丫头片子,比那阿霁还麻烦。关键自己还不能把她给怎么的。

跟阿霁要是怎么的,就算稍微动个手吧,彼此有分寸,加上也都没那么脆弱,小打小闹没事。

陆筱颖是个人类,相比之下,可脆弱多了。万一,一不留神重了什么的……就算不带汐侯大人关系,自己对这地界还有责任的,岂不是自己都没护好自己的地界了?

“算是他提到过了吧。”汐回答着水璃,说得含糊。

他提起潇来,只是因为墨泽那知道的,老山主的孩子了。但这事,估计水璃是不知道的。知道的,暂且越少越好吧,万一水璃知道了,无意在那孩子面前透露了,反倒会让那孩子有压力什么的。

既是藏起的真相,揭开的时间不对的话,也不是好事。

含含糊糊。那水璃自然而然会当成是墨泽提的。这样刚好。

“也就稍微提到了。能提到的事情嘛,墨泽也算山一方的一家之长,你也能大概猜出来,关心关心家里头的人那样的。总之,跟山隐那事无关,我就随口提提。有空多找她玩玩。她那边有什么事情要帮忙的,你也可以跟我说。”

汐以尽量听不出什么深意的方式表达着。什么事情要帮忙,其实他心里头想着的事,“揭开”的时候。

都是同老山主有所牵连,但潇同赤潋不同。赤潋始终知道着她所知道的、她该知道的,所以习惯了的伤口,哪怕有一天无意又撕裂了开来,至少心里是有所准备的。

但潇这边,先前汐也不知道老山主还有这孩子,虽然有一层可能也是他没见过没联想过去。但既然知道了,不管是老山主还是墨泽的关系,都是要关照下的。

水璃跟她熟的话再好不过,若是哪一天,在她从未以为有过的真相展现成伤口时,多少或许也能帮她一点。以防一下汇集成洪的真相,会在瞬息中冲垮了那孩子心中的堤坝。

“哦……”自家汐侯大人这么说,水璃倒是放下心来了,还以为真山隐那事,虽然没掺和,但就怕被误以为掺和了,给汐侯大人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想不到潇的面子那么大啊。”

水璃以指尖轻点了几下自己的唇,若有所思。

“那……汐侯大人,妾身可以冒昧地好奇下,潇那么大的面子,到底是那边哪位大人物的?墨泽大人自己吗?还是……”

“不可说。你也别多深究。那边的事情,那边自个会处理的。哪天该你知道的时候,自然也会知道。”

“好吧。妾身可没打算深究,只是自己朋友嘛,就好奇,那么一丢丢而已了。”水璃边说着边以拇指、食指做着就那么点点的小动作。

小小的动作,带着水璃那份唯属于她的娇俏。

【二】

台门之内的一切,都若凝于一以晦暗天色为主色的琥珀中。越是时间慢移,就越是沉淀下来一般。

静若无声着。

侧耳倾听,倒是有虫鸣阵阵。也开始有零星零碎的鸟叫声,可以捕捉到些许了。

能听闻到鸟叫了,虽然鸡鸣声是尚未起,也算是天快要亮的节奏了吧。

原本无精打采的蓝色鱼儿一下打起了精神来。

无灯盏示明的房间内,全靠着蓝鱼自身的光亮照亮着它所在的那一隅。

它的前方是一堆的碎玻璃,都是被打碎了的酒杯残骸,还是不止一只酒杯的。

当然,打碎了杯子的,不是别人,就是它。

汐侯大人交代的,让它拿酒杯这个事情,倒腾了几天了,目前顶多能让杯子悬浮微起,然后平移个两三厘米吧。完成这仅有的微许移动后,那些经过了鱼鳍之力的杯子,基本不是倒在了桌上,就是掉到了地上碎掉了。

正是因此,它又多了个额外任务,弄坏了的杯子,残骸尚存着没丢掉的,它得还原起来。

对于那么一尾小小的鱼,一整个漫漫的长夜,独留着它在这相较之下显得空旷的房间里倒腾杯子。然后汐侯大人同水璃姐姐又出门玩去了,只留下了它,鱼儿怎么想怎么委屈。

但是……谁让它最小呢?没有办法。

只能乖乖地呆着,一汪清泉即将溢出那一双大鱼眼了,然后一边继续这几天的努力。虽然也没努力出什么。

好不容易能让杯子移动那么一点点,虽然结果还是杯子会摔倒,但已经很进步了,还被那个臭小颖嘲笑!

所幸,这外头细微变化了的动静,鱼儿已经感觉到距离鸡鸣不远了,距离天亮更不远了!

天亮了,就可以去隔壁房间叫臭小颖起床了!自己都没睡觉呢,快要开学的臭小颖更加是不应该睡懒觉的!

汐侯大人交代过,除了小颖以外的人类面前都得假装是真一般的鱼。那作为这里最小的它,汐侯大人和水璃姐姐的话是要听的,这样才是乖鱼,可以欺负的也就只有那个臭小颖了。

打起了精神来的鱼,全神贯注地留意着外面。这附近估计是哪户人家有养鸡,天明之前,都能听到远远传来的鸡鸣声。当然肯定不是这个台门内的,声音听起来没有那么近。

但这样就已经足够了。

时间缓缓流淌,终于,如鱼儿所愿,捕捉到些许晨起的鸟叫后,鸡鸣声入耳。

鸡鸣时,阳气始盛,然后就是等天亮了。没有一丝丝光线的时候,是还没到可以去隔壁房间的时间的。

就这么安静又极为期待地盼着第一缕阳光出现的鱼,忽然间想到了什么!

不对呀,那要是天真的亮了,汐侯大人和水璃姐姐不就很可能已经回来了。

透过屋内的帘,往外看去,天色是已经开始显得明朗了,但还是没有达到有光线的程度。

帘子在屋内看恍若蝉翼般通透的薄纱,轻薄一层悬于那处,但是若从屋外看却是看不到屋里之景的,毕竟这也是隐世之物。

唯有阳光可穿透这帘,除了阳光之外的其他什么灯光、烛光都是穿透不了的。所以当第一缕阳光透过帘子,斜斜地在这房间的地上拓上一道明亮的光线时,就是汐侯大人说过的有一丝丝光线的时候。

无论是微弱的阳光、亦或夏日里头过于晴亮的阳光,经过这个帘子的过滤,到了室内看去可都是可以把阳光熏成了冬日暖阳一般恰到好处的。

看了看帘处后,左思右想,鱼儿觉得这会反正天快亮了,感觉还是应该先到隔壁房间去。小小的鱼儿,也有它大大的考虑。

从鱼儿战略性角度来思考,它觉得可以先过去,然后等到汐侯大人同水璃姐姐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是天亮、满足条件了。那这个时候,自己已经过去了,也没错呀!

但假如现在不去,等到天真的足够亮,真的第一缕阳光穿射过了帘子,那汐侯大人都回来了,肯定会说“小孩子就要多睡会”什么的包庇臭小颖,不让自己过去了。然后委屈的自己就只能继续对着眼前这堆碎玻璃了。

这么一想定,鱼鳍用力一撑,鱼尾随之往桌面一甩,鱼儿立马顺势悬飞起来。一个不假思索地调转方向,径直往同陆筱颖房间相连的隔墙中飞游而去。

只是……

刚在鱼尾巴也进了这边房间墙壁之时,就有一股外力让它全然抗拒不了,直接把它又从墙壁中给拖了回来。

“上哪去呀?”有些严厉的汐侯大人的声音。

“还真被逮了个正着喏,小臭鱼。”水璃姐姐带着笑的声音。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