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 岔路而去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902  |  更新时间:2020-11-03 22:02:12 全文阅读

肆意的光线,已斜。

除了光线洒出角度的变化外,还有色彩的变化。

金色与橘色,若交错着编织而成的布匹,更若一大块足以盖住一方天际、这两种色彩交叠的彩色玻璃,就这么贴在了天穹之上。

陆筱颖边走着,边时不时抬头看看这样的天空。

还以为才开学第一天,没什么事,也就打扫打扫卫生、拔拔操场上的野草,去旧迎新,发发新书而已,没想到还是到了这个时间点。

已是夕阳时,大片大片,贴了彩膜玻璃、染了夕阳逢魔时独特色彩的天空,煞是好看。

“好好走路,老看天空,撞到墙上我可不管你。”

陆筱颖带着些惊讶地看向汐。

“我还以为你肯定会管我的,放心大胆看天空,比平常还放心大胆。不过,你不管,就不管!那么好看的天空,不看多可惜。再说了,我可不会那么轻易撞墙上!”

不会撞上这点,陆筱颖还是有点把握的。不知道何时开始的习惯,反正,放学时候,总是喜欢抬头不经意间去看一下天空。

若是天空像今天类似的好看,有时候是色彩绚烂的好看,有时候是带了蓝、平静到极致的好看,她就会在那不经意的一眼后,忍不住再会去多看看几眼天空。看的时候,一样不会忘下足下行着的路。

正是已经有些习以为常了,才会有这种把握,可不会轻易撞上!

当然,除了这点之外,陆筱颖自己也清楚,要是换个地方走的话,她大概不会这么走路不专心。比如电视里头车水马龙、夜若永不临的城市里头,她是绝对不敢的,顶多,或许会忍不住停下步子看几眼天空吧。

而这儿,巷间穿梭,来来回回都走了不知道多少回的路,熟悉。

而且,这一片老房子的区域,人少,也不大可能会撞上人。更基本没有车了。石子路为多,还有巷路的宽窄度也没马路那么宽敞。所以,这么开小差地走着路,完全没问题。

说完,陆筱颖继续着我行我素,看看天空、走走路。撞是没撞上了。

但是,照着老样子的路,刚过了一处巷子分岔口时,恍然发现……

噫,汐呢?

陆筱颖后退了几步,退到刚才的那处有分岔口的巷路口处。

果然在!

“妖怪哥哥,你干嘛呢?突然走着走着不见了。”

“小花痴还挺敏锐。还以为你只顾着天空,等会我得过去把你叫过来呢。”汐说这话,但并没有看着陆筱颖。

“你在看什么呀?”

天空,好看。看了好看的东西,心情也随之欢愉着的陆筱颖,带着兔子般的小蹦小跳走到了汐身旁。

上下学,总是走这一片区域。但是巷子纵横弯曲间,走的却总是那一条固定的路。两侧间或看到了其他可弯转过去、通往他处、或许也能通往学校或者家的巷子,陆筱颖不大会太主动地探索过去。只是纯路过而已。

因为这些旁支的巷子,若是走岔了,可是很容易绕过几处台门、穿过好几段巷子后,通往的不是自己所想的目的地,亦或可能到了目的地、但时间确实多上了不少的。这点,当年,小时候的陆筱颖就有亲身体会过。

难得走进了这条于她而言的旁支巷子,陆筱颖还挺好奇的,汐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吗?

特别是看着汐如此认真地,在那有着岁月沉淀、有着数不清个风雨刷洗留痕下的墙壁上,东看看西看看。一会儿,汐还侦探般,用手指扣扣墙壁;墙壁也以那藏了岁月感的轻细回声回应着他。

“看路。省了我倒回去找你,是这儿过去的,走!”

汐的注意力从那墙壁上一离开,就一把揽过陆筱颖,沿着这条岔开的巷子往前走去。

被这么突如其来一下,本还静止、立着看汐在研究墙壁什么的陆筱颖,步子小小混乱了几下下。

没一会,立马跟上了汐节奏的陆筱颖,才暗自在心头嘀咕着、或许滞后了些的小念头:哪还需要倒回去叫呀?要知道要叫住自己,刚刚自己停下来时候就叫自己一块过来不就行了吗?

想是这么想,问是另一个问。

“这个是要去哪呀,我妖怪哥哥?走错路了吧?虽然这儿走,说不定也能穿回家去的,但肯定刚刚那条常走的最近!”

“没走错。虽然我没真去过。”

“有点怀疑你。要是走错了,越走越离得远,那你得背我回家的。我小时候有次就想寻个新鲜,试着换条路走走,结果绕啊绕,走出去的时候,离家越来越远的方向,还差点分不清东西南北了。”

“不好说,还真可能走错。”汐看了看陆筱颖,有些认真地回答着,“我一般都不这么走。你要走累了,背你回去还是很可以的。”

“不这么走……那你平常是怎么走的?要是来沂竹镇这边玩耍的话。”陆筱颖低头看了看地面,自己走着路的脚、汐走着路的脚。随后又抬头看了看汐的脸庞。

有些不可思议。那天河道里还自己书,自己问“是不是妖怪”,那是纯粹,“小孩子”不懂事、瞎猜瞎说的。只是因为汐的颜,但客观来说,汐怎么看都跟人差不多的。所以,还真是有些想象不了,不这么走,还会是什么样的走姿走法。

要是长得奇奇怪怪的妖异的话,那陆筱颖觉得自己说不定还能想象下,但汐的话……

“我怎么觉得你想去了奇怪的东西?”汐像是猜透了什么,随手指了下天空的方向。

巷间走着,两侧是如宣如墨的屋舍,素朴之色蔓延而开。

追随汐所指的方向,举头之处,还是那完全相反的另一种格调,是刚才老是让陆筱颖不由抬头去看的绚烂。

只抬头看了眼,陆筱颖就又继续专心跟着走路了。这会换了条路,生怕迷路了去,总觉得汐要带自己去的地方,不是跟这边正常世界有关的,还是要集中精神点的。

“上面走的。这么房子间穿来穿去的,沿着人类规规矩矩铺设出来的石子路走的,可能基本就跟你一起走的时候吧。走屋顶上什么的地方,可以看得更清楚要去的方向,也可以直接直线过去。”

“屋顶上啊?”陆筱颖条件反射地抬头看了看右手侧的老房子。

屋顶啊……要是屋顶上走,好像很有意思的样子呢!但是,这好像是武侠剧里什么看到的为多。要是真自己走上去的话……陆筱颖不由暗自考虑了下体重问题。不会踩一脚,碎一片瓦片吧?瓦片那么薄。

“想上去走走?”

“不了,不了。”陆筱颖连连摇头。要是不考虑会踩碎瓦片、尴尬这一成因素的话,她其实还是蛮想上去走走的。总感觉,有如一位侠客那样,潇洒、帅气。

“上面走,有上面走的好处。不过,有时候也会漏过一些细小。所以偶尔这么跟你慢悠悠走走,也挺不错的。哪怕到达目的地的时间要稍微多一点。”汐看了看两侧的墙壁,笑着说着。

刚说完他又似想到了什么,看了看陆筱颖。

“诶,花痴,你不想上屋顶上走走,不会是怕自己太重、压碎了瓦片了吧?或者,太重了,不小心还穿破屋顶掉下来?”

本来已是黄昏,只是慢悠悠行着,脸已经没有因为热而发红的陆筱颖,此刻立马又满脸通红起来。僵硬地停下了足下的步子。

不想承认,可是……

“啊……看样子我猜对了。有三百斤吗?”汐脸上的笑已更是肆意。

“你走开!才没有呢!”憋红着脸,陆筱颖往汐腿上踢了一脚。

才没有那么多呢!只不过……相对来说,也许重了那么一点点而已。

虽然暗自里陆筱颖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的。要上学,要动脑子,那肯定是需要能量的呀。

那要能量的话,总是要吃饱喝足的呀。那要吃饱喝足的话……反正从内心来说,陆筱颖并没觉得自己有过分重了什么的,只是正常需要而已。

但是,这个体重数,却是她没有胆量说出来的。因为相比有时候同班女生间的讨论,仿佛都是瘦才是好的。按照这个标准来说,并看不出过分重的她来说,也是绝称不上她们所讨论中的瘦美的标准的。

所以,对于这个,她总觉得是个极为尴尬、而又难为情的问题。而瓦片,摔一下就能碎的,万一承受了下自己这个不算“轻”的体重,碎掉了……

万一还是当着汐的面,碎掉了的话……好尴尬,想想都是极为尴尬的。

“反正没到三百斤,没有过分,担心什么呢?小孩子这个时候,不就是应该该吃吃、该喝喝,健健康康的才是最好的嘛。”汐捏了捏陆筱颖红着的脸蛋,“万一我家小花痴一脚上去,瓦片碎了的话嘛,我倒是觉得问题不是在花痴这。说明年头多了,瓦片脆了而已,是吧?”

陆筱颖点了点头:“没错!要是碎了,那就是瓦片不好。”

听了汐这么一说,莫名安心下来。陆筱颖对有可能被带到屋顶上走,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个自己从小到大、鲜少离开过的镇子,颇有期待。

还以为汐会这一路上挑个时机、立马带自己见识下,没想到,走了有一会之后,依然没有。

只是,到了此刻此处,汐先停了下来。

“哦,到了,貌似是这。”

随着停下来,陆筱颖才注意到,这会足下的巷路,并非石子路。已在不知不觉间变成了石板铺就的路。没有专注在这点上,全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时候走进了石板路的巷子里头的。

也不知道是因为那个铺就了这些路的年代,石板更为精贵,比石子路更为耗钱还是什么的原因,这儿的巷子路也是较先前刚从回家常走路上、分岔开的巷子那要来得窄得多的。

石板延伸往前,窄窄的巷子,一眼并望不到头。因为巷路蜿蜒,看似尽头的前方,总是会有个转弯的道通往着另一个不同的方向。

“这……这儿吗?”

停下的这处,两侧的墙、地上的石板,都没有二异。左手侧的墙上,有着一扇门,但对于老房子区域里来说,这也只是一扇普通不过的门。

门上有檐挑出,下方有着青石的门槛及一级台阶。关着的门扉,同着以门为中心延展往两方去的墙壁一样,都透着浓浓的岁月侵袭感。

陆筱颖看了看巷子的两头,安静着,无人来去着。

老房子的片区,并不是小小的一两处台门而已。对于整个镇子来说,也算是占了一定的范围了。也是因为有着一定的范围,就算是土生土长,陆筱颖也并不是对每一条巷子都熟悉、都见过的。

比如这儿,她也是头一回来。但是初次到访,并不影响她以自己的认知来做出判断。

根据她这十多年来的经验吧,这一处门,必定是一处台门的门。而且,是台门的后门、并不是正门。

台门除了正门之外,有个其他的出口那是极为常态的。多个出口、加之蜿蜒的巷子,台门同台门借着穿梭其间的巷子而连,总而言之,把老房子的区域说成是个“迷宫”也不为过。

当然能在这样的“迷宫”中迷路的,只会是不熟悉的人。对于居于其内的、或是足够熟悉的人来说,这只是日常,未尝是“迷宫”过。

“你确定?”陆筱颖跟在汐后面,探着脑袋看着汐的手触碰上了门扉、只需再一用力,要是那门没有从里头锁上的话,就能被推开了。

“我觉得这么擅自进去不大好,毕竟门是关着的。要是没关的,那借个路,穿下台门也没事。”

还在陆筱颖说话间,汐已经推开了门,二话不说直接走了进去。

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陆筱颖又看了看巷子两头,没人看到,也急忙跟着汐走了进去。

果然是处台门的后门。

屋舍、回廊,木的柱子。

宽敞的台门院落,地面有着石子铺就的图案,石子同石子间有着顽强生命力的绿色盎然而缀。

院中还有一棵高高的树,点着显得稀稀疏疏的叶子。

是较其他台门一样的台门;但每一处台门自然都有着其各自的特色、又是截然不同的。但总之,没有任何陆筱颖可以看出的异常。

唯一不同的点吧……

台门内暂且没听到人声人语,或许是还没回来,或是在家中干着自己的事,只是动静不大、院内听不到而已。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但正是看着没其他人在台门院内的样子,陆筱颖才放心大胆地跑向那她眼中唯一的不同处。

院子四方四正,这不同处便在其中一处的方正角处。回廊的屋檐,有垂落而下挂着的一串紫铜雨链,哪怕头一回见,陆筱颖也一眼就知这是引水用的。

江南,雨季之时雨水充沛。屋檐下加了劈开一半的竹子作为引水管什么,类似感觉的,陆筱颖倒是都见过。但这个样子的雨铃,还是头一次见到。

明明这台门院子再普通不过,这个紫铜的雨链却透着另一股平常百姓家之外的讲究。融入了这院子的每一厘、每一毫,却又没有完全融成为真正一体的感觉。

细细地过去端详,原以为不过倒风铃形状而已,只是整体上粗看的讲究,细节上不会有太多精致感的雨链,一细看却发现是别有天地。

紫铜的倒风铃上,每一个的外面竟然还都有着精雕细琢!

每一个面位,每一个倒风铃上的还都不同。有水中的游鱼,有盛开着的花朵,不大的倒风铃上,还要每一个面都有,可想而知雕刻之精细。

每一笔的刻功痕迹之下,粗浅之中,已是栩栩如生。

陆筱颖看得不由嘴角往上扬起,好看!里面的游鱼真的像在动一样。仿佛鱼鳍摆了摆,鱼尾也摆了摆。而花,则似正有风拂过,微微摇曳着。

“汐,妖怪哥哥,这个好好看啊!”

没有“人”回应。陆筱颖没当回事,还以为只是汐不理自己一下下怎么的,小事。

继续盯着那紫铜上的雕琢之景,但这一看,她不禁心头一紧。

哪是栩栩如生!鱼……真的动了!跟臭鱼一样,眨了眼睛!明明是雕刻,那么小的雕刻,但是那一刻眨眼睛,看得却极为清楚。仿佛雕刻上的鱼,在她的眼中放大了好几倍,特意眨眼给她看似的!

“妖怪哥哥……”

陆筱颖赶忙又唤了一声,还是没有回应。

立马转头去寻,这个安静的台门院子内,哪有什么汐的身影。

倒是有细细的微风,让那院内树上那稀稀疏疏的叶子轻轻晃了晃。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