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九章 小菱角
作者:冰翼熊  |  字数:5390  |  更新时间:2021-03-02 19:58:23 全文阅读

光影相叠,视久了便如光晕重叠在了一起般。灯笼的轮廓便也似乎不再是那简单利落的线条、也若叠出了影来。

看不透彻的“绳索”。

看往窗外喧闹、却心若止水、平静思着的汐,纳入了其眼中的光景,果然,至少这会暂且不变的,还是那些灯笼。

确实是缺了什么的。

瞎婆子提到的这些,都鬼节多少有些瓜葛,但,这只是“时间”。

就如刚才那句“色不异空,空不异色”的话一样,在刚才那情景下其实只是再简单不过的理解就可以,不需要多深化。

由繁化简,抽丝剥茧。

如果也同样化简之后,丝丝线线什么有关的事、祸起萧墙什么的可能性猜测,这一晚有提到的这些,抽出一些相连,简而概之,好像也是时间点的微妙相近。

但,另一重最简单的道理,叙事之中,时间、地点、人物、事件。要是挑这里面最重要的,汐觉得果然还是“事件”。时间、地点、人都可换,只要“事”成了,那便是成了,至于其他的换个时间、换个地点、亦或换个人来做都是无所谓的事情。

所以自己在寻着的、感觉之中有缺失的什么,以至这“绳索”尚看不透彻的,也是这跟最核心的“事件”有关的吧。

简而括之,应该便是“意欲为何”。

源为何,想要做什么。

去为何,想要做成什么。

事件可以简视为只是完整事情之中的一个核心要素,但若是扩大了,又可以自身就含纳进时间、地点、人物的三个也算重要、却相对其来说次级化了的要素。

若是还有一些其他的辅助性的修饰之类,增加些不可捉摸性的一些,化为语言比喻来说,形容词、副词之类,那更是吸收掉了也完全小意思。

只是,这个核心之中,有什么共同点,是自己没抽丝剥茧、真抽剥出来的?正如,这灯笼,笼中的灯火。没有里面的灯火,这笼也不过一个虚摆设,称不上真的“灯笼”,更称不上“有用的灯笼”。

这么看着灯笼,又不由联想去了灯笼,汐不由眯起了眼来看那一排檐下明亮的灵动之色,是给这夜色添了不少明亮的光源之一。

眯起了眼,仿佛就能看透一般,但当然,不可能的了。也不过是本能似的,仿佛这样便能看透更多的自我安慰而已。

这想的时间,其实并未多久,而一眯起眼来、更专注上了一层,汐倒是忘了,自个同一桌这边,他自家的花痴没说话算正常,瞎婆子也没说话了、明显是配合着出神的他了。

不忍打扰汐侯大人这雅兴,少许之后,还是陆筱颖先开口说的话。

“你在看什么呀,汐侯大人?”

听着汐侯大人这称谓,汐其实没太大感觉,也没打算回过头,想继续盯着这灯笼看会,仿佛再多看会,就能捕捉到了那游离不定、隐匿起来了的什么一样。反正,叫自己“汐侯大人”的嘛,那自己随意就行。

只是,刚这么没打算当这句话回事,汐却一下回神了!这说话声音,自家花痴啊!那可不能跟其他妖异一个待遇,必须得先理会!

“叫哥哥!”汐从那窗外、街区夜色繁华之中转回头来,看往自己对面那小人类处,声音略严肃。

“不要,汐侯大人!你不要面子的吗?这儿不是应该我多叫你‘汐侯大人’,你更有面子吗?”陆筱颖面不改色地狡辩着,还尽量假装着自己弱小、可爱。至少她是这么认为自己有假装成功的,他人看着怎么样、反正她也不得而知。

同那种可以让她感觉不好意思或尴尬的话题,基本无关的,她可是很有理说话、还不会脸红的哦,至少现在。

但她自己是清楚的了,这个面子之外,还有最最最重要的一点——安全问题!

这儿,可不是她本来该来的地方,就算汐不介意,万一其他哪个妖异听到了自己没称呼“汐侯大人”,私底下往心里去了,那以后万一有点么机会,不被安排下才怪!

“面子啊?面子不能当酒喝、也不能当钱花的东西,要那么多干嘛?再说了,我要是要在这儿要面子,会给我面子的妖异挺多的,不差少你一个人类的份。但我让叫哥哥的、还是我捡来的,很差你这唯一的一个。”汐慢悠悠地说着,语调的随意间,却也藏满了份认真。

“嘿嘿嘿~”陆筱颖有些憨地冲着笑了,算是回应。

其实……

叫……叫不出口呀!妖异婆婆在!

汐都这么说了,实际上也知道安全问题、那是自个大概还是多想的了。汐侯大人示意,让叫哥哥的,那按常规来说,应该是“甚是荣幸”、“感觉脸上贴了金”、“看,我老厉害了,虽然是个人类,但是汐侯大人认可的”诸如这类的,然后狐假虎威下、在这里稍微横着走下都没事吧。

但是,叫不出口呀!总感觉,三只红色小妖面前感觉还好,可能是因为他们个头比自己矮小吧,可以不当回事。但其他妖异面前,比如妖异婆婆面前,总感觉,会超级超级不好意思的。完全叫不出来了。

“哈哈……果然关系很好呐!”

瞎婆子这时间上恰到好处的插入,倒是给陆筱颖一个完美地忽略过汐“叫哥哥”这话题的机会。

“哎呀,这虽然吧,现在是知道了两位的真实身份喽,不是前面完全模棱两可、不清楚一位是汐侯大人、一个是那人类的事喽,但果然喏,这关系好……啧啧,这点,老太婆我可始终没看走眼。”

不知道为啥,瞎婆子觉得,知道是汐侯大人之后,还宽下心没有“无意可能得罪”什么的顾虑后,好像自个这,怎么说呢,比先前完全瞎猜着这不差钱的主的身份时候,还能放宽心来说话了。反正嘛,这么些小事情喽,没有越过了线喏,这地界之主必定不会矫情的了。

“这细品一下吧,啧啧,前头我是当这人类小娃子是跟班喽。这现在,这一品,嗯……其实误解成小情侣那种味道,也未为不可嗷?”瞎婆子边这么说着,边冲着陆筱颖方向挤弄着眼。

其双眼之中,分明只剩了那全白色和无一物映入的苍凉,但这一颇有生机感和元气感的挤眉弄眼的动作一加上,反而反差之中,透出份小小的瘆人感出来。

就跟先前瞎婆子偶尔来几下的“嘿嘿”笑声,她本身无意,但听者、主要是作为人类的听者陆筱颖这样的听来,却分明也带足了份阴气森森感一般。这会的表情,也有着同样的效果。

而更重要的是,被“小情侣”三字一惊,这会陆筱颖已是霎时脸红了起来。

“没……不……不是……”断断续续从齿间挤出这么几个字来,边挤出字,陆筱颖脑袋中更是胡思乱想、追溯回了那个彷如好久远、好久远前一般、实际其实也才今年发生的事情的那个夜晚。

池塘,萤火虫。

萤火的光,映落于夜中的池塘,是凝了一池的、非远在天际那样遥不可及的别样小银河。

还有……还有……

那句“我喜欢你呢”……

还有……额……额头……

呃……

不这么胡想过往,只听到瞎婆子提到那三个字就已是脸上热度增了,再加上自己这一重、无法抑制的记忆回溯窜出……陆筱颖更是尴尬加不好意思得,满脸通红,两颊更觉发烫了。夸张点说,估计去媲美汐刚才一直盯着看的灯笼的红,都可以了。

“情侣吗?不是。”汐倒是毫不在意,简单几字,直截了当先否了瞎婆子,“要是情侣,我也不会让这花痴叫我哥哥了。喜欢是有的,算起来还不是一点两点,在意到无法假装无视那种。这问题我也思考过。按以前,我也是想不到自己会捡这么个人类回泓汐的。人类对于感情,可能会更需要些定义,这个问题我还真思考过。”

说是回泓汐,汐其实还是惦记着这事的,这花痴都还没真到过泓汐。既然是家人,那么泓汐也是花痴的家,连家都从来没到过、可怎么行呢?

看今晚的样子,她倒是对隐世没有太过排斥,接受度不错的嘛。不过也可能是……嗯……也是就在这店里头,没让她自个隐世里瞎走过的缘故,所以这么极小的、受限的范围内,心里踏实的话,那表现出来的接受度仿佛不错。

“我做她长辈更合适。长兄如父嘛,所以,哥哥这角色最合适。不会有过大的心理代沟,也依然我比花痴大、罩着的味有了。还有一层嘛……”汐别有意味的笑起,某个花痴情窦初开、自己私下写的纸条嘛,“某张纸的因素,对吧,花痴?不过那是我俩间的私事。”

脸是已经足够红、足够感觉烫了,陆筱颖觉得,大概恨不得有个地缝可以钻进去就是此刻这种感觉。不过,有地缝不现实,这点清醒度还是很有的,她真恨不得蹲下去、藏桌子下面去躲躲这尴尬是真的!

“哈哈……这私事,老太婆我可识趣得很!”瞎婆子说着摆了摆手,“各家都有各家等藏着的事,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喽。这其实吧,汐侯大人您这刚才说的,我听来啊,其实也有点么,那有点‘私’的范畴喽。换个常人或常妖来,大概就是如此,这放您这嘛,看您也确实是足够不在意这些小细节的主喏。”

“哦,有吗?”汐反问一句,问之所指无他,对于“私”这范畴。

既然是他直言而出的,那就是可以说的范畴内的。顾虑到了花痴的,那写了她暗恋对象兼同学的纸条,不可说的,他也从来没打算在他人面前提。

而至于其他的,汐确实是有考虑过这个“喜欢”的事情的,还有他以怎样的身份出现在花痴身边最合适,也不至于让这份喜欢过于含蓄到隐去、仿若丝毫无存。

真考虑过,再加上也不是见不得光的事,所以,汐并没觉得这是什么不可说的事情。不仅如此,他觉得当着陆筱颖的面,敞亮了直言或许更好。

一些误会误解,诸多不过是有不敞亮而起。由简化繁容易,要逆向化简,其实也很容易。而既然能简、能敞亮,又何必多余弄得繁琐和阴晴不定呢?

“话说回来,前面说的那个事情,继续的,那个什么叫小菱角的,然后呢?”虽然有了前面些许的打岔,但那一个话题,汐总感觉没有完全说完的感觉,这会便又提了出来。

“哦,那个小菱角啊……”瞎婆子故意拖延着音调,“好像说好了吧,也没啥好说的喽。反正就是,被那叫玄鬼的小鬼头,给藏着的一个丫头嘛。其他的,反正也就可能就是洪水什么的经历过吧、水的气息浓,还有透化了啥的。是没什么好说的喽。”

“这样啊……”汐略微沉思。可能按照这个说法来说,瞎婆子所知的、是算说差不多了。但是,总感觉这一个的,仿佛是今晚听到里头,格外意犹未尽、若有什么未言尽的。

说起来,透化的话……为何会透化?而且,为什么是去那?

“那个小菱角的,透化了的话,从某种程度,也算是‘病’吧。魂上的‘病’,透化可以直接理解成‘病状’吧。”

听着汐突然这么所言,瞎婆子点着头。边点着头,边暗自想着,这汐侯大人莫不是太高估自己喽?这说成魂魄之上的“病状”是没毛病,可这“病状”她这老太婆个都没亲眼见过的,可不知道病源是何的。

这都言,望、闻、问、切,她都没亲眼见着过,一个都整不来,完全不明了。

这要说“病”,那得找医生喽。这说起来,汐侯大人可是跟那墨泽大人关系很不错来着,汐侯大人不如留着这问题喏,找墨泽大人去问去,更靠谱些。或者嘛,泓汐那,他自个属下里头,也必定会有深谙医术的妖异的吧。

不过,瞎婆子所想归所想,她可不敢把这些话给直说出来。就算大佬不那么小家子气,那有的话……她这毛估估的分寸可还是有的。

只是待汐略有小间隔的下文说出之时,瞎婆子知道,这自个想多喽,还真幸好没直言而出。人家汐侯大人,打一开始就没打算问她缘由,只是问另一个走向的事。

“既然是‘病’的话,不觉得找个医生看看更合适?墨泽那不好意思去的话,万家灯火林那,可还是方便的吧。就算万家灯火林那,长老未必就静止着等着,但总比去梦拾婆那更稳妥吧?梦拾婆那……”汐嘴角一扬,勾勒出的那抹笑中,已然带足深意,“你觉得是出于何考虑呢?”

长老的医术不错的,汐自然清楚;那老头不好找,这出了名的说法也知道。至于墨泽那边,好找,医术也在,只不过现今山一方地界之主,这层的顾虑也多少会在。

但如果是真心实意想护着那个小丫头的魂的话,一切都是小事。

墨泽那,“据说”里面的说法,可都是比自己这来得好说话多了的,放下些顾虑,大可找过去。而长老那,长老那“庙”就在万家灯火林那,再不好找,也不至于完全没辙、完全找不到。

所以,方向对头之上、可去的路是有的,只是选择走不走的问题。那么,与其方向并不太对,术业并未专攻,却依然要找过去的梦拾婆那,这是为何呢?

至少汐觉得,关于祠堂那堵影壁之后的唱戏女人的、玄鬼同梦拾婆间的交易,还不足以支撑到、需要暴露出一直想隐匿起来的人类的魂吧?

不过汐也明白,他非玄鬼,玄鬼非他,一切只是他的臆测,可能是有其他隐情,也可能纯粹他想多了。

“哎呀,你这一说哦……好像……还真那么回事。”

也是以“病”为出发,瞎婆子先前联想去的是此“病”的源头;而汐所视到的……源头什么,一开始就明知不是这儿可以得知的,那么便是看“病”的方向。

方向,去哪看的,是方向;看哪的,亦是方向。比如名为“病”,实际看的却非“病”所在的“病”,那么名实不符之中,真意为何,就也是耐人寻味的了。

“确实喏……要是那人类丫头,有些个年头了,不对,不对,是必定有些个年头了,那早一些可干嘛去喽。就算是今年份的鬼节,有微许不一样之处吧,这早几年那么多个鬼节的,老太婆我可不信一点反应、病兆都没,既然是人类魂魄的话。”

瞎婆子这么说着。

细想起来还真是,早有征兆的话,必然是会多少些早有准备,怎么会是急急忙忙、毫无准备一般乱投医的?这投到的医,可还不是真的“医”。

梦拾婆的那些玩意,提升些什么是可,但若以“病”来解释的话,那其实顶多是微许增强些体质的,可解决不了本喽。按这层来理解的话,若是本身已是极其虚弱的,用了也反倒吸收不了,那就等于压根没用

诶?这汐侯大人果然跟自己不一样!先前听梦拾婆说着,就唠嗑一样随意听着而已,可没多想到这点。所以,那小鬼头,实际上可能有藏了什么?

若是非善意的话,那或许别有用心,对于梦拾婆处的什么。

若无他意的话,莫不是那丫头身上……有啥隐藏之事,或者需隐之事?

瞎婆子一想及此,这思路瞬时打开了,也颇有些期待这个本来没太期待的小故事后续,她不由也眯了眯眼。

汐侯大人引出的这额外的……嘿嘿嘿~想必汐侯大人自己,那肯定是想到了这些小小可能性了吧。可不用自己这后想到者,还把这小想法给亮堂着、再说出来提示了。

至于这小跟班嘛,一个小人类,跟着纯粹当当单纯的故事,听听就好喽。隐世相关的,再怎么同大人物有羁绊,不可久视,不可久闻。介入深喽,可说不定哪一天,自己也回不去喽!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