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二百二十章 散
作者:冰翼熊  |  字数:6246  |  更新时间:2021-03-07 11:02:29 全文阅读

小菱的话题也就此而止,属于夜的静,渐染开在屏风此侧的区间之内。

而属于夜的喧,却在此侧隔窗的区间之外肆意而开。

汐的几句话语,确实是让小菱这个为实、由瞎婆子转而述之的故事,显出了其暗藏的矛盾之点。

按照说法,貌似玄鬼对那人类丫头、确切说是其魂,甚是关照的样子,但是却在实实在在处理其魂的“病状”之上,有着暗藏的矛盾,实际并没真看到那样的尽心和关切一般。

不过一切尽猜,非亲见、非亲闻,更非亲在局中,很多的事,光只是绕着这张桌子而坐,空口而谈并谈不出什么。所幸,今晚也算闲聊了,可没那么正经地聚着运筹帷幄什么的,也不必计较什么。

那么既然物语已落,这显得有些长了的晚餐也算是终将要收尾了。

外头,不辨来者为何的夜,已是愈发浓烈。伴其浓,隐世的喧、隐世的妖气也在愈发地扩散、张扬。

里头,这儿,既然近收尾时,同隐世的夜完全不同的、另一份夜的属性——显世之中此时应有的夜之静,跨界般侵袭到了此处。仿佛是从那两世的缝隙之中渗入了,随后兀自追寻着这隐世街区之中唯一应属于显世之人的痕迹,把静也带入了此。

这一下没了故事,只能安静为主调了,倒是突然发现氛围有些小尴尬,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不过之前好像自己也基本是听为主。说的最多的,还是妖异婆婆吧。

这么因静而有些无聊起来的陆筱颖,无处安放般的视线,终于寻到了着落。

灯笼!

是哦,看看窗外的灯笼还挺不错的,确实很能打发时间。就是灯笼的灯笼,倒是没有因为隐世的,突然间长出手、长出脚、长出舌头什么,发生奇奇怪怪的事情。但看着那儿,风吹过,带动起檐下这一整排明摇曳起来,打发时间、用来发呆还真挺好。

想到这里,陆筱颖不免有些怀疑,汐前面盯着灯笼看那么专注,不会跟自己这会一样吧,有些无聊、然后也感觉略微僵硬不知说什么好?但好像又不一样诶。汐刚才可分明在看完灯笼后,还能发现叫小菱的那个女孩子的事情的疑惑点,可不像是真无聊了的样子。

“灯笼,不错吧?”汐的声音,“等会给你整一个?挂你那房间的窗户外墙那,挺合适的。就挂外面。”

“才不要!”陆筱颖立马回绝道。

怎么样想,都瘆得慌!这要是过年过节喜庆时候的灯笼还行,虽然她也觉得实际上完全不搭,会显得她那个不起眼的窗户很俗气的了;可这的灯笼……

“多好,隐世的灯笼,还不用担心增加你家点小电费。”汐说着以手比划了个框,其内之景,正好落入一个对面那排屋子下的其中一只灯笼。

“很吓人的吧!本来巷子里都没这么洋气的东西的,然后突然大晚上,某个窗户外面多了个红色灯笼。然后万一映亮了窗户,让窗内的剪影都映出来的话……”

打破了的安静,思路也仿佛随之扩散。

陆筱颖已经在那瞬间之中胡思乱想开了……

原本一贯到了夜间、就不显亮堂的巷内走着,猛然抬头,那二楼之处的窗外,竟赫然有一红色的灯笼风中微摆。而笼中红光所衬,惹得那拉了帘内的影,模糊却又大概明晰,一个人影在那……然后,抬头瞥到眼月,此刻恰时,乌云遮月……

换个其他人会想去什么不知道,但陆筱颖这会是真的,天马行空的乱想之中,这脑中漂浮出的景致,已是同聊斋什么的给联系上了。反正,要是搞个这么的灯笼挂着,绝对吓人!

“而且,是不是这里的灯笼,还很可能看得到的……‘人’也会有点范围特殊那种?”前面还只是景的乱想,猛然之间,一闪而过的灵感,让陆筱颖想到了这点。

灯笼,隐世的!说不定,这里看的简单,自己的世界里面看,并不简单。

“哎呦,这小跟班,还听懂嗷。还是,这想象力略微丰富,自个联想去的啊?不过都没差,是有些么不一样之处的。这,可是隐世哦。隐世,非显世常理可言;隐世之物,也非显世常理可语。你要整个灯笼回去吧,那显世那种普通的肯定是没法跟这的比的喽。”

瞎婆子还在说着,陆筱颖已是送给了笑着的汐侯大人一个不错的白眼。不带这么忽悠小孩子的!要真有点不一样,八成也跟隐世、妖异什么有关,那不就,很可能不只是容易吓到能看到的人的人,更可能变成招妖幡什么的感觉了?

太坏了吧!虽然好像自己家里,嗯……现在是不是妖异有点多?汐是大妖怪,还有条妖怪鱼,水璃也因为汐的缘故、常来家里坐了。

这么一想,汐不愧是汐侯大人,虽然不知道为啥是叫“汐侯大人”的,但感觉明显汐是那个吸引妖异的漩涡中心,说不定以后,家里还会更多奇奇怪怪的人物?不过其实,陆筱颖对于这点也并没太过排斥。

因为,爸爸妈妈不会受伤就好的了。说不定,汐还会顺带罩着。

再说了,跟汐接触多之后,自己有的想法也在更加地慢慢散开。假如自己完全不知道汐是妖异,那其实,就算是家里头多了好多奇奇怪怪的,不还是那么过的吗?

打个不贴切的比方的话,要是家里进了小蜘蛛,那蜘蛛只是很低调地在容易忽略的角落里头编网,没有人留意到,那其实对于自己来说的家,也是对于那只蜘蛛来说的居所吧。没有发现、没有看到,并不代表蜘蛛就会因此消失不存了,在的其实还是在的,并不以自己意志为转移。

“诶诶,小跟班,我可跟你说喏。这些灯笼喏,实际上我看不到。”

瞎婆子恰到好处地把停顿,留在了此处。

陆筱颖则是……一惊!还以为妖异婆婆要说出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了。看不到这个,实在是有点……太超乎寻常了吧。知道呀,要不然也不叫瞎婆子了吧。

过了片刻之后,仿似瞎婆子已感知到了这氛围酝酿已足够,已足够让这小跟班惊诧到位了,便才开始说话。

“都叫‘瞎’了,看不到,不惊讶,正常。可是的喏,这灯笼,可不管是挂在隐世、还是显世,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连我这瞎老太婆可也都能‘瞧’得到。”

“果然有名堂的啊!”陆筱颖立马接了上来,顺带在桌下的脚,顺势地踢了脚汐。忽悠自己的汐侯大人!

“隐世嘛,总有这边的道的,对吧?而且,隐世往显世溜达的妖异,那是日常多的。但反过来,显世误入或有意入隐世的人类,可不多喏。所以呢,这灯笼放显世里头,也能算是给妖异一个指示喽。”

“招妖幡!”果然还是忍不住,陆筱颖把这三个字给脱口而出了出来。

“别说那么难听嘛,我小花痴。看怎么用的。你家那地方,挂着真没事。水璃的地盘。有个指示,本来也可以从两种角度来看。是可以变成你说的‘招妖幡’之类的感觉,但也可以变成另一种。”

陆筱颖认真地期待着另一种的是何。

“另一种,其实也很简单。源头跟你提的这说法同。有隐世的灯笼挂着,虽然不排除是单纯人类误捡到了什么的可能,但最大的可能还是,说明这儿有妖异,对吧?所以,另一种就是证明这里有妖异居着。都是隐世一伙的,要是本来想对这里住着的人类干嘛,那现在妖异之间也得留个面子。大概的意思,懂了没,花痴?”

“呃,好像,毛估估懂了吧。可是,好像不需要诶,那么大一只。说不定哪天我自己先被吓到了呢。而且,还是有可能招引妖异的嘛。比如万一有那种,啊,这里有同类啊,那去认识下握个爪什么的,那不就吸引更多了?”

“怎么会呢?水璃在呢。谁会那么无聊跑离她那么近的地方,去乱闹事。嫌弃大的话,等会给你整个小的啊。给你放房间里玩。”汐这么说时,其实已是打定了主意要给陆筱颖等会买一只。

之所以那么打定主意,其实也不是一开始他就有的想法。只是,这么聊着聊着,突然灵感闪过。没错,这玩意,是隐世之物,瞎婆子这种的也能感知到。放在隐世里,那本就在这内了,功能就照明了,但若是在显世里头,那其实还可以衍生另一个功能。

对隐世自然的向心力之下,可以借由灯笼,方便指引花痴进入隐世。

假如需要的话,比如哪天混熟了,这街区那么近,跟着水璃、自家那条小臭鱼,一起来逛逛也不错。包括,到了川祁镇那儿,初次嘛,自己给的那个挂坠方便、先认识认识,方便指引;后续嘛,用灯笼也挺方便,还不用派人接了。

“水璃那么厉害、那么大面子,还要灯笼干嘛呀?”

陆筱颖说着,还有她没直言出来的,怕说出来妖异婆婆又怎么来个、让她会不好意思的话。汐最近都住自己家,汐侯大人本妖都在,更加比灯笼靠谱了,可不需要什么灯笼来间接引发、过往妖异给个面子。

“不过我觉得呢,汐侯大人好像就是很想给我买个灯笼了的感觉呢。不那么招摇的,放家里玩玩、反正外面看不到的话,我也不会介意的了。我要好看一点的!”

看汐的意思,要给自己买好玩的,反正就低调放家里,那干嘛拒绝呢?这么一想,陆筱颖不仅口头说着想要好看的,心里头也是莫名冒出了份期待来。

“这说到灯笼,好像这街区里头卖的小摊子还挺多喏。估计等会出门就能寻到了吧。毕竟嘛,走夜路照个明什么的,也不是所有的妖异在黑乎乎、没点灯火的地方都眼神好使的。然后嘛,也可以其他干嘛干嘛的,对吧?”瞎婆子是冲着陆筱颖处问的,还带足了笑意。

只是,陆筱颖完全不明所以。这个“干嘛干嘛”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完全不理解呀!妖异婆婆是不是忘了她是个人类了?完全不懂。

疑惑的眼神飘移至汐处,但汐给予陆筱颖的回应,也是看着她的双眼、浅浅一笑而已。

大概,确实是不说明白更妥。这点,汐同瞎婆子这极其模棱两可的“干嘛干嘛”,意见倒是极为一致。还可以其他的作用,其实自家花痴前面已经提到了,只是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主被动换一下。

前面提到“招妖幡”什么的,简而言之,吸引妖异,因为妖异就算如瞎婆子这般双目无法视的也能清晰感知到,名副其实的引路明灯。但那会说的是,主动挂。

但假如说是屋主的人类并不知情,是妖异有意挂上去的,施加些小小的术就能轻易让人类的肉眼忽略过,那么,在人类屋主不知下、被动挂上去的灯笼,就是名副其实的“招妖”标记。这功能也是为妖异所常用的,方便。

而且,自己挂了,那就是自己的标记。别人见了,那一般也就不会重复着标记上他的。盯上的同一个地方、同一个猎物,先来后到的顺序自然就有了。但如果真是这种情况下的标记,那么这户人家,后续不久便会遇到各种不顺不利之事,重的有点血光之灾也是常有的,毕竟,“猎物”嘛。

所以不管是实在的这种用途,还是单纯照明、好玩、好看都是可的,极其便利之物。制作上面,也不会太费劲。不是梦拾婆那种风铃的,素材来源特殊。

但这种标记猎物目标的用途嘛,小花痴还是不用知道了。知道了容易多想,不知道就啥事没有。反正本来也不会有什么事,在花痴家里面多个灯笼的话。

水璃一则,还有一则就算自己没在她家里、那条小臭鱼基本也会在。后竹塘就在沂竹镇,鱼儿还是需要多跟这个镇子多契合契合的。灯笼可证明此屋内有同为隐世之妖异,好不来打扰了同类的清净,可不全凭那灯笼,还有不管多还是少的妖气。

屋内无丝毫妖气,那么灯笼便不过是标记、招引魑魅之物。若灯笼之外,尚有妖气所存,哪怕纤丝细缕、微弱得很,隐世同为妖异者基本都会客客气气绕道,他人所居之处,风可进、雨也可进,但只要非主人,不管妖力强盛与否、名声响亮与否、地界之主与否,都不应擅自进。

“哈哈,不懂啊?”瞎婆子明知故问着,“不懂没事,这‘干嘛干嘛’的,对于你来说喏,不是重要的事。不重要的,那我这老太婆就这么随意忽悠过了、不细说了而已。喏,这你跟着进来这的,汐侯大人这,可必定是知道我意思的。”

“嗯,确实是对花痴来说无关紧要的。比较重要的,等会让你自己挑个你喜欢的。买是必须要买一个的,我都打定主意了的事。”

“好呀,好呀,反正花的你的钱。不会算我账上的吧?”陆筱颖刚一问出,额间,已是隔空收到了汐的一弹指般。感觉是被弹了一下,但汐却实则没做过任何动作。

“这提到账喏,今晚这饭喏,还真是蹭得极好呀。”瞎婆子微正了正身子,一副即将准备起身的坐势,“可真是多谢汐侯大人了喏。这饭呀汤呀点心啥的,都不错,就是我这老太婆,好像纯白吃白喝,还真有些不好意思喽,也没什么可以对价的……”

不知道为什么,听了瞎婆子讲了那么多的话,此刻这番话一出,陆筱颖的第一感觉是,这绝对是妖异婆婆的客套话!她绝对不是真心觉得不好意思的!

“对价什么,一开始就没提吧。初始就没提,那便是不需要提的。真要提的话,今晚听到的有意思的故事,我觉得就是最足够的对价了。”

“我就知道汐侯大人,这大人物肯定不会计较。那一会打包的,那啥,我可记得是三十份唐果子来着的,那个,还算数的吧?”

“啊?”陆筱颖不禁惊讶地发出声来,不过声音也还算轻。三……三十份的吗?是不是自己错过了什么?为什么感觉,好像是三份吧。是三份的吧……反正不是三十份就对了!

“算数。一会,你自己找老板打包,账算我的就成。是‘三十’这个量,确定了的吧?”爽快地答应着的汐,对瞎婆子这小便宜的心自然是完全清楚的。小意思,不过,数量,可总不能老是变,所以,这最后一句的确认性提点还是要的。

“对对,三十份,就这个量喽。”心情甚是愉悦的瞎婆子,随后又神叨叨起来,“哎呀,这汐侯大人,果然不愧是泓汐这地界之主呐。这个……今晚上,我这老婆子说的,那啥,有些么事嘛,可能或许有些敏感,您这要是听了,也别……”

“哈哈,明白。有意思的故事。我家花痴这,你也不用顾虑。听了只是听了,我家花痴还是靠谱的一个小人类,听闻到的什么不会随便说的。”

汐这么说,陆筱颖是完全当作对自己的赞美的,认真、且带着丝丝开心地点着头。不过她本来就不喜欢乱说话的类型,对于她来说,其实不算什么特别需要注意的事情,只是日常而行就可以了。

至于瞎婆子需要特意这么说的,就算没汐那么厉害,陆筱颖也是明白是针对什么的。

最主要的,可能还是“祸起萧墙”、墨泽那边有关的事吧。她可不傻,那么多听下来,不明白也明白了。地界有关的,真大事,听过的故事听过就过,等会就全当不知道。要知道,那也是汐知道就行了,跟自己这个小人类可没关系。

自己就负责,假如跟隐世有关的事,跟在汐后面当当跟班、求汐罩着就行了。

“那就好,那就好。哈哈……”这边的是,更宽了心,本来也没太过担心了,然后,瞎婆子转而“看”向红色小妖那桌的方向,语调瞬时严厉,“那三只小个头,听到了没,今天晚上,我这老太婆说的东西……”

“说什么呢,臭瞎老太婆!我们哥们三个吃饭忙得很呢,什么都没听到!”大哥小妖未等瞎婆子说完,就满嘴塞了东西地转头回应来。虽红色一只,样貌从显世来说不算好看,但其那双眼中透着的一股清澈之感、纯若初生婴孩。

“就是,就是。我们那么忙着吃好吃的,不浪费食物,可没听到。汐侯大人都没听到的,我们更加没听到。”

“你这样说不对!汐侯大人那么厉害,怎么可以跟我们比呢?应该说,那个没见过世面的丫头都没听到的,我们更加没听到!”

“有道理,有道理。瞎老太婆,听到没,那个没见过世面的丫头都没听到,我们可没闲工夫听到!”

尴尬的一抹笑,从陆筱颖脸上带过。干嘛总是拿自己比较嘛,就算是没见过世面,也不至于自己“太”没见过世面吧。

不过还是让她有些对三只红色小妖意外地佩服的。看似不起眼、或者有时候说话容易让人产生糊涂的感觉,但关键时候,分明聪明和分寸得很嘛。

“没‘听’到就最好。要这会没‘听’到,往后哪天又变成‘听’到了,给我这老太婆添麻烦的话,我可会一直追着、让你们好看的!既然这差不多喽,那先允许我这老太婆,先撤?我可急着找那老板打包那三十份的唐果子喏,嘿嘿嘿~”

这么说着时,瞎婆子已是站起身了,她座下那古味的板凳也立马复归成了一开始时导路木杖子的形态。

“那,不送。”汐简短而语,其实也没站起来真去送的意思。

“哈哈,我也不敢让汐侯大人亲自送喽。要不然喏,我看是这三只小个头先追着我、让我好看喽!诶,话说,小跟班,虽说有这屏风吧,但果然喏,知道你是人类之后,现在夜愈发深喽,你这气息……嗯……果然还是感觉不大一样喏。这确实,好像稍微混入隐世也可喏。”

“有……有吗?”陆筱颖疑惑地看向瞎婆子那,但立马又看往了汐处。要真是不一样,总感觉源头是汐那边的因素。不会……走得近,就会直接变成妖异的吧……

“哎呀,不过也可能我自个错觉喏。这么来隐世里头,还无事地能这么久的人类,你也是我头一个见了。走喽,走喽。”

木杖子所引,瞎婆子的身影很快就去了屏风那侧看不到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