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二章 访灯轮之店
作者:冰翼熊  |  字数:5302  |  更新时间:2021-03-13 12:07:09 全文阅读

“大概没有想多,也没有弄错。”

汐转过身来,以背靠着前台那处说道。

当然,他这一转身,陆筱颖就显得有些尴尬了。

好好地拽着汐的衣角呢,自说自话就转个身站站,也不考虑下自己这个跟班。她只好仓促地也换了个角度站站、重新去紧拽汐衣服上另一处的衣角。

“哦……”空气的声音,依然是一来时听到的那般显得苍老。但也是这份苍老之感,此刻听着,就算看不见其形,也会觉得这说话者必然是见多识广者。

“看样子,自有因缘际会了。”空气老板又补了这短短一句。

看过去、并没看到什么的陆筱颖,已是从这短短一句中,脑补出了,大概此刻老板是边点着头,一切了然于心般,然后一边说的吧。当然,她的脑补也顶多能脑补出这动作,至于老板到底是怎么样的妖异,完全没法想象。

看着就是空气嘛,真要想象,感觉也更容易想成透明人之类感觉的吧。但,谁知道老板到底是怎么样的妖异呢?刚才张望,可看到了不少完全不一样的妖异呢。

记得书里有看到过。都说物器用的时间长了,或者是被遗弃后积累了怨念什么的,都是容易变成妖的。要是自己没记错的话,是有一种“物化妖”的叫法的。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动植物可以修炼成精成妖,这种物器也可以,动植物的样貌假如说算成是大抵还能数得尽的话,那物器可就是有着源源不断的可能了。

不同的朝代,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方,推陈出新,都有可能有新样貌的物器出来。如果按照这样想,这样有无限可能的笼统“物器”二字,日久化为妖异后,谁知道到底会是什么样貌呢?

本体,本都是想不尽的,更何况是本体之后还有完全脱离常理的妖异形象存在呢?

所以,陆筱颖可还没天真地以为自己有这能耐,想象出老板在汐呀、那三只红色的呀、妖异婆婆呀的眼中是什么样子的。

一旦这么胡思乱想开,陆筱颖不由又对另一个事情感兴趣了。汐,汐侯大人……嘿嘿嘿……是怎么样的妖异呢?妖的模样的时候。自己见到的汐的样子,完全混迹于人群中都没什么会让别人觉得奇怪的,顶多,估计会有自己一样的花痴吧!

妖形态下的汐,也会是这个样子吗?好像……好像……汐以前是不是什么时候跟自己提到过鳞片啊?好像是在梦溪有关的什么的时候。

思绪乱舞,老板后续同汐的几句对话,也没跟她有关,她可已经彻底追着乱想开的思绪走神去了。直到,汐把手放在她脑袋上,完完全全把她头发摸得一团糟了后,才促使她回过神来。

“走了,花痴。”

“嗯?你好了,都付好钱了?”陆筱颖紧跟在汐后头,拽着的衣角之处略微又捏紧了些。要走出店门了,更多的,魑魅魍魉聚集的世界。

“没付钱呀。我可没随身带多少钱。我只是稍微看下、做个我的确认而已,晚点让他们账单送过去就行。赤潋、凌羽他们在,有我确认的,见了他们会安排的。泓汐的信用保证,这儿用用还是很好用的。”

当然了,实际上确认了的账单中、老板给出的折扣也是相当不错的。毕竟嘛,一开始,老板可是跟前台那处的伙计都打好了招呼的,万一汐侯大人直接来买单了,不收钱的。是汐执意觉得,不能白吃白喝,一码归一码才有了账单。

汐侯大人执意要付钱,那当然折扣是必须给力的了。

店老板算的自然也不是糊涂账。就算是免费,那对于他这小小生意,也是极有收获的。这可是汐侯大人,地界之主!请都请不来的主,来自家这小店里头吃饭了,那往后生意上头的“名人效应”是必然不会少的。

所以,这说是石锅饭的店,苕酒屋的酒,往日不拿上菜单的唐果子,所有能考虑到的,可都是有竭尽所能地考虑了的,远超过本来菜单上正常会有的餐品。

贵客,招待好了,一则也确实是真心诚意礼仪。另一则,这对于这小店的生意,可是相当能提升口碑和客流的。

而汐这边嘛,执意付钱,也当然不是他傻乎乎不占便宜。这种若是真免费、白吃白喝了一顿,在他眼中并不是真的“便宜”。

况且,开门做生意的,也都不容易,自己在自个地界上的权利,可不是来作威作福、蹭吃蹭喝的。或许反过来说更合适,地界之主,是给地界上的妖异提供更稳当的环境、更多的机遇的,怎么样能让这些做生意的妖异,也能更多地做上加法、蛋糕愈做愈大,才是正解。

正是有他自个的看法,免费,汐是绝对拒绝的。不过嘛,老板给的优惠,足够有诚意的折扣,那汐也是相当地欣然接受的。泓汐,也是开门做生意的,能有些节省开销的优惠,当然不能让其随意打水漂了。

这些错过了的有关账单的事情,陆筱颖不是买单那个,实际上也没放心上。反正她也付不起。所以,自然而然,她对汐所说的话,关注点就在其他之上了。

比如,那条蛇……

“这样的啊。那条蛇,嘻嘻。另一个名字的,也是跟那条蛇一样的吗?”出了门已有些嘈杂,但陆筱颖并不敢问得太过大声。

路上时不时有行来的注目礼。或停下步子,冲着汐这边极有礼貌地点头致敬的;也有见到汐一脸惊喜又惊讶的;亦有见了汐,三两凑一起,窃语之际其喜色表露而出的。

自然,也不只是有关注到汐的。也有顺带关注到了,这位紧拽着汐侯大人衣角的小跟班的。

这会边上就有那么几句女音入耳。

“呦,那死拽着汐侯大人不放的丫头,是谁?可真有些不知好歹,这么弄皱着汐侯大人的衣物!”

“也不知道是哪家野丫头。长得可真丑!要不是这气息没感觉出啥,我可都要以为是个哪家人类的野孩子溜进来了。”

……

些许的,还有几句入耳。陆筱颖已是脸上微微红了起来。

最主要的……谁丑了?哪有那么丑!也对人类太有偏见了吧!汐侯大人都没嫌弃自己呢。就算自己不是倾国倾城、沉鱼落雁、大美女那种,好歹也没丑吧!

“我小花痴,介意啊?是不是主要介意,那个,说你‘丑’的?”汐没有先回答前头陆筱颖的问题,倒是极为适时地先问了这个。

“那……是当然的了!”不知道为何,回答的声音,越说到后面,陆筱颖自己也感觉越没底气了。

心里那是绝对不承认的,可是的嘛,自己也确实不是能让人一眼惊艳的大美女呢。刚才没回头看说话的妖异,说不定别人家就是很美的小姐姐呢。那一对比,好像也就不算说错了吧。

然后的话,妖异的世界里面,妖异的眼光,会不会不一样啊?比如说,路过哪里,自己可能会觉得在那儿见到的一朵花很好看,可是换一个人来看,可能不会有同样的感觉。就算有同样“觉得好看”的感觉,也可能不一定就是“很”好看之中“很”的程度了。

总之,表象里来说,就是没底气下来的声音,怯懦了下来的不确定。

“哈哈……这样会承认的花痴,还是蛮可爱的。不过,其实我觉得你心里头没承认吧。要是承认了,也不会在意。有些在意,自然是多少不认可这种外人的评价说法的。至少我这么觉得。”

陆筱颖点了点头。以前没有汐这样说法的方式,思考过类似话题呢,大概可以说没有汐这样的角度,思考过。但是呢,听了汐的话之后,也确实感觉是这个道理的。

“那既然心里头不承认,对外面听闻到的反向说法不认可,索性把听到的更弱化,不就行了?会在意别人反向的说法、还是对这种说法不认可的,那实际上底子里,你自己心里对自己认定,是早就认定没毛病、就是这个理的。都实质性认定了的事情,外面的风风雨雨,还当回事干嘛呢?”

陆筱颖不由楞了一下!脚下的步子随即停下,但也就这么一下下,又立马随着汐的节奏跟上了。

听汐这么一说,仿佛看往前面、正熙熙攘攘着的街景,都愈发颜色鲜明了起来。而那最前方,妖潮的尽头,那路的尽头之处,仿佛必然有着一处别样的光明等着自己般。

这并不是错觉,当然也不是真前面有着什么额外的明,而是陆筱颖心理作用使然。眼中为明,所见即明而已。

不只是这种感觉,另外的,她的脑海中已是崩出了“醍醐灌顶”什么的成语了。汐说得太对了!就是这么的!自己以前好像从来没这么想到过嗷,果然大妖怪就是厉害!

“就跟建个房子一样。拟人化一下的话,没建时,风啊雨啊,可能都会在没完全建成的它耳边说些风凉话。但打定了心思,继续建,不管那些风凉话什么的,有朝一日,最终房子建成之后,遮风挡雨,那些风雨对于已经坚固立起的房子,压根不算什么。”

“没错!”陆筱颖不由兴奋地蹦了两步。脸上的笑容,绽得不亚于那两侧屋檐之下也盛放般绽着明的灯笼。

这么心情欢愉之下的陆筱颖,紧抓着汐衣角的手不放,早已是忘了前面自己问过,汐提到的凌羽是不是也跟那条蛇一样的角色存在了,在汐那边。不过会忘的原因,最主要,她也没真想要得到答案。

反正自己又不认识嘛,知不知道都不大有所谓的事。至于以后,会不会认识,谁知道呢?就算以后会认识,那也是以后的事,也肯定是汐的关系的缘故了。

但此刻尚未透出的真实,却实际往往是出乎意料的。凌羽,陆筱颖其实已经见过了。那一次离魂,所去之所,不是他处,正是泓汐,泓汐之中的水芝庭。

不是这会肉身、魂魄完整进入隐世的状态,那会,唯魂。而算是某种联结的证明存在的,不是其他,正是此刻陆筱颖就挂着、藏在了衣内的平安扣玉佩。

玉,贴身而置,日久温润如含神、如有灵。主人未记得的,有时候,玉却记得。

离魂那时,水芝庭本不应该是人魂应到之处。凌羽会给陆筱颖的魂一个面子,是认出了她所佩戴的玉。可谁说,只有凌羽认出了玉,玉就未曾认出凌羽呢?

当然了,这个水芝庭人魂“不应到”的前提,是汐全然不知道当时那丝水芝庭意外残留过的人类气息,陆筱颖的。往凌羽见到陆筱颖之魂的时间回溯些,来说这个前提的话,反正就是汐不知道本非人类才许进的水芝庭,偏巧进了的是汐他会给个唯一例外的人类。

要是汐在那会、前面就知道是陆筱颖,那自然是光明正大来,反正是他汐侯大人在意的,随便走走逛逛。

要是放在现在、当下这个时间点的话,那要是陆筱颖再次误入那边,汐还知道的了的话,那基本就是巴不得陆筱颖日常多往泓汐跑跑、要跟泓汐家里人多熟络熟络。这样才算真家人嘛。

但真实,有时候总是隐于水面之下。让水面之上泛舟而行之人,猜不透底下究竟有何。是有暗涡、是有暗礁,还是有金色的沙石。水之下的,既是隐着的,便不好看透。

哪怕是清澈足够见底的水域,于水面之上撑篙溯舟,能看清了水下之物,但,真的可以准确看准这中间所隔的距离吗?未必的事。

所以嘛,这会,于隐世街区中行着的陆筱颖同汐,汐不知陆筱颖实际见过凌羽,陆筱颖自己也是全然不知情。互相之间,尚有未接起的线。

“那个,汐侯大人呀,前面我可能又‘乐不思蜀’了,没太注意。这个,我们来的时候,这个方向来的吗?还是我方向感有那么差的吗?东南西北说不清楚,好歹往左转、往右转,还是有记得那么点的。前面进来,走过,我可有留意的!”

陆筱颖张望着周围。

魑魅魍魉那是必然多的,都是。

喧哗热闹,有灯笼的光,更有那时不时见着飘着的鬼火妖火,那也是不奇怪的。来了这样的地方,第一眼可能会惊到,后面看久了自然就见惯不怪了。当然,不怪的前提,大概也是她这样,可以安然无恙地跟在某位大妖怪后面走着吧。

而除此之外,果然街区就是竹林。

先前在店中突然出现的竹,两侧也会随机、随缘地亦复出现。挺奇妙的。

至于再其他的,两侧屋子,怎么看,可都不像是前面过来、有见到过的。

“不是这个方向来的。不是要给你买个灯笼嘛。前面确认账单时候,顺带问了下,这儿有家不错的店,反正也花不了多少时间。一会买完了回去,还是走原路的。走其他口子的话,我也头一回来,完全迷路倒不会,万一走岔了,得多花不少时间还真很可能。”

汐极为实在地说着。对于可能走岔的事,换个人或者妖面前,他十有八九会选择闭口不提。但陆筱颖面前,许多东西,他觉得是可以完全放下平常偶尔有装的架子的,尽可直言不讳。

“为什么我感觉那个灯笼不简单啊?为什么一定要买的?”

“别有用心”四个字已经在陆筱颖说出这话时,一并浮现在了她脑海中。这灯笼,嗯……绝对不简单!汐是不是有其他什么额外意思、什么额外用处的?不过,不会坑自己的应该,那就没事了。

“伴手礼呀!头一回来,纪念下,多有意义。别人家的,可都是到进棺材了、入土为安了,都没这机会。”汐半开玩笑地说着。

说话间,已到他所问到的店了。

实际上一路上,也偶或瞥见些零散摊铺,是卖灯笼的。

但在这儿停下步子,果然,这相对来说大名堂的店,果然与众不同!

立于近其门的街上,就已能隐隐之中闻到从店门内散出的香气了。

香,不俗不魅。

陆筱颖这样的闻着,那自然就是,好闻!不由多吸了几口此处的空气。但是,香气可不由人的意志而来、随意志而去,飘飘渺渺,透尽了其不可捉摸性,却又实实在在就在身畔。

而汐,对这香味,清浅一笑之中,已是说明着他辨识有数了。

“鹅梨帐中香啊。”

以果香之润,祛除沉檀之燥郁。

而此处,又是隐世。这香非仅于此,缱绻幽香之间,更能感受到一股别样的清凉之意,恰到好处的清凉之感。

“走,花痴,就是这家了。”

陆筱颖怀疑地看了看这店的门面。哪里有看出像卖灯笼的吗?

确定……是这里?可跟前面好像瞄到过的几家完全不一样,完全看不出任何迹象是卖灯笼的。

因为怀疑,不由猜测是不是自己没戴眼镜缘故的陆筱颖,更是眯缝起了眼来细瞧。

花格木雕门,古韵盎然,再配着这缥缈着散出的香气,更添了份精致之意。

但门侧却尽是种粗犷呈显。门框、再是这一楼的外墙之处,并非平整而叠的砖块,而更像是以大块大块的石料累积而叠、并砌造而成。这粗犷感,便是因着石之感的外壁而有的。

精致与粗犷结合,却并不突兀。又是这热闹街区之中,倒更有些“大隐隐于市”之味了。

眯起眼,细看之下,陆筱颖在门侧一块并不算大的木匾上,寻到了几个描金了的字——灯轮锦檀。

大概是店名吧……

但,那么不容易发现的木匾,那么不容易看出是卖灯笼的,真的是做生意的吗?

这么想着时,陆筱颖已是在衣角的牵引下,跟着汐往店门内走了进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