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帝姬是朵黑莲花 > 一夕光,谓汝
第三章 画皮
作者:冬烘阿  |  字数:3313  |  更新时间:2020-05-07 18:05:19 全文阅读

不知在此处待了多久,等到零姹羽脑中的那股后劲过去之后,她便将坠落深海之前的事情全都记起来了。

  记起了自己是如何被人追杀,如何坠入这深海之中,又如何变成如今的这副模样的。

  由于是她现在还是个鬼魂,心痛之事自然是感受不到的,所以现在细细的回想起来只会更加的冷静。

  零姹羽在清晨的时候离开了彩色泡泡一小会,魂魄飘飘悠悠的在这深海里晃荡。她看见许多五彩斑斓的鱼穿过她的身体,看见了那条被睢橪称作长鱼的灵鱼朝她吐了一个巨大的泡泡,将她包裹起来,向上抛去。低头往下看,便是深海里绮丽的建筑。珊瑚林里闪着微微泛红的光,温柔而美丽,那是靈邑国从来都没有的东西。

  她又看见这些海水中闪着如繁星似的东西,像是仰殊曾经和她说过的萤火虫,它们都是特殊且美好的,也都是零姹羽从未见过的。

  泡泡被一条鱼穿破,她便迅速的下落,感受到了海水穿膛而过的感觉,像是将灵魂都重新洗涤了一遍。

  零姹羽最后立在了“揽星楼”上,正抬起头痴痴的望着海里的天空时,只听睢橪呼唤着她。

  “小羽,你怎么不和我们说一声就来了此处?”睢橪白烟色的衣裳轻轻摇曳,望着零姹羽的眼睛多了些许无奈。

  零姹羽向她笑了笑朝她飘去:“橪姐姐。”

  睢橪见她下来了,慌忙将那彩色泡泡变了出来,朝她一弹,便将零姹羽收入了这泡泡之中。那泡泡漂浮在睢橪的身旁,跟随着她去了那日的挂满了纱幔的屋子。

  还未踏入房门,睢橪便清晰的闻到了一丝奇异的香气,似花香又似酒香,不,似乎还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在了里面,闻着感觉整个人都神清气爽,像被用了一坛寒水浇在了身上。

  怕不是那司雾又在调和着什么奇特作用的香。睢橪这样想着,便推开了门。

  果然,司雾正一手拿着书籍一手拿着木质的镊子将一些奇异的花花草草放入了香炉之中,烟雾缭绕之中,似如天上仙子。

  “来啦乖乖?”司雾抬起头就看见了睢橪,脸上立刻浮现了笑容。

  “你又在调什么香?”睢橪问他。

  低头将干枯的花瓣夹起来放入香炉中的司雾动作十分优雅,他不开口时也是玉树临风的,睢橪想。

  “乖乖你看,那位帝姬的肉身已经长出来了,”司雾扭过头看着一旁的躯体,“我要调一副香在给她画皮的时候燃着,避免在画皮时出了什么差错。”

  零姹羽的躯体上长着一棵枯树,那是肉身已经生长出来了的模样,只是还未有形。待将那皮画好,魂魄放入枯树之中,白骨生花,一副完美的躯体便生出来了,再等那零姹羽的魂魄与躯体融为一体,她便又是个活生生的人了。

  “劳烦二位了……”零姹羽的声音幽幽的从那彩色泡泡里传了出来。

  “无事,原本你的躯体不需要重新塑造,怪那该死的长鱼,竟然将你的肉身给化了,如今帮你重新造一副躯体,也是应当的。”司雾将最后一棵珊瑚枝放入香炉后,便起身走到屋内找了一张上好的“布料”,颜色与人的皮肤相同。

  那“布料”与悬挂着的那些纱幔不同,周身散发着柔和的光,一看便是不菲。

  睢橪也是震惊了许久,那张“皮”可是司雾费了好大一番力气才从他山处得来的。从前当做珍宝一般宝贵了许多年,藏在那宝盒之中,睢橪也只见过一次,如今他竟然舍得将它拿出来给零姹羽画皮。

  “司雾,这屋内上好的‘布料’也有许多,为何你要将它拿出来?”睢橪担心司雾是因为他之前说的那番话才忍痛将这布料拿出来的。

  “乖乖,你不是说了吗,这帝姬若是活了可是能够给现在的靈邑国一丝的希望,虽然靈邑国同我也没什么关系,但是那鄙亦的事我也知道不少,此人不是什么好人,为了救苍生于水火之中,我当然要拿上好的布料来给帝姬画皮了。而且乖乖你也说了,你同这帝姬的父母曾经交好过。”

  司雾白净的脸上露出了梨涡,抬起手拿起笔,另一只手轻轻一挥,漂浮在睢橪身旁的泡泡便向那棵白骨上的枯树飞去,在触碰到枯枝的那一刹那,彩色泡泡骤然炸裂,零姹羽的魂魄被吸入那枯树之中。

  霎时枯树新绿,开枝散叶,白骨生花,散发着奇异的香气,浓郁而凌冽,只一刹那,那向死而生的枯树又开始落叶,枯萎,残败,变回了最初的那颗种子,最后如烟消散遍布白骨。

  那白烟缠缠绕绕,将白骨包裹起来,再没多久,一副躯体便已然生成,只是还未有五官。

  屋内的纱幔忽然抖动,那些画上的女子叽叽喳喳,更有甚者想要从画中飘出想要一观那副躯体。

  她们在此处百年,只见过司雾画人,知道司雾会画皮,活死人肉白骨,却从未真正见过他做这些事情。如今可是第一次,她们自然觉得新奇。

  “好了,都小声些,别打扰到了司雾。”睢橪挥袖,那些画上的女子便停止躁动了,一个个似乎都睡了过去。

  屋内瞬间安静了不少,司雾便在那布料上落了笔。

  笔尖不缓不急,一起一落,司雾也似乎在屏息凝视,望着自己笔尖所触及到的地方,似乎都栩栩如生,即将复苏起来。

  “我前些日子特地翻看了一些书籍,怎么着也想象不出一个遭受到如此惨痛经历的帝姬到底会长什么模样。”司雾一手扶着袖口,一手抬起毛笔来去蘸墨,画到了眼睛。

  睢橪瞧着司雾的话,喃喃的道:“魂魄或许能看清一些模样,可她死前肉身都没了,魂魄的模样也看不大清了。”

  那是一双秋水明眸。

  再是鼻子,耳朵,嘴巴……

  画上的女子乍一看温柔似水,细看便又有着高傲清冷,司雾画完,将那毛笔撂下,起身将画拿烟烘干,又抬起来给睢橪瞧。

  “这张皮倒是不错,适合小羽。”睢橪赞叹道。

  司雾也点了点头:“是不错,只是也已经面目全非了,这张脸和她从前的脸压根没有半点相似之处。”

  “这样也好,日后离了深海,也不用东躲西藏。”睢橪说道。

  虽然零姹羽是坠入深海且被众多人瞧着被一只大鱼吞了的,但以鄙亦的性子自然是不可能轻易的就放弃寻找帝姬,这会估计满国都贴满了零姹羽的通缉。待零姹羽身体养好,离开深海后,一副不同的样貌自然也会给她带来许多的便径。

  司雾点了点头,将手中的画向那躯体一抛,顷刻间那躯体的面上便生出了与画上一模一样的五官。

  画与肉身融合,相互适应,最终与常人无异。

  此时的零姹羽在受到这些灵力的冲击之后,早就昏迷了过去,不,应该算是沉睡了。

  她的魂魄与肉身融合还需要一段时间,短则十天半个月,多则一两年。不仅要看她的魂魄愿不愿意接受一副新的身体,还要看她有没有生的意念了。

  “好啦乖乖,将她放入这泡泡里一段时间,待她醒了就好了。”司雾道。

  睢橪望着零姹羽的面孔眼中恍然失神,不说司雾给她画的这张皮有多么美,但是这具身体活过来之后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就让人觉得有些震惊。

  她越看越奇怪,司雾似乎也察觉到了,见睢橪一步步的靠近那躯体,他着实觉得有些不妙,此时靠近那躯体恐怕会影响零姹羽的魂魄与躯体相融。于是他迅速的拉住了睢橪的手,叫住了她。

  睢橪这才回过神来,微微一笑:“司雾,你有没有觉得小羽的躯体有些奇怪?”

  司雾笑了笑,低声说着:“早就感觉到了,她的骨骼里似乎藏着什么东西,被封存起来的灵术?”

  可是为什么要将她的灵术封存起来?如果零姹羽的灵术并没有被封存起来,那么或许在白纪兵追杀她的时候她可以顺利逃走活命,也不至于落得如此下场。

  “不如——”睢橪对着零姹羽的头顶一指,再将指尖的那点光芒朝着半空中一放,便依稀可见一些画面。

  画面逐渐清晰,那便是零姹羽的记忆了。从刚诞生下来那一刻,记忆自然形成,只是那些记忆,新生儿自然而然都忘却了。真正记得的那些都是从懂事了开始。

  .

  靈邑国百年前的一个天寒地冻的一日,鹅毛大雪纷飞,将深海冻了一层薄冰。

  彼时是小帝姬的诞生之日,靈邑国上下举国欢庆。到这里睢橪似乎有些印象,她当年在小帝姬诞生之后没多久她才离开的靈邑国。

  记忆断断续续,睢橪也无心观看,随手一翻,大致一阅,唯一一尘不变的便是白雪覆盖的城。

  零姹羽出生至一百零五岁时日子过的还算不错,可一百零五岁之后一直到坠海之前都是被囚禁在离清殿的。

  都是因为那花树,睢橪叹了口气,微微摇着头。想到自己初来靈邑国时,曾不识好歹的嘲笑靈邑国某位人士的占卜,认为那是无稽之谈。可后来愈来愈多事情不断的再刷新她的认知,这里的很多事情都无法用那个世界的道理来解释。

  逐渐,她被这个世界的一切打磨的小心翼翼,打磨的处事圆滑,将曾经脑中的那份记忆埋藏在了心底,不再同人说起。

  她不知道来到这里是该后悔还是该庆幸,如果再重新选择一次,她不会再坐上那辆火车。

  就像零姹羽一样,在灵魂与躯体融合之时,她又会做出什么选择呢?

  继续活下去,但却要永永远远的记住亡国之痛,往后余生,一日不报仇,一日不宁心。又或者没有活着的念头,做个亡魂,等那香气中灵术散去,便灰飞烟灭,什么都不记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