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替我好好养伤吧
作者:耳一  |  字数:3167  |  更新时间:2020-06-04 23:59:01 全文阅读

心情沉重的走出了校门,江希晴真的做到了没有流一滴泪。

走到熟悉的车子旁,司机摇下了车窗,却不是方叔,她正疑惑着,明远戍温和的笑着开了口,“方叔临时有事,我来替他接您。”

说着下了车,帮希晴打开车门,无意间却瞥到她身上的伤,眉头皱出了一个三角形,看了看她脸上不自然的表情,语气依旧温和的说:“江小姐,我给您包扎一下吧,防止伤口感染。”

希晴听了他的话上了车,明远戍从后备箱里拿了医药箱,去了后座给她上药、包扎,动作是轻柔的,跟鹿奚川毛手毛脚的的样子丝毫不一样。

江希晴看了看他,眨了眨眼睛,“明管家好像很熟练的样子。”

“嗯,经常处理这种小伤。”

明远戍忽地抬头,看了看希晴的脸,她的眼角和鼻头都有点泛红,脸颊处好像有未干的泪痕。

他轻声询问:“在学校有人欺负你吗?”

“没有,是我自己不小心摔的,毕竟是生地方,多多少少不太适应。”希晴避开了鹿奚川绊她的过程,他不过是少年心性,爱玩罢了。

“嗯。”明远戍依旧心里存疑,但没再多问。再看她的脸,忽然发现额角处有一块血渍,已经干涸了,之前被头发挡住了没注意到。

“别动,这里还有一处伤口。”明远戍不等她回答,棉签蘸了清水要去擦拭,他的双手固住她的脑袋,衬衫的领节蹭的她有些痒痒。

希晴不自然地小声说:“明……明管家,那里好像不是伤口。”

明远戍没管,待他擦拭之后,果然只是蹭上去的血渍,擦掉后还是白皙光滑的皮肤。明远戍笑了,说:“好在真的不是伤口,不然您脸上就要留疤了。”

他收拾好东西,关了门去了前座,边发动引擎边说:“我朋友那儿有除疤的好药,等您伤口结痂了就送你一剂。

“不用麻烦了明管家。”希晴急急的开口,她实在不好意思接受他的东西。

“不麻烦,照顾小姐本身就是我的职责,江老爷子看到你的伤肯定会怪罪我失职。”他透过车内后视镜朝她温和的笑着,“就算是为了我不被老爷责罚,替我好好养伤吧。”

替我好好养伤吧。

这句话暖到了希晴的心里,是茕茕孑立的她在这座繁华城市里感受到的一丝丝暖。她哽咽的应下,扭头看向车窗外。灯火辉煌的写字楼,霓虹灯装饰着广告牌。熙熙攘攘的人群,神色匆匆。

希晴看着那一张张毫无表情的面孔,目光中透出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忽然发现,原来,这城市也不过是一场繁华,带着一身的冰冷,走进那更加冰冷的人群。而她,也不过是其中落寞的一人罢了。

到达江家不过十几分钟的车程,她竟然想了那么多伤感的事情,是作业不够多了吗?希晴埋怨自己要成为小怨妇了。

敲门后是周婶给她开的门,看她一身的伤,诧异的张了张嘴,但也只是说了句:“江小姐,校服换下的时候放进洗衣房的洗衣娄里就好,明早再送去您的房间里。”

“哦,对了,周婶。”希晴叫住了转身欲走的周婶,终于下定了决心,“您能不能给我换个房间。”

周婶对她这个决定有些吃惊,还没来得及问为什么,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在叫‘江小姐’。

“江小姐,您记得吃些消炎药,忘了跟您说,伤口不能沾水,洗澡的时候要避开这些部位。”原来是明管家,他说完就匆匆告辞了。

希晴继续了刚才的话题,“周婶,您帮我换个房间吧,随便哪个都行。”只要不是江思伊的房间就行,她不想占着她的任何东西。

“可是……”周婶对她的决定感到迷惑,“您对现在住的房间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可以……”

希晴笑了,她温和的打断了周婶要说的话,“周婶,您应该也知道,那屋子里都是江家孙女江思伊的东西吧,我大概是碰不得的,所以,请您帮我换个房间。”

都说笑里藏刀,希晴这一笑,着实有些寒意。周婶看了看她的脸色,说:“好的江小姐,待我过问江老爷,今晚您先住在思……住在那个房间好了。”

“今晚就换。”

希晴拎着书包,撂下这句话就走了,只留下一个清瘦的背影,傲骨又单薄。

就是爱操心小孩儿的事。明远戍再次发动车子,他对自己方才撵去江家的行为感到好笑,小姑娘都那么大了,这点事儿应该都知道吧。

只是,她身上的伤,还是得好好查一查。想着,他拨通了方启明的号码,蓝牙耳机里传出他聒噪的来电铃声,明远戍只觉得他的太阳穴在突突的跳。

铃声响了一阵才被接起,耳机里传来方启明慵懒的声音:“喂,找我啥事,”蓦地某人又痴痴笑了两声,“我这新铃声是不是特潮,年轻人都爱用这种。”

可是您老已经不是年轻人了。明远戍暗自腹诽,无暇吐槽他,赶快说起了正事。

“方叔,您抽空去查一查江小姐所在班级或者学校里的监控。”他的声音沉稳有力,思量片刻又说:“希晴小姐受伤了,大概率是人为的。”

方启明顿时严肃了起来,“怎么回事啊,伤得重吗?”之后又咬牙切实的说,“要让我知道是哪个兔崽子干的,劈了他。”

明远戍笑了两声,清了清嗓子,“伤得不重,有劳您了。”

挂了电话后,他把车开去了华世集团。江老已经等了一会,明远戍下车一边致歉一边给江老打开车门,“抱歉,路上有事耽搁了。”

江老爷子没说什么就坐进了车,吩咐道:“去揽月酒楼,几个老朋友叙叙旧。”

明远戍透过后视镜看到江老爷子正闭目养神,略思索了一下开口:“江老爷子,有件事,想跟您商议一下。”

一个精准的三分球进去,偷偷看他们打球的女生尖叫着欢呼,楚光曜依旧脸色冷峻,抹了一下头上的汗。他快步踱到江思慕旁边,看他半场都是阴翳的脸色,好心提了一嘴:“你怎么了,一张臭脸摆了那么久。”

“曜哥,他是‘情场失意’,你多理解就好了。”鹿奚川这时也贴了上去,笑嘻嘻的,整个人一副欠打的样子。

“你别乱说话。”某人阴翳的脸色终于有了一丝动容,声音闷闷的,走向了放水杯的地方。

“兄妹之间的感情也算咯,我又不像你们是学霸,说个话还咬文嚼字。”鹿奚川不以为然的说着。

“你碰见江思伊了?”楚光曜跟了上去,忽然恍然他为何这般丧气。

“嗯。”少年闷闷的声音响起,“她还是不肯见我,不愿和我说话。”

“你不要太过痛苦,她可能不是不愿见你,而是不能见。”楚光曜难得的安慰他,“你放心,你妹妹在我姑母家被照顾的很好。”

“是啊,你光记得江思伊这个妹妹了,你忘了你还有一个血浓于水的亲妹妹了?”鹿奚川说到这个就有点生气,“她伤成那样你关心过一句吗?她什么时候跑的你知道吗?她在哭哎!”

鹿奚川好像忘记是自己弄伤了江希晴,生起气来天不怕地不怕。

江思慕脸白了一阵又红了一阵,脸上结了一层寒霜,沉默的低下了头。

周婶在厨房里忙碌,却听见门外铃声在响,以为是少爷回来了,关了火就去开门。开了门,却见到了思伊小姐,风轻轻吹动她长而直的头发,单薄的身子似是瘦了。

“思……思伊小姐。”周婶以为自己是看花了眼,竟有些不确定起来。

“周婶,这么快就忘了我呀。”江思伊半分嗔怪半分调皮的口吻,让周婶一下子清醒了。

“哪能呢,想思伊小姐您都来不及呢。”周婶宠溺的看着她,又有些哽咽,“夫人最近想你想的厉害着呢。”

“是谁来了?”刚巧江夫人下了楼,看清门口的人儿,几乎是喜极而泣,“伊伊,我的伊伊,我都好多天没见着你了。”

江夫人把她拉到沙发上坐着,怜惜的看着她,眉目里都是担忧,“伊伊,你都瘦了,你在那边待着还习惯吗?”

江思伊点点头,眼眶红红的说:“都还习惯,就是想家想得厉害。”

闻言,江夫人的心都要碎了,泪珠子也急促的掉下来,“伊伊,你放心,我再跟你爷爷说说,早点把你接回来。”

“周婶,再多做两个菜,做伊伊最喜欢吃的菠萝咕噜肉。”江夫人吩咐道。

周婶连忙应了,赶紧去厨房准备。

“妈妈,我这次是来拿我的大提琴的,少年宫最近又有演出了。”

“我的宝贝真棒,妈妈会亲自去给你加油的。”

希晴站在楼梯口,听了一段时间,她们母女的欢声笑语有些刺耳,但她还是觉得无所谓,本来也没有什么期待。

有上楼的脚步声传来,希晴慌忙离开了,躲去了露天阳台。

透过玻璃窗,她再次看到那个清瘦的背影,白嫩的肌肤吹弹可破,牛仔裤下露出一小节白皙的脚踝,很细,彷佛一折就会断。

希晴转身面向晚风,她抬头看天上的云,远处一大片阴云像这边移动,怪不得风刮得那么厉害,原来即将有一场暴雨。此刻她的心里也在绵绵的下着雪,只是觉得冷,也不知是何来的情绪,鼻头有些泛酸。

“江小姐,夫人叫你下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